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絕世兵王 > 第786章逃出生天下

第786章逃出生天下

    呼~~!

    數十斤重的下水道井蓋,宛如一個巨大的鐵餅,當頭當面的朝著威廉的腦袋砸去,在加上蕭云飛這全力出手,力道更是說不出來的恐怖,要是被砸中的話,估計是腦袋如西瓜般的炸開。

    啪——!

    清脆的響聲之下,只見威廉竟然是一只手就將蕭云飛砸過來的下水道井蓋給穩穩的接住,臉上的平靜不變,除了頭發被狂風吹起了一陣之外,步伐竟然是紋絲未動!

    “還回給你!”

    威廉右手一用力,下水道的井蓋是猛然的朝著蕭云飛飛了出去,而且,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方面,比起先前蕭云飛砸過來的時候更加的恐怖!

    嗖——!

    蕭云飛可不是傻子,早在發現威廉竟然可以一只手就將自己全力砸出去的下水道井蓋給接住,就知道威廉的實力并不好惹,在加上這里還有臺島軍隊的包圍,如果在不逃的話,那簡直就是死路一條!

    所以,就在威廉出手的同時,蕭云飛是一把就跳進了下水道。

    轟——!

    巨響之下,只見下水道的井蓋是重重的砸在地下停車場的一輛寶馬車上,只見整輛寶馬車是瞬間被砸是稀巴爛,玻璃,還有車子的一些零件是散落著一地。

    咝——!

    在場趕過來的臺島士兵看到這一幕,是頓時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寒氣,宛如看到了什么怪物一般的看著威廉,實在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男子竟然有著如此恐怖的非人力量,簡直就是怪物!

    “該死!”

    威廉見蕭云飛竟然反應如此之快的跳入了下水道,嘴里是忍不住的咒罵出聲,黑著個臉。道:“通知余修群還有馬九,我要第一時間知道這下水道是通向那里,各個出口給我派重兵把守!”

    “是,少爺!”

    鮑恩連忙的應了聲。他可是十分的清楚此時黑著臉的威廉心中是有著說不出來的怒火,最好,還是不要去惹他……

    的確。

    此時的威廉是火冒三丈。如此周密的計劃與安排。在他看來,蕭云飛就是一只籠中鳥。怎么飛也飛不掉。但是,卻沒有想到他如此的情況之下。蕭云飛還是突破了重重的封/鎖,再一次的消失在他的眼皮底下!

    “該死的小老鼠,你還真不是一般的會逃!”

    威廉咬牙切齒的從牙縫里擠出這么一句話來,碧眼之中是閃爍著一陣說不出來的駭人兇光……

    與此同時。

    漆黑的下水道里。蕭云飛點著了小手電,透著這微弱的光芒,是飛快的在這又臭又臟的下水道里奔跑著。

    老實說,蕭云飛還真沒有想到這威廉的實力竟然會如此之強,光是剛才的一個罩面。就讓他對于威廉的實力是有著初步的印象!

    ——強!

    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是十分的恐怖,難怪游城對于威廉的實力評價會如此之高!

    “右邊,五百米處有一處最近的出口,估計那里是最為的安全。”

    通訊器中。這時響起著影子的提醒的聲音,對此蕭云飛是一點都沒有遲疑。直接就朝著右邊的方向走去。

    因為……

    他十分的清楚,如果他們在下水道的時間呆得越久,只會越給敵人機會,到時候說不定幾個主要的出口,都被人重兵把守的話,到時候可真的要被人來個甕中抓鱉!

    悄無聲然的打開下水道的井蓋,露出著蕭云飛那一雙幽暗的冰眸子,在發現外面沒有任何情況的時候,這才飛快的從下水道里躍了出來,同時將楚軒是給拉了上來。最后才飛快的將下水道的井蓋給蓋上,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新竹,指揮中心。

    威廉那異常冰冷的聲音是響了起來,咬牙切齒的道:“我不管這下水道有多么的四通八達。總知一句話,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都要將給我挖出來!”

    “這個……”

    此次行動的指揮官是被威廉的要求所難住了,畢竟這下水道的管網可是連接著向大污水處理廠,跟與新竹周邊相鄰的城市是相通的,那邊是扔一個師的人下去找。也是跟大海撈針沒有任何的區別。

    “沒聽清楚我的話嗎?”

    威廉看到這指揮官遲疑,目光是瞬間變得陰冷無比,冷冷的罩向著這名指揮官,碧眼之中是殺機直泛。

    “是!長官!”

    指揮官被威廉這冰冷無情的碧眼一掃,那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是應聲就是警了個禮。

    而雖然,他并不知道威廉是什么身份,可是總統閣下已經是打電話過來告訴過他,此次的行動的負責人就是眼前這人,有什么事情,全都得聽他的吩咐去辦!

