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宿主 > 第十八節 神靈的指引

第十八節 神靈的指引

    回想起自己差點兒墜下山崖的那一幕,孚松直到現在還覺得后怕。他臉上浮起一絲尷尬,自嘲地搖搖頭,側身用刀子割下一塊擺在旁邊的鹿肉,手指捏住肉塊,用刀尖挑著在火上烘烤,也不言語。

    “阿浩的變化很大。”老祭司渾濁的眼睛里閃爍著思索:“我們以前對他的看法好像都是錯的,他是一個聰明的孩子。”

    永鋼看待問題的方式很直接:“反正我只知道他救活了天峰。還有,要是沒有阿浩出主意把鹿群引過來,咱們寨子里的人都得挨餓。”

    孚松凝視著在刀尖上已經烤至冒油的鹿肉,認真地自言自語:“該給他點兒什么獎勵呢?”

    這個問題把老祭司和狩獵隊長都難住了。

    磐石寨的最高物質獎勵就是食物。如果換在以前,一頭巨角鹿絕對是令人震撼狂喜的最高級別獎品。可是現在……寨子倉庫里全是剝皮凍硬的鹿肉,裝的滿滿當當。

    永鋼舔了舔沾在嘴角上的油脂,用探詢的目光分別在頭領和老祭司身上掃過:“要不,讓他在寨子里挑幾個女人?”

    北方蠻族對男女婚配這種事情沒有強行規定,也沒有文明時代《婚姻法》之類的法律法規。只要男女雙方自愿,互相接受,在當地長者、頭人或者貴族那里得到承認就行。說穿了,其實就是打個招呼,讓寨子里的首領知道兩個人關系到位,從今天開始睡到一張床上。

    婚配的數量和年齡都不是問題。只要男人有本事,有足夠的糧食,女人們自然會對他青睞……這道理從古至今都沒有變過。

    鹿肉熟了,孚松湊近嘴邊吹了吹,嘗試著咬了一口,卻不敢直接用舌尖觸及,只是咧著嘴用上下牙齒迅速嚼著過燙的肉塊,吸呵著冷氣,不斷地搖頭:“阿浩怕是看不上寨子里的這些女人。”

    不等永鋼和巫行說話,孚松繼續道:“寨子里的年輕女人不多,又幾乎都是有了男人的那種。如果阿浩喜歡,早就應該有跡象……還是從別的方面考慮吧!嗯,寨子里還缺一個“百人首”,要不就讓阿浩來做吧!”

    老祭司深吸了一口夾雜著煙火與烤肉味的空氣,緩緩搖頭:“不行,現在還不是時候。阿浩太年輕了,而且他剛剛當上“十人首”,這才幾天的功夫,一下子就變成“百人首”,很多人會不服氣,這對他沒好處。”

    “這樣做的確不太合適。”永鋼一口喝盡碗里的肉湯,他動作粗魯,放下空碗的時候,蜷起左腿,單手從前面抱住膝蓋:“說真的,阿浩最近做的這些事情,不要說是“十人首”,就算真給他當上“百人首”也絕對沒有問題。還是大巫說得對:阿浩太年輕了,等等吧!再給他點兒時間。”

    “大巫”是一個尊敬的稱呼。不是所有祭司都能被稱之為“大巫”,至少巫行就不夠資格。永鋼之所以這樣稱呼巫行,其實是他自己對巫行表示敬意,也是磐石寨的三位首領關起門來的私下行為。

    孚松臉上泛起一絲苦笑:“這樣的話,會不會對阿浩不太公平?”

    老祭司擁有一雙足以看透人心的眼睛:“阿浩今天救了你,你想用這種方式報答他其實沒有錯。但是不要忘了,你才是磐石寨的頭領,你得主持大局。如果你真想對阿浩好,就讓他多參與寨子里的事情,多做,多學,多看。有了足夠的經驗和資歷,不要說是區區一個“百人首”,就算是頭領、千人首,甚至族長都不成問題。”

    正說著,外面傳來有節奏的敲門聲。

    老祭司不由得目光一凜,眉頭微皺的臉上透出一絲疑惑。

    北方蠻族恪守著獨特的禮節。普通人見了上位者會行禮,甚至下跪磕頭。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敲門”的行為被徹底漠視,他們總是直接推門進入,然后才會對著屋子里的寨子首領行禮。

    永鋼與孚松同樣覺得驚訝。

    三個人不約而同轉過頭,將視線焦點集中在緊閉的房門上。

    阿玫從陰暗的屋子角落里出現。她低著頭,從圍在火塘邊的三個男人面前匆匆跑過,半躬著腰,小心翼翼拉開房門。

    女人的地位很低,否則也不會每年冬天缺糧時節成為男人們的儲備品。盡管阿玫是頭領孚松的妻子,卻無法得到文明時代應有的權力與尊重。除非得到孚松的允許,平時的吃飯她只能呆在角落里,而且還得顧及著先讓男人吃飽,剩下來的殘羹剩飯才屬于自己。

