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絕世兵王 > 第649章走狗運屎了?

第649章走狗運屎了?

    下午四點多,夕陽西下,殘陽如火,將燕京這一座古城的天邊映得通紅,高樓大厚著之間,就仿佛披上了金燦燦的新衣,說不出來的耀眼迷人。

    燕京城的國際機場,一架從香江飛往燕京城的飛機是從天而降的落在了跑道上,十幾分鐘后,只見兩名外國男子是從機場內走了出來,直接就上了一輛出租車離開。

    對于這身為華夏的首都,國際化的大都市,這每天出入境的老外成千上萬,兩名遠到而來的老外并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燕京城,不虧是華夏的千年古城,果然不一樣。”波利特看著這座擁有著數千年歷史的古城,嘴里是忍不住的發出著一聲的感嘆。

    “別忘了,這里也是華夏的首都!”

    布羅德提醒著吐道一聲,畢竟燕京城可不比得江海,在這華夏的天子腳下,無論是龍是虎,最好還是老實的趴著,一但生事留下任何的蛛絲以跡,等同于是惹火上身!

    “布羅德,你太小心了,我們這次來燕京城可是找人,至于惹事,還談不上。”

    波利特對于布羅德的不解風情是有些不滿了,畢竟這好不容易來一趟華夏的燕京城,怎么說也得好好的見識一翻。

    “不怕一萬,最怕萬一!”

    布羅德冷冷的從嘴里吐出這么一句話來,兩人這從江海輾轉到香江,在從香江趕過來燕京城,這一路上雖然是有驚無險,但是怎么說現在到了燕京城,華夏的政治文化中心,卻是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

    波利特無語了,不過對于布羅德的不解風情,他是早就了解,所以也并沒有在糾纏下去的道:“燕京城可不小,而且人多,想將目標找出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

    “我已經查到了,此人是跟著一個叫陸馨瑤的女人前來燕京城,這是一條很重要的線索,我們可以先從這個女人身上下手!”

    ……

    與此同時。

    星月灣。蕭云飛跟陸馨瑤這逛完街后,便回到了住所,只不過現在已經是五點多鐘,離七點的最后時限還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喂,還有一個半小時。有決定了嗎?”

    坐在沙發上,蕭云飛看了下我墻壁上的掛鐘,朝著陸馨瑤敞開著的房門就是叫了起來。

    “急什么?要不你替我去!”

    陸馨瑤探出身子,沒好氣的白了眼沙發上的蕭云飛,這混蛋絕對是故意提醒她時間,要不然的話,說不定她還能將這事給忘了。

    “免了,別到時候我這連大門都沒有進去,就被人用掃把給轟了出來,咱可丟不起這個人。”

    蕭云飛拒絕的聳了聳肩。對于這一點他還是很有自知知明。

    “你的臉皮不是很厚的嗎?還怕什么丟人!”

    陸馨瑤沒好氣的深深鄙視了蕭云飛一眼,目光卻是忍不住的看了下時間,不知不覺已經是下午的五點四十分,離這七點,就只剩下八十分鐘的時間。

    “不是我怕丟人,是怕你丟人。”

    蕭云飛糾正著陸馨瑤的話,抬頭又看了下時間,繼續的道:“現在下決定的話,估計你還有時間洗個澡,換個衣服。”

    “用不著你來提醒我!”

    陸馨瑤沒好氣的瞪了蕭云飛一眼。進入房間,一會手里是拿著衣服走了出來,道:“我洗澡,你給我老實一點!”

    “拜托!如果我真的要偷看的話。都已經不知道偷看多少回了。”

    蕭云飛有些無語的吐了出聲,這女人每次洗澡都提醒著他老實一點,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暗示著自己什么……

    “哼!”

    陸馨瑤臉上一紅,狠狠的瞪了蕭云飛一眼后,立馬就跑進了浴室,‘砰’的一下就將門給關上。只是一會的時間,一陣‘嘩嘩’的水聲就已經是從浴室里面傳了出來。

    對此,蕭云飛只能是無奈的聳了聳肩,隨便就是將電視給打了開來,分散著浴室里傳來著的誘人水聲,免得等下是真的會把持不住的跑去偷看!

