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宿主 > 第十四節 鹿群

    其實說這話的時候,老祭司巫行自己也沒有太大把握。

    天浩使用的狩獵方法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上次是這樣,這次也是如此。

    就在前天,頭領孚松召集狩獵隊長與自己過去,聽到天浩說出狩獵計劃的時候,老祭司只覺得腦子里一片愕然。

    不光是自己,孚松與永鋼當時的表情也一樣。

    那是一個龐大的計劃,聽起來就像是神靈當眾顯露神跡那么不靠譜。可即便是巫行也不得不承認,天浩的計劃充滿了誘惑力,令人難以抵擋。

    天峰感覺肩膀與胸口沒有前幾天那么疼。他堅毅的臉上露出滿足微笑:“我就知道阿浩不是普通人,他從小就善于思考。”

    天霜已經喂完一碗湯,老祭司把獸皮蓋在天峰身上,慢慢用手掌輕拍了幾下,什么也沒說,走了出去。

    厚厚的云層中間透出一絲縫隙,冬日里珍貴的金色陽光灑落下來,雖然只是那么一縷,雖然距離磐石寨很遠,不知道究竟是哪一塊幸運的地方被籠罩,但這樣的場景看了就讓人心生暖意。

    我要給他們祈福,為所有出去狩獵的人祈福。

    這樣想著,老祭司回到了自己的木屋。

    木頭雕刻的神像立在墻邊。準確的說,只是神像的頭部。那是一個左右對稱的長方形,簡單利落的刀法在木質部分雕出輪廓。方形的眼睛,方形的鼻子,方形的嘴唇……乍看上去,就是很多小心長方體在一個大型長方體表面堆積、凹陷,互相搭配形成的粗糙頭部。

    “偉大的守護神,請保佑你虔誠的信徒吧!我們用黑色血液與紅色火焰向你祭祀,獻給你最珍貴的紫色寶石。你驅走了黑夜,只要有你存在的時間,天地將亮如白晝。”

    ……

    長林把一個木頭風哨綁在樹枝上,用手指輕輕撥弄了一下里面充作簧片的三角形木翼,略帶疲倦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憂慮。

    他用胳膊肘捅了一下站在旁邊的天狂:“阿狂,你覺得阿浩讓我們做的這個東西,真的管用嗎?”

    天狂的外表完全符合北方蠻族審美標準。他寬闊的肩膀就像一塊巖石,低啞的聲音聽起來充滿了力量,沒有絲毫遲緩,堅定得絕對不容別人懷疑:“當然管用。”

    長林有些疑惑:“為什么?你以前用過?”

    “沒用過。”天狂搖搖頭,他對這件事有著專屬于自己的理解方式:“這是我弟弟做的,他很聰明。”

    對于一個餓得半死的人,再沒有什么比一頓豐盛美食更有說服力了。

    天狂從未見過先把熊肉炒過再慢火燉煮的做法。他以前根本不知道在肉湯里撒上一點干燥樹葉能讓湯味變香。對于食物的記憶,更多是來自死去的阿娘。家里那口鍋日復一日都在煮湯,這項工作后來交給了妹妹天霜。海水是唯一的調料,鹽巴倒也不是絕對沒有,只是數量少得可憐。可即便就是這樣簡單、粗糙的食物,也不能每頓都讓人吃飽。

    阿爹活著的時候,每逢吃飯,他經常把一句話掛在嘴邊:“差不多就行了,留到下頓再吃。”

    糧食很金貴,每年產量都很少,如果沒有狩獵所得,根本維持不到來年春天。在“饑餓”這個問題上,磐石寨里所有人都沒有區別,即便是身份尊貴的頭領和祭司也一樣。

    天狂從未想過能用那種簡單便捷的方法對付暴鬃熊。

    也許以前也吃過幾頓飽飯,只是時間太久了,記憶已經模糊。阿弟那晚煮了很多熊肉,家里的三口大鐵鍋全都用上,吃飽的天狂第一次感覺到幸福,很撐。

    以前讓自己看不起的懶惰兄弟,現在變成了讓天狂為之崇信的智者,以及醫者。

    在附近另一棵樹上綁好風哨的長峰走過來,他臉上同樣充滿了困惑神情:“按照阿浩的說法,這次如果順利的話,整個冬天我們都不會挨餓,是真的嗎?”

