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絕世兵王 > 第934章計劃流產一半

第934章計劃流產一半

    噗——!

    拉格剛跑過來,這還沒來得及看清楚現場的形勢,剛一抬頭,便是看到迎而來的一道寒芒,想要閃避,卻已經是完全來不及,已經是完全被這道寒芒給籠罩了起來。

    寒光來得快,去得也快,等到他這回過神來的時候,寒光已經是消失不見,可是在他的額頭正中的眉心處,他卻是感到了一陣濕熱,伸手摸去,便是摸到了一滴鮮血,一條鮮血的刀痕是出現在他額頭正中的眉心處

    “好快!”

    拉格心中暗嘆一聲,可是身子卻已經是直直的朝著后面倒了下去,臉色還維持先前的表情。

    盧克死了?

    豪斯驚了,懼了,盧克的實力他很清楚,但是現在卻是被宮本香織一刀給宰了,而他現在卻還被修羅給死死的壓制著,這別說是贏了,估計就連逃跑的機會也沒有!

    尤其是現在宮本香織將盧克斬殺了之后,只要她跟修羅一聯手的話,他是必死無疑!

    想到這,豪斯是真的怕了,也恐懼了,出手越來越有所顧忌,很快就露出了一絲的破綻之處!

    機會!

    蕭云飛看到這一絲破綻,眼前頓時一亮,化拳為刀,手刀以雷霆之勢的直朝豪斯的心口處劈了過去。

    “不好!”

    看到這一記恐怖的手刀,豪斯頓時臉色大變,想要收招抵擋,卻已經是來不及,因為蕭云飛的這一記手刀實在是來得太快,太突然了!

    砰——!

    清脆的悶響之下,蕭云飛的這一記手刀是結結實實的劈在了豪斯的心口之上,恐怖的勁力,巨大的沖擊力,宛如泰山壓頂,直沖擊豪斯的五臟六腑。

    “哇——!”

    慘叫之下。一口鮮血是直接從豪斯的嘴里吐出。整個人宛如斷線的風箏朝著宮本香織所站的位置是飛了過去。

    “死!”

    宮本香織嘴里冷冷的吐出這么一個字,手中的雷切是瞬間揮出,帶起一道冰冷無比的寒芒,瞬間劈向半空中的豪斯。

    “不!”

    人在半空。豪斯這根本沒有辦法閃躲,更加沒有辦法抵達,只見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這一道寒芒給吞沒

    噗——!

    血肉橫飛,只見豪斯整個人是被劈成了兩斷,里面的內臟。腸子是全部流了出來。鮮血更是瞬間將地面給染得通紅。血腥的場景。讓蕭云飛是忍不住的皺了皺眉頭。

    “下手是不是太殘忍了一點?”

    說著,蕭云飛是忍不住的將目光移向宮本香織的臉上,老實說。他還真想不到這女人出和會如此之狠!一個斷頭,一個攔腰劈成兩截,實在是太血腥,太殘忍了!

    “死人,不殘忍!”

    宮本香織將雷切刀鋒上的血跡給甩掉,動作瀟灑的將雷切給收回刀鞘,道:“這里,不能住!”

    “被你搞成這個樣子。還能住嗎?”

    蕭云飛沒好氣的白了宮本香織一眼。嘴里是沒好氣的聳著肩,道:“還是快點換地方吧,估計這警察很快就會趕到了。”

    的確。

    畢竟先前搞出這么大的動靜,這江海的警方要是還收不到消息的話,蕭云飛還真的得好好的鄙視一翻這江海警方的辦事效率了!

    果然。這說曹操,曹操到!

    蕭云飛這話音才剛落下,一陣警車的呼嘯聲已經是傳了過來,直引來宮本香織的好一陣白眼

    警車停下,全副武裝的警察已經是將別墅給包圍起來,許靜蕾拿著擴音器對著別墅里面一連喊了兩聲之后。只見別墅里面是半點反應也沒有,讓她這眉頭不由緊皺,輕輕的揮了揮手。

    等到有全副武裝的警察進入別墅的時候,立馬是被客廳里血腥的一幕給震撼了。只覺胃部一陣的抽搐,有些甚至是忍不住的彎腰大吐特吐起來。

    “危險解除,別墅里面并無人生還者嘔”

    一名警察這話才剛說完,卻是因為現場那血腥的情景,實在是忍不住的一彎腰便是吐了起來。

    許靜蕾聽到對講機里傳來的嘔吐之聲,是忍不住的皺了皺眉頭。等到她這走進別墅的時候終于是明白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只見這若大的客廳之中,血肉模糊,空氣之中還飄起著一抹血氣,尤其是地面上那血腥的一幕,腸子,內臟的更是讓人忍不住的想要作嘔。

    “立馬調查死者的身份,還有這處別墅的主人是誰!”

