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絕世兵王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后悔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后悔

    不知道為什么,鐘哲明心頭現在突然很后悔,他在后悔自己這一次為什么會出手,為什么不再等待一下,自己就是一個白癡,非要搶先出手干什么?

    他也不是不知道龍昊的厲害,也不是沒有見識過龍昊的手段,以前到現在,的確,這家伙加諸在太子黨頭上的羞辱,簡直太多了。

    但是除了那個華聰,似乎,他真的還沒有真正的對誰下過殺手。

    現在的問題就是,既然他連華聰都敢殺,那么,他到底敢不敢殺了自己呢?

    自己身邊隱藏著一群來自于日本的特級忍者,這件事,甚至連爺爺都不知道,今天晚上不是為了保險,他是絕對不會讓那些人出手的,而且這些忍者,渾身都籠罩在夜行衣之中,居然被龍昊一眼就看穿。

    龍昊還出手了,兩個高手死于非命,對方的人也來了,現在的局面,真要弄一個魚死網破,鐘哲明也不敢。

    畢竟,陳局長的地位,影響力,那可不是一個普通人,他夜晚闖入燕京市局局長的家里,控制了對方,光是這一條,就算是他鐘家的繼承人,也絕對承擔不起。

    有些東西可以動,有的底線,是必須不能動的。

    鐘哲明的行動,已經超越了所有人的底線。

    這也是龍昊敢于下死手的原因。

    試想一下,如果誰都想鐘哲明這樣,那么,燕京會變成一個什么樣子?

    龍昊就那樣淡然的站在那里,克勞德大狗熊一樣的雙手抱胸,目光兇狠無比的看著臉色陰晴不定的鐘哲明等人,而另外四個血月騎士團的傭兵,則是直接進入了陳玉婷家里。

    鐘哲明身后的李德凱,這個時候的眉頭也皺了起來,他不是笨蛋,縱橫東南亞無人敢惹,但是他仔細想了想,自己這是在燕京,對于燕京的神秘,他是早有耳聞,雖然有時候也是不屑一顧,但是現在,人家居然強悍到直接動用狙擊步槍殺人,這應該不是裝出來的強悍,而是真正的強悍。

    其實很多人的想法都是一樣的,總覺得自己吃虧,未必是對方多么的厲害,而是自己慢了一點,所以總是想著要找回場子,總是覺得心頭不舒服,但是真正接觸到之后,他又會發現,很多事情,真的就是叫人很絕望的。

    你足夠快了,但是對方比你更快。

    你狠,對方卻總是比你狠那么一點點。

    鐘哲明的想法就是這樣,所以他決定要在特種兵大賽之前,找會上次失去的面子,畢竟,鐘家的面子,如果等到龍昊失敗之后,甚至他死掉了,那就是一輩子的恥辱。

    雖然,鐘家也參與了那個屠龍計劃,但是,總不如自己先找回來來的爽快。

    鐘哲明的想法,其實沒有問題,他想著自己先找個借口,動用高手教訓龍昊一頓,找回一下面子,可是他卻沒有想到,這一次碰到龍昊,對方悍然下了殺手。

    而且,鐘哲明自己還無話可說。

    因為死去的,是日本人,這件事鬧出去,不管什么情況,鐵鐵的一點,那就是他勾結日本人。

    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除非鐘哲明他現在直接投降認輸,但是,這樣一來,就干脆不如殺了他。

    就算是再軟弱,但是豪門貴公子骨子之中,但凡是只要你稍微有點骨氣的,都會把家族榮譽擺在首位,畢竟,他們依靠的一切,都來自于家族,如果連家族都沒有,他們絕對是生不如死。

    所以鐘哲明現在真是害怕了。

    除非他現在發狠,直接把龍昊當場滅殺,但是,龍昊來的時候,居然做好了準備,那么誰知道,暗中還有多少的狙擊手在埋伏呢?

    龍昊看都不看鐘哲明,而是看著李德凱淡然說道:“李公子,你剛才威脅要把我的女人賣到東南亞去,我這個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我心眼特別小,還愿意較真,就算是狗咬了我,雖然我不會咬回去,但是我對付狗的辦法很多,也很簡單,它覺得它叫著厲害,那我就打爛它的嘴,它爪子厲害,那我就打斷它的爪子,曾經有幾個瘋狗,一直跟著我一年多大半年的,也不知道是為了什么,總是在邊上狂吠,它覺得它們能咬人,這就好比是你,李德凱李公子,你記住了,今天我饒你不死,但是總有一天,我會上香港去找你談一談的!”

    “你?就憑你?居然敢威脅我李家?”

    龍昊這一番話,差點沒有把李德凱氣得暈了過去。

    他居然把自己比作瘋狗?

    雖然龍昊出手的狠厲已經鎮住了他,但是龍昊這一番話,讓心高氣傲的他,頭腦頓時就有些迷糊了起來,一時之間他都忘記了自己現在的處境。

    打擾他說話的,是從四合院里面走出來的一群人,陳玉婷當先驚怒交集的跑了出來,遠遠站在一邊那個接龍昊過來的中年警察連忙迎接了上去,關心的問道:“陳隊,沒事吧?”

