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絕世兵王 > 第1916章 婚禮

    火人能源公司老總可汗,年近五十,卻在凡信德市上層名流圈大發請帖,請各名人出席他的婚禮大宴。

    這是凡信德市這幾天最火暴新聞。

    安娜與蕭云飛也決定前往,但在途中,安娜下了車與蕭云飛打了一輛黃色的士。

    蕭云飛暗笑,看來他爺爺不喜歡的人,她也要不喜歡了,也是故意不想給可汗面子啊。

    一棟白色樓前的草坪中,一場盛大的婚禮正在舉行,草坪中俊男美女,各穿式豪華。一條花道直通草坪外的公路邊。北邊華美的臨時搭建蓬頂,下面擺放各種西式中式小吃及水果名酒。

    草坪中人來人往,大多手揣高腳玻璃杯,三五成群邊談邊笑,服務員來往穿梭,含著美美的笑容。

    或有青年男女坐在草坪上你推我笑,整個空中彌漫著一種熱鬧高貴的氣氛。

    在停車區更是寶馬奔馳不下數十輛毫車。

    迎客生一邊高喊一邊忙著收下客人的的禮物。

    “北利公司代表到!”

    “請請”

    “政府辦公室主任到!”

    “請請”

    果然是上層社會交往,來的都是凡信德市有頭有臉的人物。

    一輛的士緩緩在停車場停下,瞬間有一半人的目光停在那輛的士車上。

    “這會是什么人?竟然是打車來的。”

    “不知道,看看,只怕是哪個窮親戚吧”

    “這樣也可以來參加這樣的婚禮,別被趕出去。”

    從車上走下來一對少男少女,少男一身隨便休閑服,少女一臉素裝,要命的是穿著一身校服。

    更要命的是,這樣排場下,這樣的裝束更吸引了全部目光。

    迎客生首先走了上去:“請問你們是誰?是不是走錯了?”

    男的正是蕭云飛,女的就是安娜了。

    安娜微微一笑:“這里不是可汗的婚禮嗎?”

    迎客生臉有不快,誰不是可汗總可汗總的地叫,想是這人是村里來的,不懂規矩,還是客氣地道:“你還是走吧,我想你是來錯地方了,這里可不是一般人都能來的。”

    草坪中有人叫道:“哪里來的野小子,亂闖地方,也不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快趕走了。”

    安娜俏臉一笑:“叫可汗出來,知道我來過了我馬上走。”

    迎客生還是禮貌道:“可汗老總忙著呢,沒空!快走吧,再不走叫保安了!”

    蕭云飛見迎客生說著就要動手推安娜,趕上前推開他,輕聲道:“請離我們三步遠說話!不得接觸。”

    迎客生瞪大眼,反了天了,大叫一聲:“保安!”

    周邊幾個保安,早瞧在眼里,持了警棍圍了過來。

    蕭云飛面無表情,將請貼遞了過去。

    “什么!你還有請貼?”迎客生接過請貼,看了一眼,一時傻了。

    蕭云飛正色道:“這里不歡迎我們,安娜小姐,我們走!”

    迎客生啪的一聲給了自己一記耳光,大喊道:“凡信德市名爵集團,安娜小姐駕到!”

    眾保安面面相覷,一時不所措。

    迎客生急揮手,對保安隊長道:“還不快走!”

    眾保安瞬間溜得沒影。

    “什么!這位穿校服的就是名爵的安娜小姐?”

    “她就是安娜小姐!果然長得非同一般,有富豪相。”

    “這長得,我三輩子也看不到頂啊。”

    蕭云飛對草坪中這些新議論覺得很煩,一些人就是這樣劣根性。

    迎客生急又招來幾個女服務員,簇擁著安娜、蕭云飛要進入特別客廳

    在里面的可汗聽到安娜小姐到,急帶著新娘從里面出來,老遠大叫:“是安娜小姐啊,幸會幸會有失遠迎啊,快這邊請。”

    但可汗看到安娜穿著,又是愣了一下,心想這名爵還是看不起自己啊。

    蕭云飛見可汗伸出手,上前哼了一聲道:“請離我家小姐三步遠說話。”

    “是!是!是”可汗退了一步,臉上一時青一時紫。

    跟在后面的新娘約莫十八歲,長得蛋形臉豐滿圓潤,穿著西式雪白婚紗,結婚的新娘果然比誰都美了。

    蕭云飛看了一眼,見那新娘也剛好朝自己看過來。

    但蕭云飛轉眼間又見到一雙很挑畔的眼睛,那人肥頭大臉而因此顯得有點矮,看他與可汗的親近度及長相,可能就是可汗的兒子。

    蕭云飛聳聳肩,對著他伸出一只手。

    他正是可汗唯一兒子,叫布得,見蕭云飛伸手,只得伸手來握,可一手握上怎么也抽不回來,五指間一劇痛,本來想極力忍著不想在眾人面前出羞,可痛楚越越劇烈,終于忍受不住,呲牙咧嘴臉形扭曲。

    “這位先生,還請先生里面請。”可汗對安娜身邊的人也不敢小視樣,很是客氣,也是為兒子解圍。

    蕭云飛與安娜,一起進入里間。

    蕭云飛安娜在眾目睽睽之下被迎進里間特別客房。

    可汗安頓好安娜蕭云飛,進入新房,見兒子手上紅紅的,怒道:“他名爵是什么東西,竟敢鬧上門來,他不仁別怪我無義。”

    “爹!這個人就是個無賴,你看!”布得,說完伸出手。“他要來,我們也不怕他,我現在就去叫人。你還要我別惹名爵,現在看到了吧,都欺上門了。”

    旁邊新娘道:“算了!大喜之日,多一事不如小一事,我看那個先生也不是什么壞人。”

    “這哪里有你說話的份,滾!”可汗大吼。

    新娘眼圈一紅,靜靜退出房間。

    “臭娘們還沒結婚呢,就管起家事了,反了天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可汗嘴里一陣罵咧咧。

    “爹!你看怎么辦?”布得遇到大事還是有點緊張。

    可汗恨恨道:“名爵早晚要對付”

    可汗從開始一見到蕭云飛與安娜,就發覺這兩人不對,應該是察覺到自己對他們做的事,不然不會這身打扮,而且對自己兒子下手,這明顯是來找麻煩的,這讓他不得不做打算。

    可汗走到門口,對一個年青人吼道:“去!把保安經理叫來。”

    一個服務生:“老總,那個安娜小姐叫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