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絕世兵王 > 第三百七十九章 膽小鬼(三更完畢)

第三百七十九章 膽小鬼(三更完畢)

    就在章澤天等人坐下之后,大廳之中就算是人都到齊了,酒會開始,舞臺上也開始有人在調試聲光設備,顯然,受到邀請的這些大明星,都將登臺獻藝。

    郭峰既然是夜宴的主辦人,自然要上臺致辭,然后特首和其他幾個主要的大人物,都上去做了一些沒有意義的開場,夜宴的前戲就算是開始了。

    酒會上,所有人都端著酒杯,圍繞在宴會廳之中緩緩的移動著,和認識的人打招呼,閑聊,話題雖然五花八門,但是實際上,大家的心思,都是心不在焉。

    這一場夜宴,對于在場的每一個人來說,再名貴的酒水,都喝不出來什么感覺。

    明星的演唱,乃至于最后的拍賣會,讓李德凱等人不解的就是,章澤天,居然從來沒有想要出手的意思。

    甚至不但他沒有為難龍昊,而且在在最后的慈善募捐上,大大方方的捐出了今天晚上最大的一筆私人捐助。

    一晚上章澤天臉上的表情都很平淡,他既沒有很高興的樣子,也沒有不愉快,臉上沒有笑,甚至連肌肉都沒有動一塊,就是那樣平平淡淡的模樣。

    一直到夜宴結束三場的時候,章澤天都始終坐在那里沒有起來過。

    這種平靜之下的壓抑,卻讓李德凱等人越發的如履薄冰起來。

    在臨走的時候,章澤天這才走到滿臉笑容的龍昊面前,一眨不眨地盯著龍昊,淡淡的問道:“龍少,你今晚可還高興?”

    其實龍昊一晚上都在注意章澤天的反應,事情顯然和他預料的不太一樣,按照他的預料,章澤天今天應該激動甚至憤怒,從而和他開始對著干才對,但是,這一次章澤天卻完全和之前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樣。

    他的平靜了,平靜得可怕。

    “有章少這么大方的出手,我當然很高興啦!章少,感謝感謝。”

    “龍昊,既然把我當對手,為何還不愿意說實話呢?你來香港為什么?”

    龍昊眼中閃過一絲欣賞:“你現在的表現,才像是我的對手,章少,我們之間的關系,注定是敵人,說什么都沒有用,我想你現在也看到了,之前的一切我們不算,現在,我來了,我們就從這里開始吧!”

    章澤天淡淡一笑,點頭說道:“我以前從來沒有把你當對手,雖然嘴上說重視,但是實際上根本不重視你,假如能重新來過的話,我一定會不會犯這樣的錯誤,告辭!”

    說完之后,章澤天帶著身后的李德凱幾個人,轉身走了。留下龍昊站在原地,看著章澤天的背影,眼中閃過幾道沉思。

    “老板,對不起。”

    真美羽悄然走到他的身后,輕聲說道:“都是因為我!”

    龍昊緩緩搖頭,然后扭頭看著真美羽正色說道:“和你無關,不管如何,我們之間都難免一戰,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不過我能察覺除開,他要對你動手,你這幾天就在我身邊,我會保護你的安全。”

    龍昊說話的時候,心頭在想著,是不是應該這個時候,把自己的殺手锏使出來了。

    “明天開始,你告訴那些老家伙,聯手控制香港金融市場,我要離家,刑家,還有黃家在一個禮拜之內全部破產。”

    真美羽皺眉點頭,然后試探著問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是不是讓郭家上位?我手上那些人,是不宜擺在臺面的,畢竟,他們是……!”

    龍昊緩緩點頭:“我也是這個意思,畢竟郭家能在三家打壓之下還撐了這么多年,也不簡單,扶植郭家上位,郭峰也算個人物。能控制得住香港的局面。”

    “那您下一步準備怎么做?”

    “下一步?”

    龍昊緩緩地搖了搖頭。

    宴會無驚無險的結束,郭峰留在這里處理后續,而龍昊則是在孫德成的陪伴之下,直接回了鳳凰山孫家老宅,孫家的護衛倒是足夠強悍,保衛措施自然不在話下,但是龍昊分明就感受到了章澤天想要把真美羽除之而后快的決心,而一旦他派出的高手是天王級別的存在,那么,孫家的護衛,基本上就形同擺設了。

    而且誰知道現在章澤天手上到底掌握了多少高手,章天尊這些老家伙,如果出了手,那整個香港能保護真美羽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自己,一個就是暗中隱藏不出的張老。

    所以晚上的時候,他吩咐讓真美羽搬到他的隔壁住下。而孫德成老奸巨猾,自然能明白龍昊的這個舉動,大有深意。

    一晚無話,龍昊吃過晚飯之后和孫德成商議了一下未來幾天有可能出現的某些變故,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間睡下,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突然被一聲輕微的聲響驚醒。

    龍昊當即就從床上一躍而起,沒有發出任何一丁點的聲音。

    他有些懷疑,如果是高手,是不可能出現這樣的失誤的,但是如果是一般殺手,又怎么可能突破孫家的安保措施?