    “少爺,你用不著擔心,目標肯定是逃不掉的。”

    鮑恩看了看黑著臉的威廉,這嘴里也是不知道應該怎么樣安慰的好,畢竟威廉可是很少嘗試過失敗的滋味,尤其是這一次,一切都是計劃得十分周詳,但還是讓人給跑了。

    “用不著安慰我!我沒你想像中的脆弱!”

    威廉抬頭看了眼鮑恩,嘴里是繼續的開口道:“只不過是一只小老鼠而以,還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說到這,威廉是用著極為肯定的語氣,道:“雖然,他現在是逃了,不過我知道,你遲早都會回來!”

    呃?

    一愣,鮑恩是瞬間就想到了什么,道:“少爺說得沒錯,他既然是修羅,就不可能這么輕易的離開,相反,他還會主動的找上我們!到時候……”

    “讓余修群來見我!”

    威廉沒有等鮑恩把話說完,是從嘴里猛的吐出這么一句話來,是硬生生的讓鮑恩將后面的話是給咽了回去……

    ……

    夕陽西下,天色漸暗。

    新竹經歷了這白天的瘋狂,街道上是幾乎不見一個行人,畢竟這白天的事情對于這住在新竹的臺島的市民來說,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甚至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在自己的身邊,會發現如此恐怖的事情。

    歹徒隨街開槍,飆車,打傷打死了不知道多少無辜的民眾,如此的行為簡直是寧人發指!!

    而雖然街道是少了許多的路人,可是卻還有不少臺島的士兵,警察在配合著巡邏,不管是做做樣子,還是真的為了穩定新竹的民心,這有士兵還有警察在巡邏,也是讓不少民眾那懸在半空的心是放下了大半。

    只不過,在這夜色之下,兩條漆黑的影子卻是宛如鬼魅一般,神不知鬼不覺的躍過了封/鎖線,而那些士兵卻還渾然不覺……

    “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楚軒抬頭看了眼蕭云飛,白天拼了一天的命,在加上身上的傷本來就沒有痊愈,此時的楚軒看起來臉色是有些蒼白與憔悴。

    “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么時候了,當然是找地方洗澡,吃飯,睡覺。”

    蕭云飛沒好氣的白了楚軒一眼,同時,也是看出了楚軒臉色的蒼白,在看看他左手臂處上的衣服已經是被溢出來的鮮血給滲紅,當下是忍不住的皺了下眉頭,道:“撐不撐得住?”

    “死不了。”

    楚軒看了下不知道什么時候裂開的傷口,是輕輕的搖了下頭,如果連這樣的小傷都撐不住的話,那他還有臉說自己是‘龍組’的一員。

    “死不了就行。”

    蕭云飛隨口的應了一聲,雙眼是朝著四周看去,很快就是鎖定了一輛停在路邊上的車子。

    開鎖,偷車,這些小技量,對于蕭云飛來說絕對不是什么難事,只是花了十幾秒鐘的時候,車子就已經是被打著。

    “如果你改行當偷車賊的話,估計一樣會很有出息。”

    楚軒可是全程看著蕭云飛是怎么樣將鎖著的車子給打開,嘴里是忍不住的感嘆了一聲。

    “值得考慮。”

    ……

    燕京城,‘龍組’總部。

    “首長,剛剛接到臺島方面的消息,就在昨天的時候新竹發生了恐怖襲擊事件。不過,這只是臺島官方對外的宣稱,但是如果我們沒有猜錯的話,估計是蕭云飛所制造出來的事件。”

    龍一走進了游城的辦公室,是將最近接到的消息是匯報出來,同時,也是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測。

    “果然是無法無天的家伙!”

    游城感嘆了一聲,是抬頭看向龍一道:“有沒有了解到蕭云飛找到了楚軒的下落沒有?”

    “臺島方面公布這次的恐怖襲擊是由兩名恐怖份子所造成,估計,這楚上校也在其中,至于情況如何,還是等聯系上蕭云飛才得知。”龍一輕輕的搖了下頭說道。

    “給我立馬聯系,我要知道他現在的情況!”

    游城這眉頭一挑,是嚴肅無比的從嘴里吐出這么一句話來,但是他相信,楚軒一定還活著!

    “是!”

    ……

    與此同時,晨曦透過黎明的天空,喚醒了沉睡的大地,陽光透過窗簾的一角射入室內,楚軒翻了下身,用手擋了一絲的光亮,睜開迷朦的雙眼,腦海頓了兩秒,隨即從全身酸痛是直涌向大腦……

    u盤?

    楚軒只是微皺了下眉頭,雙手是立馬朝著藏著u盤的位置摸去,只不過這一摸,卻是讓楚軒整個人不由臉色大變。

    怎么,不見了?

    ……(未完待續。)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