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宿主 > 第十九節 海中巨獸

第十九節 海中巨獸

    “神靈指引著我學會了用一根軟骨殺死強大的暴鬃熊。它指引著我學會了制作木頭風哨,把成千上萬的巨角鹿吸引過來。現在,仍然還是神靈的指引,它讓我知道如何殺死海里的怪物,寨子里的人從此可以在安全的情況下得到海水,得到足夠的鹽。”

    “如果弄不到鹽,我們今天的辛苦只能是白白浪費。這些肉不經過腌制,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放到明天冬天。到時候我們的狀況仍然與現在沒什么兩樣。整天困在屋里餓肚子,外面山里到處都是饑餓的野獸。巨角鹿很精明,它們今天吃虧上當,明年就很難用同樣的辦法就很難抓住它們。我們到時候有足夠的存糧渡過寒冬?還是像現在這樣,繼續殺寨子里的老人和孩子,直到最后一個?”

    “我們可以弄到海水,但是太少了。今年寨子里有很多人活著,女人也沒有賣掉,到了明年春天,她們會生下孩子。照這個速度,寨子里的人只會越來越多。到時候,從海邊弄回來的咸水根本不夠分,我們仍要面對與現在同樣的問題。”

    三名首領不約而同陷入了沉默。區別在于:上身朝著旁邊微微偏轉的老祭司臉上滿是思索;狩獵隊長永鋼有些躍躍欲試,狀態也隨著天浩的話逐漸變得亢奮;頭領孚松卻低著頭,肩膀下沉,整個人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們必須控制海邊那塊地方,只有這樣,才能得到鹽。”天浩盡量使用可以被這個蠻荒時代同類聽懂的字句:“我們還可以得到更多的好處。海里有魚,秋天和冬天的時候,我們可以捕殺那些在冰塊上爬來爬去的動物,再也不會挨餓。”

    老祭司脫離了沉默狀態。他直起身子,有著上年紀長者特有的冷靜與睿智:“說說你的計劃。”

    狩獵隊長永鋼有些急切,思考問題的角度與老祭司不同:“阿浩,海里那些怪物可不是暴鬃熊,它們很危險。一味蠻干的話,會死很多人。”

    火光照亮了天浩的半邊側臉,年輕自信的笑容是專屬于他的英俊陪襯:“放心吧!只要按照我說的做,沒人會死。”

    ……

    薄霧籠罩著幽茫山脈,將所有山峰隱藏在人類視線看不到的霧氣深處。深青色山脊從云層中蜿蜒而下,它被成片的黑松林與針葉橡木覆蓋著,仿佛身材窈窕的少女穿了一件不知道從哪兒偷來的加大尺碼上衣,看不到胸部,嚴嚴實實藏住了腰,沒有留下哪怕一點點讓你在腦海里構成美妙幻想的依據。

    站在巨大的巖石上,天浩仰起頭,雙眼微閉,貪婪地大口呼吸著從頭領掠過的寒冷空氣。

    磐石寨就像一個巨大的露天糞坑,到處都充斥著令人欲嘔的臭味。“衛生城市”之類的榮譽稱號與這里永遠不可能產生交集。隨地大小便已經成為所有磐石寨村民的習慣。沒有紙,冬天也沒有樹葉,大便過后的村民直接用手指對肛門進行清潔,然后在旁邊雪地里隨便抓上幾把,用手心里的溫熱將雪塊融化,洗去污垢。

    餐前洗手這種事情是不存在的。每次看到寨子里那些隨處可見黃澄澄如香蕉般的條狀冰塊,天浩就有種想要揪住那些隨便脫褲子排泄家伙的耳朵,狠狠踢著他們屁股,讓他們把整個寨子干干凈凈打掃一遍的沖動。

    他有些慶幸自己以細胞狀態在培養艙里存活了那么久。如果換了是文明時代講究的人類,在這種污穢的環境里肯定活不下去。就算沒有因為缺少食物被餓死,也會被骯臟的細菌感染導致患病死亡。

    每當這種時候,天浩就無比懷念記憶中的實驗室。如果手上有各種設備,他真的很想抓幾個村民過來解剖,仔細研究這些家伙的生理特征,連最細小的基因也不會放過。

    他們與文明時代人類肯定有著很大區別。

    科學……呵呵,我似乎想多了。擺在眼前的問題很多:怎樣填飽肚子;怎樣熬過這個寒冷的冬天;怎樣干掉海里的怪物并得到鹽?

