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宿主 > 第二十六節 上繳額度

第二十六節 上繳額度

    老祭司的興致很高,他笑得合不攏嘴,臉上皺紋被擠壓得越發緊密:“太好了,咱們寨子里一下子增加了這么多人,明年春天的時候,北邊那塊荒地可以全部種上麥子,不會再閑著。”

    永鋼同樣情緒高漲:“今年的雪特別大,這也是難得的好機會。咱們手里有那么多儲備糧,根本吃不完。要不這樣,我明天帶著人到附近的寨子里走走,他們肯定有缺糧斷頓的,我們可以趁機多換些女人過來。到時候,咱們磐石寨的規模說不定還會超過青龍寨。”

    孚松對此表示贊同:“好主意,就這么干!”

    距離三人談話圈稍遠的天浩插進話來:“如果真的這樣做,磐石寨就完了。”

    他已經接連表現出遠超常人的智慧,三位寨子首領自然不會認為他是在大放闕詞。頓時,木屋里一片死寂,三雙疑惑的眼睛不約而同將視線投射到天浩身上。

    “我們沒有足夠的房屋安置太多的人。”天浩不慌不忙的解釋:“這么冷的天,如果屋子里不生火,呆在外面一個晚上就會把人凍死。冬天不是伐木造屋的季節,另外就是木柴,雖然我們在入冬前準備了足夠的燃料,可那是以寨子里當時的人口數量為基準。少量超出一部分當然沒有問題,可如果新增人口數量太多,就會給我們帶來麻煩。”

    老祭司沒有說話。他略顯渾濁且經歷豐富的眼睛里透出一絲明悟,很快變成了默默的贊許。

    永鋼是個固執的性子,不會輕易改變自己的想法。他皺起眉頭問:“阿浩,問題應該沒有你說的這么嚴重吧?多換些人回來總是好的,就算沒有足夠的屋子,把這些人分派到各家各戶暫時擠擠,熬到明年春天不就行了?”

    天浩沒有夾雜任何情緒,平淡無奇地問:“你打算換多少人回來?”

    永鋼對此絲毫沒有概念。他撓了撓頭,不太確定地回答:“五百……一千……要不就一千五吧!咱們有那么多的鹿肉,足夠吃了。”

    天浩毫不客氣指出他的思維漏洞:“如果是按照你剛才說的把人分派到各家各戶,連著寨子里的倉庫也用上,最多只能擠得進七百人。他們的吃喝拉撒都是大問題。吃的暫且不提,寨子周圍的積雪已經不多,到了春天就只能依靠山上的泉眼,還有南面的那條河。最大的問題還是房子,包括寨子里原有的人在內,肯定會強烈要求新建更多的屋子。到時候誰來負責春耕?難道所有人全都上山砍樹?”

    “寨墻已經立起來了,墻內的空地就那么大,就算我們有足夠的人手砍樹造屋,又有誰會愿意住在寨墻外面?這就意味著我們必須新造第二道寨墻,這又是一個耗費人力和時間的大工程。”

    “另外,寨子里的情況大家都有目共睹。我們沒有公共廁所,所有人都是對地大小便。現在是冬天,寨子里人少,忍一忍也還過得去。等到春天天氣變熱,到時候情況會變得很嚴重。有人會因此生病,說不定還會引發瘟疫。”

    老祭司巫行插進話來:“阿浩說的沒錯。關于公共廁所的問題,我以前不止一次提過。但是孚松你從未重視,永鋼你也沒放在心里。你們應該多出去走走,多看看。流云城、黑角城、紅凰城這些大城市之所以干凈,就是因為注重公共衛生。”

    孚松徹底收起了臉上的笑意,面部肌肉變得冷硬:“那你說該怎么辦?難道今年冬天我們什么也不做,就這樣干等著?”

    天浩接話的速度極快:“最多只能交換三百人,這是我們目前可以承受的極限。”

    他不怕因此觸怒孚松。

    現在的天浩已經不是過去那個孤獨沉默的少年。他在寨子里擁有很高的威望,用事實得到了所有人的尊敬,甚至得到了十一位村民的公開效忠。

    如果是十一個女人也就罷了,可那是十一個健壯的成年男子,包括他們身后所有的家庭成員。

    磐石寨就這么大。不夸張地說,親眼看到在海灘上凍結成冰塊巨型怪魚的時候,很多人都在潛意識當中將其視作寨子里的第四位首領。

    他這個“百人首”已經是板上釘釘,無可置疑。

    孚松有些失望。三百人太少了,他其實更傾向于永鋼的意見。但這種事情光是只有永鋼一個人贊成可不行,老祭司德高望重,他卻偏偏站在天浩那邊。

    屋子里變得有些冷場,永鋼也在仔細思考天浩之前說過的那些話,覺得并非毫無道理。

    “我們可以等到明年再換更多的人回來。”天浩盡可能保持著平穩寧定的語調:“三百個新加入的女人可以幫助我們解決很多問題。耕種的土地面積可以擴大,麥子種下去以后就能騰出大量人手上山砍樹,建造更多的房屋。寨子外墻可以先建造一部分,視具體情況,花上三年左右的時間分段完成。到時候,不要說是區區一千人,就算兩千,甚至三千都有可能。”

