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宿主 > 第七節 思想者

    孚松把天浩從天峰面前推開的時候,老祭司就覺得很奇怪————天峰胳膊上那條被手術刀切開的傷口長達二十多厘米,流出來的血卻很少。

    這明顯不符合常理。

    很快,巫行注意到:天峰肩膀上側與頸部連通的位置,被一根結實的繩索束縛著。尤其是繩結,系得很緊。

    如果是殺人割肉,根本用不著這么麻煩。

    老祭司當然不會明白,這東西在遠古時代的名字叫做“止血帶”。

    他只知道寨子里沒人能治天峰的傷。說不定大巫師對此也無能為力。與其眼睜睜看著一個強壯的年輕人變成殘廢,然后成為村民的食物,不如就讓天浩試試。

    ……

    從肌肉深處顯露出來的骨頭,在火光映照下顯得更加森白。

    天浩臉上的表情出奇的平靜。他仿佛忘記了周圍環境,全身心沉浸在對傷口的處理過程中,而腦子里卻在回想著《外科手術臨床范例》當中最為關鍵性的字句。漸漸的,他的表情變得肅穆,甚至就連旁人看了,都不由自主產生出本能的敬畏。

    他的動作其實非常笨拙,完全是用最野蠻的方式,將脫臼的骨頭重新復位。他沒有傷及韌帶,從肌肉內部摸到骨頭,再用力回轉的過程,產生了難以言語的巨大痛苦。與其說是那碗麻醉藥產生了效果,不如說是天峰已經疼得昏死過去,只有身體在神經的牽引下,偶爾還會微微抽動。

    這是天浩必不可少的偽裝。在這種時候顯露出熟練且精細化的手術技巧無異于找死。他仔細搜索過宿主的記憶,沒有發現與文明時代有關聯的任何信息。粗野、笨拙,甚至是故意在不重要的操作步驟上出錯,都將對自己接下來對頭領和老祭司的解釋上產生完美掩飾效果。

    天狂與天霜站在旁邊,默默注視著這一切。

    大約兩小時后,滿頭大汗的天浩,終于完成了自己的首次手術摸索。他拿起天霜按照自己要求事先準備好,經過沸水清洗,穿進骨針針孔的一根長發,硬著心腸,照準天峰肩膀上刀傷邊緣用力戳進,小心翼翼地縫合。

    天峰的身體素質非常強壯,否則長達兩個多鐘頭的血管束縛,完全可能造成肢體壞死。

    手術本身也并不值得稱道。他撕裂了好幾條肌肉,復位手法粗暴無比,就像一個三歲孩子得到變形金剛玩具,只會在手里來回亂扭。卻非常僥幸的沒有當場掰散,或者擰飛某個零件,而是恰巧扳回原位。

    一切都控制在可以被接受的范圍內。

    望著陷入昏迷,臉色一片蒼白的天峰,天浩忽然產生了一絲淡淡的愧疚。雖然他很清楚自己已經盡力,天峰復原的傷勢也不會致殘,但他仍然覺得,是自己給對方帶來更大的傷痛。

    胸部傷口處理起來比胳膊上要困難。天浩用最簡單的方法將斷骨連接,用之前同樣的手法縫合肌肉。整個過程,昏睡中的天峰沒有發出聲音,仿佛任由他操作的玩具。

    一切都結束了。

    轉過身,長長地呼了口氣,天浩忽然發現:頭領孚松和老祭司都在盯著自己。

    手術的整個過程,兩個在磐石寨里地位最高的人,自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話。偶爾有幾次下意識的對視,他們都能從彼此目光中看到震驚的成份。

    “你居然懂這個……你,你是醫者?”頭領孚松的表情極為激動,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寨子里多了一個能夠治療病人的醫者,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其中的意義。

    天浩搖了搖頭,他已經猜到頭領接下來要說的話,也非常直接地搖了搖頭:“我只能治我大哥,卻救不了旭平。”

    “為什么?”孚松的聲音陡然變大,也多幾分驚怒。

    “那不一樣。我大哥只是傷了骨頭,旭平的情況要嚴重得多。我……無能為力。”

    這番話說得很誠懇,就連守候在火塘前的村婦阿研也聽得出來,天浩沒有撒謊。

    傷及內臟與傷及骨頭是兩碼事,不能混為一談。

    木屋里再次陷入沉默。

    “不管怎么樣,這都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老祭司緩緩開口,他的目光深邃而富有智慧,聲音沙啞卻帶有不可置疑的肯定:“寨子里的孩子長大了,至少天峰不用死,他可以活下去。阿浩……你做的很好。”