    與空乏的科學比較起來,這些問題無疑要迫切得多,也更加現實。

    在“剃頭”這個問題上,天狂曾經很固執。但他是個容易被影響的人。原本懦弱懶惰的弟弟忽然變得讓自己陌生,天狂第一次看到了被自己輕視,甚至不屑一顧的“智慧力量”。他佩服強者,尤其是用一根小小的軟骨干掉暴鬃熊……神靈作證,即便是大型部族的勇士也無法獨力對付這種兇猛野獸。這意味著,弟弟阿浩已經擁有遠遠超過部族勇士的力量。

    用毒是下三濫的手段。天狂知道天浩沒有使用毒藥。潛意識里,他對弟弟產生了有生以來從未有過的親近。尤其是以木頭風哨為誘餌,將巨角鹿群引入山谷陷阱,讓整個寨子得到足以渡過寒冬的食物儲備之后,他對天浩徹底信服,開始學著天浩的樣子,笨拙地剪掉多余毛發,在火塘前抖開身上的骯臟皮袍,將一只只吸血的虱子活活燒死。

    “阿浩,已經準備好了,我們什么時候開始?”足足高出天浩一個頭的天狂很是興奮,他不斷搓著雙手,躍躍欲試。

    這是一塊由上至下緩緩沒入海面的緩坡。遠處巨大的山崖高達數百米,到處都是連綿的黑色松林。沒有詩歌里令人向往的陽光海灘,遠處的北方海面被冰塊凍結,以黑色山崖為界,冰層變得破碎,繼續往南,融化成介于墨藍與黑色之間的海水。

    這里的自然環境顯然對人類抱有深深的惡意。與海面連接的山崖必須繞行很長一段路才能抵達。距離磐石寨最近的直線路程被懸崖擋住,堅硬光滑的巖石表面無法攀爬,這道天然屏障隔絕了村寨與大海,村民們想要取水只有兩條路:要么往北走得更遠,繞過這段山崖;要么選擇最便捷的近路,直接前往海邊那塊緩坡。

    對磐石寨的村民來說,鹽很珍貴。他們當然懂得熬煮海水成為鹽的道理,卻必須離開寨子沿著崎嶇山路北行數十里,爬上光禿禿的巨大山梁,用藤繩拴住木桶,扔下海去,再把裝有海水的木桶用力拉上來。

    這項工作只能在夏季進行。到了冬天,懸崖下方的海面凍結,全是冰。

    不是沒有人想過帶著木柴到懸崖頂部點燃煮水,然后帶著熬好的鹽回來。這樣做很危險,密林深處隨時可能躥出兇猛的野獸,它們與人類一樣,從不放過任何捕獵的機會。

    無論從哪方面看,南面這塊與海面連接的緩坡位置環境都很優越。天浩讀取宿主的記憶,加上之前帶著手下民戶對寨子周圍進行探索,他覺得這里的海面之所以沒有結冰,應該是附近有海底火山存在,致使這一帶海水溫度較高。在久遠的文明時代,是寒冷區域中極其罕見的不凍港。

    溫暖的環境對人類有利,也引來了同樣喜歡溫暖的巨型生物。

    “海里有怪物”的故事一直在磐石寨里流傳。那不是人為編造的謊言,也不是端著爆米花在電影院里興致勃勃就能看到的幻想場景。為了讓食物帶有咸味,前前后后至少有上百位村民為此付出代價。自緩坡頂部下行,距離海邊兩百米的部分就是禁區。無論人類或者動物,一旦進入,必死無疑。

    “那是一條巨大的魚,有山那么高。它從海里跳出來,一口就叼住阿坤的腦袋,整個人都拖了下去。”

    “阿松運氣不好,他當時已經用木桶裝上海水,如果不貪多的話,轉身就跑也還來得及。可他偏偏滑了一跤,腳被栓桶的繩子絆到了,海里的怪物咬住繩子把他拉下去,我們在岸上看著,連扔出投槍的機會都沒有。”

    “那頭怪物太猛了,一口就把阿亮啃成兩截,只剩下兩條腿。”

    比起令人恐怖的死亡,走遠路取海水實在算不了什么。

    這個問題困擾了磐石寨數百年,具體時間已經無法考證。對于死亡的恐懼是如此清晰,來自海面以下的可怕故事在磐石寨流傳了好幾代人。老祭司和頭領不是沒想過要解決這個問題,可即便是他們也對此束手無策。

    孚松站在安全區域的一塊巖石側面,用復雜且感慨的目光注視著背對自己的天浩。他用低沉的聲音自言自語:“真希望阿浩能做成這件事。如果干掉海里那頭怪物,咱們寨子以后就有鹽巴吃了。”

    永鋼手里握著一支投槍,他不停地用粗糙磨石在金屬槍尖上來回打磨,目光從天浩肩膀上掠過,在平靜的黑色海面上掃視著,緩慢且堅定地說:“阿浩會辦到的。”

    信心來源是之前對巨角鹿群的圍獵。

    老祭司目不轉睛盯著天浩的背影,仿佛要把他活活看穿。他的聲音聽起來就像夾雜著嘆息的呻吟:“寨子里需要一個新的“百人首”,年輕有年輕的好處……讓他去做吧!”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