    這番描述對永鋼產生了巨大刺激。他用力吞了一下喉嚨,覺得有些難以置信:“三千人的寨子?這……我們真的可以嗎?”

    “只要提前做好規劃,按部就班,以我們現在的基礎,沒什么不可能的。”老祭司雖然也對天浩的話有些懷疑,卻必須在這個時候給予他足夠的支持。

    頭領孚松沉默了很久。他陷入激烈的思考,紛亂的念頭與現實沖撞,那是誰也不知道,專屬于他自己的內心秘密。

    足足過了半分鐘,他抬起頭發蓬亂的腦袋,投射到天浩身上的目光有些復雜:“這樣吧!阿浩你明天到族城走一趟,去申請你自己的“百人首”上證許可。”

    新任百人首必須得到所在部族族長的認可。候選者所在村寨所有首領都要在皮紙申請書上簽字,文書送到所在族城進行審核。這是延續了千百年的標準程序,無論牛族還是虎族,或者鷹族、獅族、鹿族……都會毫無折扣嚴格遵守這項規定。

    天浩沉默著點點頭,雙手撐在盤腿坐著的兩邊膝蓋上,朝著孚松略微俯低上身致意。

    “還有,你順便把寨子明年上繳的糧食份額數字帶過去。”孚松的聲音有種詭異且不容置疑的堅決:“百分之八十,這就是我們明年上繳的部分。”

    牛族是一個大族,雷牛部落只是構成牛族的其中之一。磐石寨與青龍寨都隸屬其中,族長平時不會干涉各城各寨的行政管理,各地村寨必須在年末的時候,向所在部落首領上報第二年耕種糧食的上繳比例。

    老祭司巫行陡然瞪大雙眼,布滿皺紋的臉上升起又氣又急的不正常紅暈:“百分之八十?阿松,你瘋了嗎?”

    永鋼也被這個數字嚇到了。他在第一時間猛然偏過頭,用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孚松:“這么多?我們今年才上繳了百分之七十,寨子里的人差點兒沒被餓死,怎么你明年還要這么干,而且繳納的數量比今年還多?”

    磐石寨的饑餓不是沒有原因。一方面是因為突如其來的大雪,另一方面則是頭領孚松在秋天的時候把大部分收獲上繳部族,導致寨子里各家各戶存糧所剩無幾。

    天浩沒有說話。他用充滿疑惑的目光注視著孚松,想要看穿他的內心。

    孚松早已料到這決定會遭到永鋼和老祭司的激烈反對。他不為所動地發出冷笑:“我們今年得到了很多獵物。山里還有很多巨角鹿,大不了明年冬天按照今年的方法再給它們來上一次。阿浩的法子很管用,海里的怪物被干掉了。我們現在可以去海邊捕魚,還能煮鹽……放心吧!明年冬天不會有人餓死。”

    他繼續用強硬的口氣發出命令:“還有就是我們今年弄到的獵物,我打算向族長上貢三千頭鹿。我會把這件事寫進文書,讓阿浩明天一起帶去族城。”

    老祭司已經陷入暴怒的邊緣,他用顫抖的手指著孚松,怒不可遏:“你怎么能這樣?那是寨子里所有人過冬的糧食。”

    “那么多的肉,一個冬天根本吃不完。”孚松的態度異常堅決:“這次的上貢勢在必行。其實三千頭鹿的貢品還算少了,如果我不顧及著給寨子里留下過冬口糧,至少還要在這個數字上再加一千。”

    永鋼突然一下子站起來,氣呼呼地瞪著孚松:“不,我不同意這樣做。”

    老祭司強壓著怒火,他深深吸了口氣,鼓起胸膛,帶著無比的怒怨從鼻孔中噴出兩道濁流:“阿松,你這樣會毀了磐石寨。”

    “你們的反對沒有用。”孚松臉上浮起一抹狂熱,以及明顯帶有兇狠的強硬:“我是磐石寨的頭領,這件事情我說了算!”

    靜觀已久的天浩一直沒有插話。

    他很震驚,腦子里充滿了無法解釋的疑問。

    為什么?

    難道孚松想毀了這個寨子?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