    雖然這么想,但是他依舊是擔心真美羽的安全,直接清風一樣的沖進了真美羽的房間。

    一進去之后,他頓時就傻眼了。

    真美羽房間里亮著一盞臺燈,昏暗的燈光之下,她身上穿著一件薄紗的睡衣,玲瓏的的身材,曲線畢露,正張著小嘴看著無比吃驚的看著自己。

    龍昊不由得有些尷尬的摸摸鼻子,有些訕訕的說道:“我以為有殺手,呵呵,失誤失誤!”

    真美羽其實早就知道了,自己和由紀子,未來都會成為龍昊的女人,這也是家族的條件之一,她心頭對龍昊也沒有抗拒,這遲早都是要發生的事情,何必躲藏。

    所以她表情微惱的瞪著龍昊,天籟一般的聲音從嘴里吐了出來:“老板,你想干嘛?”

    龍昊鼻血差點就飆射了出來,真美羽這句話,歧義實在太大了。

    干嘛!

    干嘛?

    呃……!

    他尷尬地笑了笑,對著這么美玉說道:“不干不干,我先走了!”

    說著,他一轉身就消失在了真美羽的房間之中。

    真美羽呆了半天,聲音幽幽的說道:“膽小鬼!”

    回到房間的龍昊嘴里也在嘀咕:“小爺才不是膽小鬼,只不過,時候未到啊,好歹是人家姑爺,當做老孫的面干壞事,這多少有些不尊重人。罷了罷了,忍了吧。”

    …………

    …………

    夜深,章澤天這個時候正在盤膝打坐,他并未休息,似乎在等待什么消息。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中年人,從門外無聲無息的走了進來,小聲說道:“少爺,天影……不能出動。”

    “哦?為什么?”

    章澤天緩緩地張開眼睛,皺著眉頭淡然問道:“老祖不是答應,天影一半我可以隨意調動嗎?”

    中年人小心翼翼地打量了章澤天地一眼,低聲說道:“我不知道,老爺說,情況不明,擅自動手,沒有把握,讓你……多做有把握的事情。”

    章澤天突然笑了起來,他點了點頭,揮揮手說道:“嗯。知道了,你下去吧。”

    中年人正要退下,章澤天卻追問了一句:“對了,老祖現在,休息了嗎?”

    中年人搖搖頭說道:“沒有!”

    “好了,你下去吧。”

    章澤天笑著點點頭,黑袍人剛剛退下去,他臉上的笑容就瞬間凝固在了臉上,他的表情變得無比的猙獰。

    “很好,很好啊,還是這樣,依舊沒有任何的改變,既然是這樣,那么,就不要怪我了!”

    章澤天的手上,突然出現了一根細細的透明玻璃管,里面裝著的透明液體,看上去似乎有一種特殊的魔力。

    他緩緩地站了起來,然后走出了房間,下一刻,他手上端著一套古樸的茶具,然后敲開了章天尊閉關的凈室。

    章天尊似乎預料到了章澤天會來,他緩緩地張開眼,看著他緩緩的說道:“你是不是在怨我不讓你動天影?”

    章澤天臉上是一臉心有不甘的神情:“是,老祖,我覺得,他就算是再厲害,但是,他畢竟是一個人,我如果不殺掉那個該死的賤人,我如何還有臉面見人?”

    章天尊嘆息一聲,看著章澤天說道:“所以,你還是太沖動了,你怎么就知道,他龍昊是一個人?至少,我就覺得他絕對不是一個人,如果我沒有猜錯,我那位三弟,一定就在他身邊不遠。”

    章澤天大驚失色:“您是說那個人?”

    章天尊緩緩點頭。

    章澤天走到章天尊面前坐下,然后放下手上的茶具,給茶壺倒滿水,然后右手握住茶壺的底部,就那樣保持了三分鐘之后,他手上茶壺里的水,已經燒開了。

    章天尊的眼中露出贊許的神色:“不錯,改良之后的聚元丹,果然有奇效,你再這樣每天服食,實力一定能突飛猛進。

    章澤天臉上的笑容有些得意,章天尊都沒有注意到,他那一絲得意是偽裝出來的。

    在進來之前,那支玻璃管中的液體,就被他涂抹在了右手的手掌之首,隨著用內勁加熱茶壺,那液體,透過紫砂茶壺,全都滲透到了開水之中。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