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蒼穹龍騎 > 第714節-荒原法則

第714節-荒原法則

    炙牙部落能夠對自家座首被外人一腳踹飛而無動于衷,不僅僅是因為對方身旁有一頭兇惡的巨龍和揍趴了幾十位部落勇士,大半還是看在一袋食鹽、香料、酒與陶質餐具等隨手贈送的禮物份上,只要有足夠的物資,這些蠻人甚至連部落座首都能夠拱手相讓。

    蠻族代代生存與繁衍的無盡荒原是出了名的貧瘠,雖然也蘊藏著一些礦產,由于缺少開采與加工技術,大大小小的蠻族部落依然只能利用有限的動植物資源,靠著畜牧與狩獵生活,或者劫掠其他部落以維持自己族群的生存。

    在這片充滿了弱肉強食的蠻荒之地,鹽、鐵器、香料、布匹與各式器皿等生活用品都是各個部落竭力爭奪的重要生存物資,有時候僅僅為了一口廉價的劣質鐵鍋,兩個部落甚至會不惜來上一場付出數十人傷亡的小規模戰斗。

    雖然也會有要錢不要命的商隊冒著極大危險深入苦寒荒原,但是許多部落一年都難得遇上一次,甚至兩三年都不會看到商隊的蹤影,即使遇上了,那些帶著彪悍護衛的商人也是非常貪婪,往往積攢了一兩年的皮毛與獸骨只能換取少量的生活必須品。

    這就是蠻族的生活,現實而殘酷,將殘酷的優勝劣汰自然法則演繹到了極致。

    與以往見到的文明世界截然不同的所見所聞,完全顛覆了這位光明神庭圣女的世界觀。

    聽著龍騎士大人照本宣科念著有關于蠻族的百科資料,充滿異樣情調的歌聲與歡快的舞蹈使梅莉朵爾陷入一時失神,連搖搖晃晃走回來,一頭栽倒在獸皮邊上的部落座首鳩奇大醉不起也渾然毫無所覺。

    一陣噪雜的聲音將不知怎么回到帳篷內,渾渾噩噩再次進入夢鄉的梅莉朵爾驚醒。

    “梅莉朵爾!醒了嗎?我們該出發了!”

    似乎察覺到這位光明神庭圣女的氣息變化,帳篷外傳來了林默的聲音。

    “哦!醒,醒了!”

    梅莉朵爾連忙掀開毯子,鉆出了帳篷。

    “來。洗臉刷牙,早餐也好了。”

    林默站在一張木方桌旁朝著她招了招手,桌子上擺著臉盆毛巾等洗具,還有熱氣騰騰的早餐。

    不過奇怪的是,一層散發出淡淡白光的光系法術盾將兩人所站的位置,甚至包括了帳篷都籠罩了進去,正當梅莉朵爾疑惑的時候,一支不知從哪里射來的利箭替她解開了這個疑問。

    咚!~

    法術盾甚至連搖晃一下都沒有,便輕而易舉的擋下了這支流矢。

    梅莉朵爾這才發現,整個營地似乎陷入了某種混亂。所有人手中都拿著武器,大呼小叫著來回奔跑,不時有人被從天而降的箭矢射倒,沒有射中要害的,漫不在乎地拔要箭支;直接被射倒在地,重傷無力爬起的,則翻滾著發出絕望的慘叫聲。

    帳篷附近,臥在地上等候啟程的金系巨龍一臉無辜的承擔著大半箭矢攻擊,叮叮當當亂響。身周落下了不少箭支,很快又被炙牙部落的人撿走。

    那些頂端用細線或獸膠固定住獸牙或尖石的粗劣箭矢對于金系巨龍毫無吸引力,除了能夠聽個響外,再無任何意義。連撓癢癢的資格都不夠。

    “這是怎么了?”

    梅莉朵爾被這亂糟糟的場面給驚到了。

    林默依舊淡定的說道:“沒什么!另外一個部落正在攻打炙牙部落,天亮前遞交了宣戰禮。”

    所謂的宣戰禮只不過是一顆血淋淋的蠻牛頭,蠻族部落之間交戰,極少會有不宣而戰的偷襲。往往會在進攻前向對方送去一顆剛剛斬下的蠻牛頭顱,意味著我即將斬下你的腦袋。

    “他們怎么辦?”

    梅莉朵爾看到炙牙部落的男人們正朝著廝殺聲最為激烈的方向沖去,其中老人居多。想必不僅僅是為了殺死對手,即便戰死也能夠為部落省下一份珍貴的生存資源。

    只有女人和孩子才會朝著另一個方向撤去,幾乎沒有人顧得上她與林默。

    “生存,或滅亡,這是誰也無法改變的規律,快點洗臉吧,吃完早餐我們就走。”

    林默并不打算給予什么友情支援,帶著梅莉朵爾只是借宿了一晚,也提供了禮物作為代價,也不欠誰,自然也不存在什么出手的義務。

    哪怕炙牙部落的人在兩人眼前全部被殺死,他也依然會無動于衷。

    “您會幫幫他們嗎?”