    房門從里面被拉開的時候,天浩看到了阿玫那張略帶羞澀,更多還是謙卑成分的面孔。久埋在身體內部的一些東西仿佛瞬間被注入興奮劑,肌肉也變得緊繃起來。

    他在沉默中無奈苦笑。這是專屬于宿主的潛意識。按照北方蠻族的審美標準,阿玫其實很漂亮。頭領妻子的身份讓她得到了雖不能吃飽,卻也勉強過得去的食物。與寨子里那些面黃肌瘦的女人比較起來,阿玫要顯得更加豐腴,**和臀部很大,在從未經歷過**的懵懂少年看來,這就是女人身上最美麗,最值得贊美的部位。

    天浩暗自嘆了口氣,他現在比任何時候都迫切希望得到第二個融合點。只有盡快強化身體和大腦,才能從根本上消除來自宿主的記憶影響。

    夾雜著一股冷空氣走進木屋,分別對著三位寨子首領行禮。老祭司巫行對天浩的這些禮節非常滿意。他微笑著,抬手示意天浩挨著自己坐下,滿面慈祥:“吃過飯了?你大哥怎么樣,好點兒沒有?”

    “吃過了,我大哥恢復的很好,應該沒什么問題。”天浩回答得很謹慎。他強壓著身體里那股專屬于宿主對阿玫旺盛勃發的潛意識,神情莊重且嚴肅:“大巫、頭領、隊長,有些事情,我想和你們好好商量一下。”

    老祭司用富含智慧的眼睛凝視著他,隨手從火塘邊拿起一塊啃干凈的骨頭:“你指的是今天獵到的那些鹿?”

    “神靈使者是人世間所有智慧的真正源泉。”天浩用老祭司喜歡的方式恭維了一句:“神靈保佑,我們這次得到了很多獵物,超過五千頭巨角鹿,足夠寨子里的人吃上很久。冬天、春天,緊接著就夏天。”

    狩獵隊長永鋼被“夏天”這個詞逗笑了。他沒有思考,說話完全出于本能:“阿浩,你想的可真遠。夏天……這么多肉不可能留到那個時候,會臭的。”

    “我想說的就是這個。”天浩認真的表情說明他對這件事情的重視程度:“獵物太多了,我們沒辦法一次性都運回來。現在是冬天,凍上的肉不會腐爛。但是天氣不會一直冷下去,它會變熱,春天,甚至夏天……如果我們不趁著現在采取措施,這些肉就會全部壞掉。白白浪費。”

    三名首領面面相覷,都從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認同與思索。這是擺在大家面前需要共同面對的問題。區別在于,年輕的天浩直接提出,而我們……卻在圍著火堆慶祝這次狩獵。

    這個年輕人比我們想得更遠,考慮問題也更加全面。

    天浩的這些話讓老祭司非常意外。贊嘆之余,他對這個年輕人的認識程度不由得上升了一個層次:“你有什么好的建議嗎?”

    巫行不自覺的用上了探詢口氣,完全沒有意識到已經把天浩擺在了與自己對等的高度。

    “這個冬天,寨子里的人有事情做了。”天浩不慌不忙拋出自己考慮了很久的計劃:“我們得把山谷里的死鹿運回來。男人負責剝皮,女人和老人負責清理內臟。這項工作大約要持續兩周。皮子需要盡快鞣制,否則就廢了。”

    孚松微微頜首。他已經想過這些,只是在時間上沒有天浩計算的那么精確。

    “另外,我們需要鹽。”天浩說出了問題關鍵:“寨子距離海邊很近,卻一直沒有足夠的鹽,我們必須從根本上改變這種狀況。”

    永鋼詫異地看著他:“怎么,你不知道東面那片海岸的危險?”

    “我當然知道。”天浩執拗的神情表明他態度堅決。這讓屋子里所有聽者都感到意外,包括坐在黑暗角落里的阿玫。

    他緩慢降低了音量,語氣也變回了正常:“我不喜歡沒有咸味兒的食物。我一直在觀察。我有辦法對付那些潛藏在海面之下的怪物。”

    這種話與大腦里的慣性思維產生了激烈碰撞,永鋼想也不想就張口否決:“這不可能。”

    頭領孚松張了張嘴,只是因為狩獵隊長說出的話已經明確表達了自己的意見,就沒必要繼續重復。在這種時候,沉默不代表肯定與承認,而是深深的懷疑。

    “上天賜予了我們思考的能力,這是我們與野獸之間的最大區別。這是來自神靈的指引,我們可以用智慧戰勝海里的怪物。”把所有事情都冠以“神靈”的名號,這是天浩從宿主記憶里搜尋到的重要信息。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