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宿主 > 第二十節 誘餌

    兩臺巨大的弩炮分別架設在緩坡頂端。從這里開始,距離海邊大約三百米,是無數磐石寨村民用鮮血和生命驗證得出的安全位置。

    北方蠻族的精良制造工藝似乎著重體現在武器方面。按照天浩的要求,原本架設在磐石寨警戒塔上的弩炮被連夜拆開,人們把各種零件運至海邊安裝。這玩意兒與天浩記憶中的古老版本區別不大,堅硬原木制成的橫桿沒有經過打磨,彰顯出北方蠻族只看重實用,徹底忽視與“光滑”之類美好名詞有關聯的東西。

    暴鬃熊強勁有力的肌腱無疑是弓弦的最佳來源,然而處理新鮮肌腱需要時間,弩炮上舊有的粗大皮繩倒也勉強夠用。按照天浩的命令,人們把一捆牢固的繩網仔細折疊。那是從繩索中央開始,以每個繩結交叉點為中心,左右交合,將整張繩網收縮體積,緊密壓實,疊成一個直徑約為三米左右的球形,塞進弩炮尾端與弓弦連接的網兜。

    這種重型武器對暴鬃熊之類的野獸有著致命威脅。唯一的缺點就是必須固定射擊。磐石寨之所以能夠在遍布兇獸的山林存在這么久,不是毫無道理。

    人們站在岸上,圍著兩架弩炮,形成兩個左右相聚約為五十米的群。

    永鋼和天狂各自站在弩炮旁邊,他們粗壯有力的手中緊握著擊錘,不約而同望向站在兩個人群正中的天浩。

    天狂發出亢奮十足的洪亮聲音:“我準備好了。”

    永鋼張握了一下抓住擊錘末端木柄的右手五指,沖著天浩點點頭:“我也好了。”

    “三、二、一,放!”隨著倒計時數完,天浩用力揮下手中的那塊獸皮。他心里有些小小的遺憾:這東西本該是紅色才對,只是寨子里實在找不到合適的染料。

    “嘭!嘭!”

    兩聲巨大的撞擊,緊繃的弓弦帶著巨大力量瞬間收縮,裝在網兜里的球形繩網在迅猛推動作用下射向天空,在一雙雙充滿熱切期盼的眼睛注視下變成兩道黑色弧線,準確拋落在遠處夾雜著少許白色碎冰的海面,濺開兩朵不是很大的水花。

    兩團射出去的繩網都帶著尾線,就像文明時代由于場地限制,又想要滿足體育運動愛好者要求被制作出來的“帶繩網球”。

    發射前,天浩對所有人詳細解釋過自己的計劃。留下幾名工匠調整弩機,其余的人紛紛扛起擺在腳下的粗大繩索,沿著劃定的安全邊線,朝著海岸兩端走去。

    發號施令的人總是享有一些特殊權限。天浩站在一架弩炮旁邊,注視著這臺古老的武器,平靜的面孔之下,是充斥在身體內部的驚濤駭浪。

    制造弩炮遠遠沒有弓箭那么簡單,這需要涉及到一系列復雜的數學知識。在遙遠的古埃及托勒密王朝時代,就總結出兩條關于弩炮的基本準則:對于發射重型長矛的弩炮,扭力彈簧的最優至今應該是長矛長度的九分之一;而對于發射石彈的弩炮,其扭力彈簧的直徑應該等于彈丸質量平方根的1.1倍。

    一群吃人的野蠻人,竟然掌握著如此精妙的數學理論?

    正常的弩炮射程通常為三百米,如果使用文明時代的鋼鐵工藝進行加固,五百米也不成問題。然而現在拋射出去的那兩團繩網距離足足超過六百米,目測與實際距離肯定有誤差,但絕對不會超過二十米。

    這使天浩再次確定自己沒有穿越時空來到另外一個世界,肯定腳下這片土地就是地球,只是不知道因為什么緣故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超過普通人的巨大身材,木質纖維更加緊密耐燒的柴火,不存在于任何生物書里的兇猛野獸……還有這臺弩炮,構成它的各個部件密度應該很大,包括金屬彈簧和皮繩,否則絕不可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推動能量。

    頭領孚松與老祭司站在十多米外的松林邊緣,望著那些肩膀上扛著粗大繩索興高采烈交談著走進森林的村民,孚松神情有些猶豫:“他們會成功嗎?”

    狩獵隊長永鋼邁著輕快步伐走過來,亢奮是染料,讓血液在身體里燃燒,他臉上全是因為激動升騰起來的紅色,話語充滿火熱的感染力:“一定會!阿浩的主意肯定能行!”