    梅莉朵爾看不得有人無辜的被殺死,就在說話的功夫,她已經看到有兩個蠻族小孩被箭矢射倒在地。

    “不會!”

    龍騎士搖了搖頭,心硬如鐵。

    看交戰的動靜,這個由于失去先機而陷入被動的炙牙部落似乎不太妙,也許堅持不了多久就會被攻破營地,整個部落慘遭血洗,只有那些女人和孩子或許能夠活下去。

    “為什么?”

    梅莉朵爾也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倔強。

    “兩邊都是吃人的狼,你要幫哪一邊?”

    林默直接一句話便讓這位少女臉色變得慘白,她似乎想起了昨夜炙牙部落座首所說的那些話,若不是龍騎士大人與金系巨龍的強勢,也許兩人的腦袋早就被割下來炮制成巫祭器具。

    表面上看貌似好客的炙牙部落也不是什么良善之罪。

    梅莉朵爾不再言語,似乎接受了這個說法,默默地走向林默身旁的方桌。

    “莫林!我需要你的幫忙!”

    渾身浴血的炙牙部落座首鳩奇腰間掛著數顆血淋淋的頭顱,帶著尖銳金屬鋒刃的長矛沖了過來,卻不防一頭撞在了法術盾上,怪叫一聲仰天而倒,很快又一骨碌翻身而起,用力拍著散發出白光的法術盾,大叫起來:“是沁伽部落的狗崽子,我可以給你好東西,這是一個交易,保證你滿意的交易。”

    口音怪異的拙劣通用語是曾經與一個落了難的商人學的,學會之后,他就將那個倒霉的商人送給了部落里的巫師,第二天便看以了巫師帳篷外晾著一具新鮮的骨架。

    交易的規則也是鳩奇從商人那里學到的,不得不說這位貌似粗魯的座首是一位相當有想法有能力有遠見的首領。

    “抱歉!我幫不了你!”

    林默搖了搖頭,絲毫不為所動,他可不是那些商人,對蠻族部落里的那些皮毛一點兒也不感興趣。

    “不不,我有你喜歡的東西,我保證,巴干,巴干,把我收藏的那些東西拿過來,反正不能便宜了那些該死的商人,也不能讓沁伽部落白白得到。”

    鳩奇沖著周圍叫喊了幾聲,就見幾個蠻人一手提著皮盾,一邊合力抬來了兩只碩大的皮革包裹。

    “咦?”

    在看到這兩只皮革包裹的第一眼,林默就察覺到了其中散發出來的異樣波動。

    感到驚訝的不僅僅是龍騎士,還有金系巨龍,金幣瞪大了眼睛望過來,似乎包裹里同樣也有令它感興趣的東西,蠻族巫祭中有一些手段還是能夠屏蔽金系龍族的天生感知能力。

    嘩啦一聲,兩只足以各裝下一個成年人的包裹被打了開來,露出了里面的東西。

    晶瑩剔透,顏色各異的寶石,大小不一的魔晶,造型奇異,質地特殊的獸牙,獸皮、羽毛、骨骼和筋,還有一些模樣丑陋不堪的石塊與金屬。

    由于有求于林默,炙牙部落拿出了多年積累下來,準備與深入荒原的商人作交易的特殊藏品。

    魔晶、寶石什么的,對于身家豐厚的林默而言并沒有太大吸引力,他也不是煉金士與藥師,骨頭皮毛自然也看不上眼,不過金系巨龍的異常反應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有什么好東西嗎?”

    “還真有好東西,秘銀,天星金,居然還有賽銥液態魔金,共鏑砂,兩顆隕石里似乎也有好東西。”

    金系巨龍饒有興趣的走過來,爪子視金錢如糞土般將那些魔晶寶石獸骨什么的隨意扒拉開,看都不多看一眼,反而留下了一堆泛著金屬光澤的物件與幾坨灰頭土臉的古怪玩意兒,其中似乎就有它所說的隕石。

    金系龍族一向來十分重視這些稀有的天外來客,由于厚厚的大氣層,極難得有多少隕石能夠堅持過長時間的熱障高溫考驗,留下些許殘骸成功落到地面上,這些剩下的一點點東西往往是十分稀有甚至罕見的精華。

    “里面有天上掉下來的星星,是很珍貴的寶物。”

    盡管這些蠻族十分粗魯無禮,倒還是挺識貨的,能夠收集到一些真正的寶石,也許正是因為如此,那些膽大包天的商人才敢冒險進入荒原做這一本萬利的買賣。

    咔!~

    一切金屬在金系巨龍的爪牙面前都是紙老虎,隨著一聲脆響,一枚籃球般大小的卵形隕石登時裂開,并且迅速崩碎,露出了里面仿佛脈絡狀的金屬部份,金燦燦的色澤像是黃金,但是更加通透,不僅僅如此,而是直接在散發出金色的光芒。

    “唔,這東西會氧化?”

    金幣發現這團奇異的金屬光澤正在迅速黯淡下去,連忙合攏爪子,直接將其吞噬-

    (未完待續……)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