    陳玉婷點點頭,直接沖到了龍昊的面前,撲進了他的懷里。

    就算是再堅強,見到自己的男人,她也會放下身上的偽裝。

    龍昊輕輕地拍著陳玉婷顫抖的肩膀,在她耳邊輕聲的安慰了幾句,這才抬頭看著被四個血月騎士團傭兵簇擁著的那個中年人。

    身材高大,相貌英武,年輕的時候一定是一個大帥哥,尤其是那一雙眼睛,就像是能看穿一個人的內心一樣的銳利,不愧是市局的局長,負責京畿重地的安保工作。

    陳局的臉上沒有什么表情,但是鐵青的臉色,卻把他的心情體現的淋漓盡致,此時他也不管女兒和龍昊摟抱在一起,也不管身后那四個外國大漢手上拎著的重型武器,直接走到鐘哲明面前,冷漠的說道:“誰給你的狗膽?居然敢綁架國家高級干部?你鐘家莫非是要造反?”

    鐘哲明大怒,但是他看著陳局長那銳利的眼神,不由得目光閃爍了一下,微微皺了皺眉頭,如果說剛才心里只是隱隱有些后悔的話,現在,他真是腸子都悔青了。

    陳局長一句話,就給這件事定了性。

    綁架國家高級干部,而且是負責京城安保的市局局長,這不是造反是什么?

    鐘家再是位高權重,再是紅色家族,也絕對承擔不起這樣的后果。

    鐘哲明出手殘忍,不擇手段,但是他卻不敢現在對陳局長下手。

    盯著陳局長那張臉看了半天,鐘哲明笑了起來,他又看了一眼龍昊,淡然的笑著說道:“今天的事情算我不對,但是我也僅僅是介紹李少來買這幢四合院而已,至于說綁架你們,呵呵,陳局長,你也未免太高看自己的,一百個你,也不值得我鐘家一半的身價,所以,說出去誰會相信?倒是你那個上門女婿,他身邊這些外國人,手握重型狙擊槍,我也很好奇,你這算不算失職,甚至是……呵呵,陳局長,你明白我的意思的。”

    陳局長心頭嘆息一聲,他當然能從這句話里聽出某些東西來,如果自己魚死網破的話,那么,今天晚上的事情誰都瞞不住,那個時候,固然鐘家無比被動,他這個局長,其實也當到頭了。

    畢竟,這是京城,自己的女兒身邊的親密朋友,居然敢悍然拿出違禁武器,這件事,自己怎么可能脫得掉關系?

    就算是手槍也就算了,哪怕是你搞一只微沖什么的也行啊,這倒好,這小子不出手就算了,一出手霍然是全球最精銳的特種部隊才會裝備的高精尖武器,這東西,怎么可能流傳到市面上?

    陳局長當然知道,這種重型狙擊槍,不要說在華夏,就算是在不禁槍的歐美某些國家,也絕對看不到的。

    魚死網破,對方一定也不會放過龍昊。

    陳局長目光尖銳的盯著鐘哲明,鐘哲明卻是一臉的淡然,其實這家伙的心底也在打鼓,如果陳局長不同意和解,那么,今天的事情,真是要放手一搏了,那個時候,說不定自己直接就只能逃亡到國外,甚至是橫死當場了。

    畢竟,就算是他是鐘家繼承人,出了這樣的事情,唯一的結果就是他被家族拋棄,鐘家,可不僅僅是只有他一個人。

    后悔啊,太后悔了!

    鐘哲明現在后悔得心臟都在抽搐了。

    事情怎么就變成了這樣呢?

    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

    那個中年警察,去接龍昊的那個警察,車上被安裝了竊聽器,對方根本就什么都沒有說啊,而且,龍昊在車上,也根本沒有聯系什么人啊。他怎么就會有后手?

    鐘哲明之所以不用陳玉婷的電話打給龍昊,就是想造成一種錯覺,讓龍昊以為陳玉婷有什么事情,所以會因為擔心而失去方寸,但是這個混蛋,居然直接擺出這么大的陣仗,完全出乎了自己的預料啊。

    這王八蛋,什么時候,居然這么膽小了?

    而他身邊那些外國人,到底是從哪里搞到的那些武器?

    這簡直就是絕無可能啊!

    (不要錢廢話幾句,每本書都是,一開始總有幾個SB專業組團來搗亂,從一開始的謾罵,到后來的各種挑釁,從上本書開始已經差不多一年多了,對于這些瘋狗,的確是太惡心,各種臟水隨便潑,說什么VIP都沒發言我就封了,這得多傻?你沒發言,我知道你有V?呵呵,說什么封堵言路刪書評,對于這些瘋狗,不刪我留著你們?別他媽在我書評區裝什么語重心長,混逐浪這么多年,不敢說混成什么好好先生,也沒說自己有什么好人品,我是什么人品我自己清楚得很,不偷不搶,吃飯靠手,憑借喜歡的書友們抬愛有今天,我無比感激,但是對于這些搗亂的SB,我就這火爆脾氣,找事的,來一個滅一個,來兩個滅一雙。封你沒商量!有本事你天天小號來發言,正好碼字枯燥,找點樂趣遛遛狗!)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