    天狂的銅黑色皮膚泛著一層油光:“我們必須相信阿浩。要知道,即便是頭領和祭司也不敢說這種話。寨子里的老人差不多殺光了,再這樣下去,就算真能熬到明年春天,寨子里也剩下不幾個人。”

    ……

    高大的雪堆后面,天浩微弓著身體,默默注視著遠處被皚皚積雪與黑色森林覆蓋的山頂。

    第一個融合點投入大腦的效果已經開始體現。通過對宿主記憶碎片的印證,他知道自己目前的綜合視覺能力超過宿主百分之五。聽覺提升幅度約為百分之四,皮膚觸感更加敏銳,中樞神經也在得到優化的同時趨于全方位平衡。

    從皮袍口袋里摸出幾片干枯的黑色樹葉,塞進嘴里,一股淡淡的苦澀頓時在舌尖表面彌漫開來。

    很多北方蠻人都喜歡嚼食針樺樹的葉片。這種樹的樹干與天浩記憶中的白樺樹沒什么區別,葉片卻呈尖銳的粗針狀。也許是為了適應環境被迫自我進化形成的變種,無法考證北方蠻族具體是在什么時候將針樺葉片納入常備食譜。他們通常在夏季和秋季收集樹葉,曬干以后就能長時間保存。有些人將其用來泡水,就像文明時代泡茶。有些則直接塞進嘴里含服,等到干燥的葉片被唾液浸透,變軟,再慢慢咀嚼,然后吞下。

    人類的每一種生活習慣都不是憑空出現。天浩感受著來自舌尖表面的微苦,融合細胞默默縫隙其中成分,很快找到了幾種人體必需維生素的存在。

    沒有新鮮蔬菜和水果的漫長冬季,磐石寨的人就是依靠這個活下來。

    狩獵隊長永鋼趴在天浩旁邊,他手里緊握著兩支投槍,同樣注視著對面山頂的眼睛里全是緊張。

    “阿浩,它們真會來嗎?”永鋼壓低的聲音里帶有一絲懷疑。

    天浩緩慢卻不失肯定地點點頭:“會的。只要有風,就能把聲音傳到很遠的地方。”

    起風了。

    上千只綁在樹上的風哨同時發出“嗡嗡”的鳴音。三角形翼片在高速旋轉,在結構特殊的風哨內部產生了特殊旋律。氣流撞擊著這片被人為設定的樹林,哨聲壓倒了風聲,沖上天空,飛到遙遠的地方。

    十分鐘,半個鐘頭,一個小時……

    天浩看了一眼等得快要失去耐心的狩獵隊長,年輕的臉上微微一笑:“如果我是你,就會把頭發剪了,再換上一件干凈的袍子。”

    這話題與正在進行的事情明顯沒有聯系,何況永鋼在寨子里身份尊貴,極少有人用這種調侃的口氣對他說話。永鋼用古怪的目光望向天浩:“為什么?”

    “你長時間沒有洗澡,體味太大了。”天浩用手指從永鋼皮袍上摳掉一塊板結的污垢:“動物的嗅覺很靈敏,它們能通過氣味判斷出太多的秘密。”

    永鋼面色一僵,他知道天浩不是毫無根據的亂說,只是現實當中有太多無法改變的事情。他低下頭,用抬手撓著發根癢處的動作掩飾尷尬,卻在頭發深處摸到了一片油膩,甚至還有一只被凍死在那里的虱子。

    天浩從旁邊地上抓了一把雪,用力在面頰上搓了幾把,冰冷瞬間驅走了困頓:“這次的狩獵會成功的。到時候,我們就有新袍子穿了。”

    話音未落,永鋼突然瞪圓雙眼,嘴里發出因為激動而顫抖的低音:“你看……那邊……它們來了,真的來了!”

    對面的山脊線上,出現了成群結隊密密麻麻的黑影。

    這個世界的很多動物習性都讓天浩感到陌生。

    按照文明時代動物學家的說法,鹿是一種智商很低的動物,甚至還有“蠢如鹿豕”這個成語。只不過,很多研究都表明,豬要比鹿聰明得多。

    寒冷迫使巨角鹿縮減了活動范圍,它們在北面有一塊棲息地。這在磐石寨是公開的秘密,獵人們很多次都從那里經過,也無數次萌生了想要圍捕的念頭。可是鹿群太大了,這些性情溫順的動物依靠數量變成了強大整體。健壯且擁有巨大鹿角的雄鹿在外圍防守,它們把雌鹿和小鹿圍在中間,遇到突發情況,總量多達六萬以上的龐大鹿群會跟隨雄鹿一起行動,在蒼茫山林之間形成足以碾壓一切的可怕洪流。

    區區兩百多人的磐石寨在鹿群面前根本不是對手。多年來,付出了數十名獵人的代價之后,無論寨子頭領孚松,還是狩獵隊長永鋼,徹底打消了獵鹿的想法。

    這些巨角鹿很聰明,已經產生了最基本的社會框架。即便是最強壯的暴鬃熊也不愿意招惹它們。

    無數的弱者因為同一個目標聚集起來,會形成無比強大的力量。

    天浩很清楚,想要打破這種強大,最好的辦法就是從內部擊破,在鹿群內部引發矛盾。

    這是他從文明時代動物學家那里得到的經驗。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