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宿主 > 第二十二節 效忠的人

第二十二節 效忠的人

    天浩臉上浮起感激的笑意。他半躬著身子,分別對三位寨子首領莊重行禮,誠惶誠恐逐一道謝。

    這是一個蠻族少年突然得知自己名利加身的正常表現。父母從孩子會說話的那天就會教育他“要做出個誠實的人,絕對不要撒謊。”隨著長大與成熟,我們知道很多時候不得不用謊言偽裝自己。《狼來了》終究是童話,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到處充滿著偽善與奸詐。

    海面一片平靜。

    彪悍的天狂握著一支投槍,他特意選擇了一塊積雪不多的空地緩慢助跑,然后加速,隔著大約百米左右的距離,發出野獸般的咆哮,將高舉過肩的投槍狠狠擲出,準確刺中遠處的固定不動的變異皇帶魚。鋒利的槍尖穩穩扎入目標體內,在巨大的慣性作用下發出震蕩,木桿槍尾在短促的“嗡嗡”聲中一陣搖晃。

    正常情況下,投槍無法刺穿這頭怪物。在宿主的記憶中,磐石寨早年的時候多次組織對海中巨獸進行圍捕。村民們使用同樣的辦法將巨魚誘騙上岸,但它體表覆蓋著大量粘液,還有一層厚厚的皮下脂肪,再鋒利的投槍刺上去也會打滑彈開。歷次圍捕的結果均以磐石寨村民傷亡慘重而告終。久而久之,單憑人力無法對付的怪物變成了盤桓在所有村民腦海深處的恐怖傳說。

    弩炮也許可以對它造成傷害,但是這樣做的不確定因素太多了。攻擊位置距離海邊太近,受傷的巨魚有很大幾率逃回海里。第一次沒能將它殺死,想用同樣的方法再來,就難如登天。

    困住它比直接殺死要簡單得多。其余的事情,老天爺會幫助我們的。

    在樹林里拉住繩網的村民們回來了。他們看著正從巨魚冰雕上用力拔下投槍的天狂,眼睛里不約而同釋放出敬畏的目光,紛紛聚集到天浩身上。

    長峰的雙眼發直,他感覺自己的舌頭在發顫:“阿浩……他說的是真的,他真的干掉了海里的怪物。”

    旭坤用手背狠狠擦了一下因為寒冷流出的鼻涕,發出失去本音的呻吟:“天啊,那頭怪物被凍死了。它……它居然是被活活凍死的?”

    一個強壯的中年男人沉默著走到天浩面前,單膝跪下。他雙手握著一柄戰斧,高高舉過頭頂。

    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很快,天浩周圍出現了多達十一個人。他們的動作一模一樣,單膝跪倒,只是舉過頭頂的武器各不相同,有鋼斧,有戰刀,還有長矛和弓箭。

    這是北方蠻族特有的效忠儀式。這意味著將今后的生命交給自己所跪的人,由其全權處置。

    為首的中年人低聲發出感佩無比的話音:“你為我的父親報了仇,是你幫助我們得到了足夠的食物渡過這個冬天。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主人。”

    因為寒冷,天浩的臉色微微有些發白。在超過零下三十度的低溫環境里,皮袍是必不可少的御寒物。然而更重要的,則是強悍的身體素質。

    抬起手,在一件件舉至面前的武器上輕輕按住,然后松開。他從地上一個個扶起這些人,帶著寬慰與認可的微笑,在對方臂膀側面逐一拍擊著。

    如果不是我寄生了這具身體,宿主永遠不可能得到這些人的效忠。他的命運其實光是想想就能知道,不是在某個天寒地凍的深夜里活活餓死,就是按照排序被宰殺,成為寨子里饑餓村民肚子里的食物。

    效忠儀式是神圣的,也令人羨慕。不知道是誰首先帶頭“噢”了一聲,其他人也跟著發出具有節奏的“噢噢”聲。跺著腳,提起手中的長柄武器,用沉重的末端跟隨腳步與吼聲同時落下,撞擊與號子越來越大,直到天浩把最后一個人從地上扶起,人們才發出帶著長長顫音的最后狂吼,悠遠飄蕩在遠處的山林,響徹寒冷的天際。

    悍勇的北方蠻族只會用充滿戰意的儀式表達對某人敬佩。他們只會在三種情況下下跪:首先,認同某人為主人。其次,向身份尊貴的部族首領行禮。最后,瀕死即將被砍下頭顱的時候。