    他微笑著,伸出干枯皴皺的手,把天浩拉近身邊,用力拍了拍對方的肩膀,眼里絲毫看不到之前送湯藥過來時候的厭惡。

    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動作,卻讓天浩感覺心底有股緩緩移動的暖流。他覺得視線有些模糊,眼眶里有某種溫熱液體正來回滾動。

    這是專屬于宿主的思維情感。融合程度很低,當這具身體原主因為外來刺激爆發出強烈情緒的時候,天浩就會在短時間內失去控制。憤怒、高興、悲哀、痛苦……這種情況會隨著時間產生改變,直到徹底融合。

    宿主恨過頭領和長老,因為他們經常克扣自己的食物。

    后來,他逐漸明白,那不是克扣,而是自己本來就只能分到這些————磐石寨不養懶鬼。當自己躲在屋子里仰望屋頂的時候,其他人都在為了食物而忙碌著。其中,也包括那些比自己年齡更小,甚至只有四、五歲大的孩子。

    其實,磐石寨的人很團結。

    其實,磐石寨的人很公平。

    他們一直沒有變過,只是自己沒有發現,沒有察覺。

    過錯應該都在自己身上。

    其他人外出狩獵、勞動的時候,我就坐在樹下沉思。

    這是一個喜歡思考,善于觀察的青年。

    樹葉為什么夏天變綠,為什么秋天變黃,往后掉落下來?

    海里為什么有魚?

    為什么會下雨,冬天則是下雪?

    在文明時代,喜歡學習善于思考的人往往倍受尊敬。如果不是蘋果砸到正在樹下思考的牛頓,物理定律也許很多年以后才會出現。沒人會要求愛因斯坦像鋼鐵工人那樣站在高溫車間里操勞,他的大腦是這個世界上最值錢的玩意兒。再看看研究原子彈的那些人,盡管他們在侍弄莊稼方面連個最普通的農夫都不如,卻徹底改變了戰爭格局,改變了整個世界。

    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人,永遠被視作異端。

    一個常年在家很少干活兒,經常坐在外面對著一只蟲子、一只鳥、一棵樹,或者陽光空氣發呆的年輕人,能夠在如此嚴酷的環境下活到現在,除了有著來自父母兄長的庇護,當然也少不了來自部族首領的寬容。

    如果不是在“大腦”方面投入了那個珍貴的初始融合點,天浩也不會進入更深層次的宿主思維,知道這些事情。

    說真的,他有些哭笑不得。

    ……

    夜深了。

    天浩站起來,裹緊身上的皮袍,走到外面小解。

    呼號的寒風已經停息,沒有下雪,黑沉沉的夜幕依稀可以看到星星。在極低溫度環境下小便不是一件讓人感到愉快的事情。把脫開褲子重新系攏的時候,天浩感受到小腹下方傳來一陣溫暖,雄性生殖器也在想象僵硬、低溫壞死、凍結成冰等眾多復雜可怕的幻想畫面中恢復正常。

    回到屋里的時候,熟睡的天狂被響動擾醒,坐了起來。天浩瞥了他一眼,徑直走到發出均勻呼吸的天峰身邊,手背輕輕落在額頭上,感覺沒有發熱。他側過身子,對著滿面警惕的天狂輕笑道:“大哥沒事,睡吧!”

    性子粗野的天狂“哦”地答應了一聲,再次躺下去的時候,天浩注意到他手邊放著一把獵刀。

    按照獵人的習慣,在野外過夜的時候,武器總會擺在旁邊伸手就能抓到的地方。有些過于謹慎的還會把手掌與武器握柄綁在一起。

    看著熟睡中的三位“親人”,對于這個世界的殘酷與生存壓力,天浩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和認識。

    基地肯定是不存在了,否則培養艙也不會出現在野外。

    低下頭,看看自己的手:皮膚粗糙,骨節粗大。

    天浩本能地抬手輕輕撫摸著面頰,指尖觸到了毛發,唇邊與下巴上的胡須已顯得粗硬,只是數量不多,稀稀拉拉。

    有了“醫者”這個特殊身份,在接下來的時間里,應該不會餓死。

    搜索著宿主的記憶碎片,天浩苦笑著,在沉默中發出嘆息。

    他發現,想要得到真正的安全,就必須依托磐石寨。否則即便是有了足夠的食物安然渡過寒冬,也有極大的概率死于明年春天的部族爭斗。

    人類是一種群居動物。

    無論原始時代還是文明世界,脫離社會獨自生存的個體,不是被遺忘,就是在無法與外界溝通、交流的情況下,隨著時間一點一點變成怪物。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