    老祭司巫行上了年紀,動作有些遲鈍。他杵著拐杖,手指觸摸著光滑的握柄,眼眸深處的迷茫隨著時間一點點消失,一些從未有過的東西占據了主動。

    “讓阿浩做吧!不試試怎么知道。如果他成功了,我們以后再也不用為了鹽巴發愁。如果他失敗了,我們也只是損失一些繩子。讓寨子里的女人都動起來,明年夏天和秋天在家里多編一些繩子,也就是了。”

    ……

    身背戰刀的天浩牽著一頭巨角鹿,朝緩坡下面的海灘慢慢走去。

    風哨將鹿群引入死亡山谷的時候,埋伏在山隘對面的頭領孚松忍耐不住誘惑,提前擲出投槍,受傷的鹿體力不支,無法跟上受驚狂奔的同類。它們被遠遠拋在后面,卻也因禍得福,避免了墜落山崖活活摔死的命運。

    這是一頭受傷且尚未成年的幼鹿。它的體量只有成年巨角鹿的一半,頭頂剛長出不久的鹿角直徑約為八十公分。后背上被投槍射中的傷口敷著草藥,結上了黑色血痂,兩條后腿上留有刀傷,只是切口不大,血已經止住。

    千萬不要用舊時代的眼光看待這個世界的野生動物。這是天浩在成功寄生后得到的經驗。為了確保安全,他提前割斷了這頭幼鹿的部分后腿肌腱。這樣做不會致命,也不會影響幼鹿蹣跚而行,但它永遠不可能像從前那樣以超過獵人和投槍追趕的極高速度奔跑。

    一根繩索從鹿鼻中間穿過,這頭有著旺盛野性的動物只能乖乖跟著天浩的腳步前行。

    彪悍的天狂躡手躡腳跟在天浩后面,用機警的雙眼死死盯著遠處海面。他背著一把巨大的戰斧,手里拎著一捆卷成圈狀的繩索。裸露在外的肩頸部位叢生著濃密黑毛,因為緊張,皮膚表面不斷滲出汗水,很快凍結成冰,它們抖動著掉落在皮袍深處,被體溫融化,重新變為混合著濃烈體臭與咸味的液體。

    天浩刻意放緩了速度,他和天狂穿著柔軟的皮靴,那頭作為誘餌的幼鹿四足都用干草包住。這樣做,最大程度弱化了足底與地面之間碰撞發出聲音。

    鹿頭上栓著一個結實的繩套,將整個鹿嘴包裹得嚴嚴實實。在靠近海邊大約五十米的位置,天浩停下來,他與天狂一起用力按住鹿身將其放倒,前腿和后腿各為一組,分別用結實的繩索捆住。做完這件事,天浩下意識地側身朝著海面瞥了一眼,那里依然平靜,除了隨波逐流的白色碎冰,別的什么也沒有。

    可憐的鹿什么也不明白。它側躺在地上,用迷惑的眼睛看著這兩個控制住自己的人類。天浩抽出斜插在后背皮鞘里的戰刀,對著天狂比了個手勢,后者會意地點點頭,以靈活的動作將戰斧緊握在手。天狂知道現在絕對不能發出聲音,專注地盯著天浩,觀察著他的動作,緊跟他的頻率,兩個人不約而同將武器高舉過頭頂,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分別朝著被捆綁的幼鹿狠劈下去。

    鋒利金屬刃面切割皮肉的感覺是如此清晰,骨頭被砍斷發出的碎裂形成音波進入耳蝸,在腦子里形成無比清醒的思維概念。腥濃的鹿血濺在臉上,熱乎乎,濕黏黏,天浩卻根本沒有抬手將其抹掉的想法,他一個大跨步躍過在雪地上發出慘嚎的幼鹿,扔下手里的戰刀,以平生最快的速度,不要命地朝著來路拔足狂奔。

    經過多次演練的計劃不需要再次說明。天狂同樣扔掉了戰斧,以不輸于天浩的速度朝著緩坡頂部沖去。只要在規定時間內返回,就意味著得到了安全保障。

    四足被砍斷的幼鹿躺在地上痛苦掙扎,它好幾次蜷曲著身子想要站起,卻無法像以前那樣找到正常身體支撐點。夾雜著冰塊的碎石地面灑落了大片紅色液體,在呼號的寒風中迅速凝結。

    “嗖!”

    平靜的海面上突然躥起一股巨大水流,一頭銀白色的蛇形生物從水下高高躍起,帶著巨大的動能撞破海面,朝著近在咫尺的陸地上揚著身體猛撲過來。

    身后傳來的巨大動靜,讓天浩有種想要轉身去看的沖動。這不是自己熟悉的時代,有太多的東西令他著迷。然而他知道現在絕對不能這樣做,如果不想死,只能以更快的速度向前狂奔。

    已經可以看到正前方弩炮頂端高揚的機首。濃烈的血腥氣味刺激著鼻孔,天浩放聲狂吼:“拉,快拉啊!”

    弩炮扭機釋放的聲音是如此清晰,瘋狂奔跑的兩兄弟看見天空中驟然出現密密麻麻無數黑色石塊,它們以極高速度朝著自己身后飛射。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