    平俊站在人群深處。他臉色一片慘白,必須緊握著長矛才能支撐身體。天浩朝著那個方向瞥了一眼,看到平俊正微微顫抖起來,仿佛是被強烈冷風灌進了皮袍,正在寒冷中飽受折磨。

    誰也沒有察覺到天浩眼里的那一抹譏諷和深沉笑意。

    既然我來到這個時代,我就會帶著你們活下去,創造出屬于我們自己的光明。

    ……

    在兇悍的野蠻人面前,凍硬的怪物就是一堆需要分切的肉。制作精良的斧頭砍下猙獰魚頭,將魚身分成大塊,裝上滑撬,海灘上很快只剩下一堆散亂的血污雜物。

    滿載魚肉的滑撬拉進寨子,在留守的女人和孩子當中再次引發了轟動。傳說中的吃人怪物就這樣擺在面前,無論是誰都可以走過去伸手觸摸,它嘴里甚至叼著那頭尚未吞咽下去的巨角鹿,發白凍硬的眼珠子看上去黯淡無光。砍成碎肉的身體無法通過體量證明力量與狂暴,但只要看看這顆猙獰完整的頭顱,就足以讓人們聯想起那些從小時候就聽大人講述過無數次的死亡故事。

    “是阿浩想出來的主意,把這頭怪物困在海灘上活活凍死。”

    “哈哈哈哈!以后我們取海水就方便了。”

    “瞧你那死腦筋,以后哪兒還用得著什么海水,我們現在可以直接煮鹽,要多少有多少。”

    從無數敬佩的目光中穿過,天浩走到頭領孚松面前,照例將握在手里的匕首恭恭敬敬遞了過去。孚松笑呵呵地看著他:“老規矩,魚頭歸你。忙了一整天,今天的肉就我來分。”

    首獵者可以得到頭部。最勇猛,名氣最大的獵人家里,墻上必定是掛滿了大大小小的野獸頭骨,這是北方蠻族恪守的族規。

    天狂扛著重達數十斤的一大塊魚肉風風火火走進家里。放下堅硬如巖石肉塊的時候,木屋地板被震得差點兒翹起來。他三步并作兩步跑到躺在獸皮上的天峰旁邊,很是激動地連聲喊道:“大哥,老三真厲害,他帶著我們干掉了海里的怪物,是老三帶著我們做的啊!”

    天浩緊跟著天狂的腳步走過來。他臉上洋溢著溫和謙虛的笑,緊挨著天狂盤腿坐下,關切地問:“大哥,感覺好點兒了嗎?”

    臉色紅潤的天峰比起之前起色了不少。他笑著緩緩點頭:“好多了。每天都有這么多吃的,還有肉湯,再這樣養下去,我肯定會胖的。”

    天霜對那塊凍硬的魚肉產生了濃厚興趣。她砸著手指,用刀子撬下拇指那么大的一坨,想要塞進嘴里又有些遲疑。想了想,小跑著來到天浩身邊,帶著幾分畏懼,討好地問:“三哥……這個,該怎么吃啊?”

    “別吃生的。”天浩轉過身,和藹地笑笑:“去燒水,等會兒我做給你吃。”

    天霜頓時雀躍起來:“太好了,三哥做的飯最好吃。太好了!”

    魚肉凍結的時間雖說不長,卻有著很高的硬度。按照天浩的吩咐,天狂掄起斧頭一陣亂砍,天霜在旁邊撿起散碎的肉塊裝進盆里,用冷水清洗,然后放進一口干凈的鍋里瀝干。

    當他們做這件事的時候,天浩已經把大塊的魚油切碎,放在大鍋里慢慢翻炒。天狂使勁兒嗅了嗅鼻子,舔著舌頭,帶著幾分對美味食物的向往,大笑著對天峰說:“大哥,今天大祭司當著所有人的面說了,等申請文書送到族里,老三就是寨子里新的百人首。”

    “百人首?”躺在病榻上的天峰一驚,仔細想想又覺得很正常。他嘆了口氣:“老三給寨子里做了這么多的事,今年冬天的食物足夠了,現在我們還可以去海邊煮鹽……百人首,真正是名副其實啊!”

    他的語氣有些落寞。原本需要照顧的弟弟突然間崛起,無論能力還是聲望都超過自己,身為家中長兄,肯定會覺得失落。

    看到這一幕的天浩放下鍋鏟,走到病榻前,寬慰道:“大哥,別想那么多。不管怎么樣,你永遠都是我大哥。還有二哥、四妹,咱們永遠都是一家人。”

    天峰伸手握住天浩的胳膊,他很快調整情緒,感慨地點點頭:“要是爹和娘還活著該多好。當年爹就說過,咱家所有人,你是最聰明的。”

    “一切都會好起來。”天浩把天峰的手放回原位,細心地用獸皮蓋上。天峰受傷無法活動,最重要的就是保暖。

    用熱油將魚肉略微煎一下,邊緣微焦,然后放水熬煮,這樣燉出來的魚湯呈奶白色。天霜呆在家里照顧天峰,天浩讓她把所有花椒碾磨成粉,撒一把在沸騰的白色湯面上,看著湯色很快變得渾濁。天浩用勺子舀了一些嘗嘗,雖說仍是帶著少許無法根除的腥味,卻也勉強可以接受。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