    嗡……嗡……

    就在電視打了那一刻,蕭云飛這口袋里的手機是突然響了起來,隨手掏出來看了一下來電顯示,到是讓蕭云飛有些意外了。

    “干嘛打我電話?”

    接通電話,蕭云飛是沒好氣的對著電話吐道。

    “——!”

    電話中的人頓時是一陣無語,緊接著就是一陣沒好氣的叫了起來:“混蛋,你這是什么語氣,我為什么不能打你電話!你這混蛋怎么不去死!”

    陳玫很生氣,后果很嚴重!

    她本來是想打個電話告訴這混蛋一個好消息,只是沒有想到這家伙一接電話竟然就是用這樣的語氣跟她說話,好像她這一通電話破壞了他什么好事似的。

    “用不著這么狠吧?只不過隨口說說而以,干嘛這么生氣?”

    蕭云飛有些無語了,他很是懷疑這女人是不是‘大姨媽’來了,要不然怎么會突然間就發這么大的火,好像吃了槍子似的。

    “哼!你這混蛋就是欠罵,欠扁!”

    陳玫沒好氣的冷喝一聲,不過嘴里還是繼續的開口道:“也不知道你這混蛋最近是不是走運了,打傷游家大少,游家的人竟然不追究,還我撤銷了警方對此事的調查。”

    呃?

    一愣,蕭云飛這心中是感到無比的意外,這完全是讓他有些措手不及了,他可是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只等這游家因為此時緊咬著不放,最后亮出手中的大殺器,讓游家是乖乖的就范。

    可是沒想到,游家突然不追究此事,讓他這一擊就好像是打在了棉花上,軟綿綿的,沒有一點的反應,更像是脫光衣服的他,準備提槍上馬,可是誰知道小姐卻不干了!

    “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游家竟然不追究此事?”

    蕭云飛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的再次確認著陳玫先前所說的話,難道是因為他揍得不夠狠,游家并不在意?早知道這個樣子的話就讓這‘庸公子’是少條胳膊少條腿好了。

    “怎么,你難道很想游家追究此事嗎?”

    陳玫是一陣沒好氣的對著電話叫了起來,老實說,她還真搞不明白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這游家不追究此事,他就該求神拜佛了,還在這里表現得很失望似的。

    “我到是很想他們追究下去。”蕭云飛郁悶了。

    “你說什么?”

    陳玫這眉頭一皺,聲量是一下子就提高了幾個分唄。

    “沒什么,只是想問游家為什么會不追究此事,這游少杰不是他們游家最為出色的第三代嗎?被人揍成這個樣子,還能咽得下這一口氣?”

    蕭云飛是連忙的轉口問了起來,畢竟這事情來得實在是太突然,也太奇怪了。

    “聽說是‘龍頭’親自下的命令,讓游家不許在追究此事!”

    陳玫是嚴肅無比的對著電話吐道一聲,嘴里是立馬沒好氣的道:“所以說,你這混蛋還真不知道走了什么運,竟然讓‘龍頭’樣自下達這樣的命令!”

    唔?

    蕭云飛這眉頭是一下子就緊緊的皺到了一塊,完全沒有去理會陳玫后面的話,因為這個消息實在是讓他感到無比的意外,更是有些不敢相信這‘龍頭’游城竟然會下這樣的命令。

    怎么說這個游少杰也是他的侄子,這侄子被揍成這個樣子,他竟然還能咽得下這一口氣,更讓游家的人不許追究,實在讓人想不明白,這游城心里面到底在打著什么樣的算盤!

    “我知道了。”

    想到這,蕭云飛是掛斷了電話,只不過臉色卻是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畢竟這可是‘龍頭’游城所下的命令,不得不讓他重視!

    ……(未完待續。)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