    許靜蕾眉頭緊皺的吩咐出聲,最近的江海實在是多事之秋,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讓人根本是顧目不遐。

    更何況,這別墅里的死者,個個身上是全副武裝的,一看就知道是境外實力,只是不知道他們的目標到底是誰,又是什么人將他們給全部擊殺在此地

    天使傭兵團,黑暗十字全滅?

    一個宛如十二級地震般的消息是很快傳遍了整個江海,讓諸多境外實力是為之震動不以,根本沒想到這兩個死對頭,竟然會在一夜之間,被人全滅,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事實就擺在眼前,根本輪不到他們不相信,而這到底是什么人做的,各自的心中也是有所答案,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就連天使傭兵團跟黑暗十字也被滅了,他們這些實力不如的人,跑去找修羅的麻煩,那豈不是去送菜?

    想到這,隱隱之間已經是有不少人開始打起了退堂鼓,畢竟這有錢也得有命拿才行,這要是連命都丟了,有在多的錢又有什么用

    許靜蕾也是在第二天的時候,才知道昨天晚上的死者都是些什么來歷,只是沒有想到這天使傭兵團跟黑暗十字,可都是雇傭兵世界里的頂尖團隊,但卻沒有想到這一夜之間,竟然盡數的被人給斬殺!

    “靜蕾,昨天晚上的案件,已經移交反恐行動組的人處理,你就用不著插手了。”關強將許靜蕾給叫到了辦公室里,畢竟最近江海發生了這么多事情,而且這有許多事情,還是他們警方無法插手。

    “又移交給反恐行動組?”

    許靜蕾不由皺了皺眉頭,畢竟這最近江海所發生的大事,有許多都是與竟外勢/力有關,而這些事情也是全部都移交給反恐行動組處理,這也讓她們警方好像是無事可做。

    “這是上面的命令,你服從命令就是了。”關強可不想許靜蕾多事,畢竟這由反恐行動組的人處理,可比交給他們來處是在完美不過來了。

    聽到這話,許靜蕾只能是無奈的點了點頭,雖然很想插手這些事情,但這既然是上面的命令,她卻也不得不服從組織的安排

    “天使傭兵團還有黑暗十字竟然被滅了?”

    林鋒在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真是有些意外了,可是想到這天使傭兵團跟黑暗十字可是死對頭,說不定這一見面便是火拼起來,最后是便宜了他那老朋友也不一定。

    “根據我們現在所掌握的消息,他的身邊有一名上忍,好像是‘櫻花會’的首領宮本香織。”秦興點了下頭說道。

    呃?

    一愣,林鋒是有些意外了,嘴里是忍不住喃喃的道:“竟然是這個女人”

    畢竟這對于當年宮本香織暗殺蕭云飛的事情,他還是知道一些,只是沒有想到當初蕭云飛將這女人給放了,現在這個女人竟然又跑了出來,而且還站在了蕭云飛身邊。

    如果這在加上玉羅剎唐玉詩的話,自己這個老朋友的身邊還真是又多了兩名紅顏知己,尤其這兩名紅顏知己的實力都不弱,如此的一個組合,天使傭兵團跟黑暗十字滅在他們的手里也是一點都不冤。

    秦興抬頭看著林鋒,補充著道:“還有,我們接到消息,江海的許多竟外勢/力已經是開始打起了退堂鼓,甚至有幾波境外實力已經是悄然離開了江海。”

    “他們離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這有錢,也要得有命拿才行。就連天使傭兵團與黑暗十字也折在了修羅的手中,一些有自知知明的竟外勢/力,自然知道如何做出選擇。”

    林鋒并不意外,雖然這些竟外勢/力大多數都是亡命之徒,但是他們卻不是傻子,對于這百分之百會死的任務,如果他們還繼續下去的話,那簡直就是笨蛋,蠢貨!

    “目前看來,你的計劃是流產了一半。”秦興有些戲虐的看了看林鋒說道。

    “只是一半,不是還有另一半嗎?”

    林鋒并不生氣的輕笑了笑,眼中是閃過一陰冷的寒光,冷道:“相信另一半,絕對能讓我這老朋友吃不了,兜著走!”

    獵鷹特種大隊營房。

    游城在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臉上的眉頭是忍不住緊了緊,畢竟這個消息對于他來說還真是有些意外了,他做出這樣的選擇,就是希望這些隱藏在暗處的竟外勢/力可以干掉蕭云飛,可是卻沒有想

    “他的命還是真是大。”

    游城嘴里喃喃的吐出這么一句話來,眼中卻是閃過一道寒光:“只是不知道這接下來,你的命還會有這么大嗎”(未完待續。)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