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宿主 > 第四節 傷亡慘重

第四節 傷亡慘重

    狩獵隊長永鋼的年紀已經超過四十,滿臉都是粗硬的胡茬,皮膚顏色灰暗,也很粗糙。他推開嘈雜的人群,大步走到頭領孚松面前,長長呼了戴著白色熱霧的氣,聲音里充滿了疲憊與低沉:“這一趟很不順利,我們遇到了暴鬃熊,損失了十二個人,天峰和旭平重傷。沒有弄到什么獵物……這個季節的暴鬃熊實在太強了,我們沒辦法把所有尸體都帶回來。”

    順著他的指引,磐石寨頭領孚松把目光集中到狩獵隊伍之前放下獵物的那個位置————橫七豎八堆著幾具凍硬的死尸。那些已經凍成冰塊,被霜花覆蓋的死白面孔,都是自己熟悉的模樣。就在尸體旁邊,還有十幾只用繩索串起的雪雞和野兔。

    不知道為什么,孚松忽然想起寨子中央那間厚實圓木搭建而成的粗陋房屋。那是族里平時用作儲備獵物的倉庫。屋子的空間極大,擺放恰當的話,足夠裝下幾百頭野牛。然而,用粗木制成的獵物架上,現在只零亂地掛著幾只晾干的雪蛙、數十條表面已經變黑的大泥鰍、以及兩頭被凍得**的野狍。

    這些,就是全族兩百多人僅剩的糧食。

    今年冬天來的特別早。突如其來的大雪將整個世界變成皚皚白色的同時,也徹底斷絕了人們活命的希望。

    原本以為,在積雪封閉道路前,狩獵隊能夠從山里帶回足夠多的獵物。現在,卻足足搭上了十二個獵手的性命。

    損失很大。對饑餓的村民來說,死掉的獵手也是食物。

    “頭領……我們該怎么辦?”

    一個明顯經過壓抑,帶有幾分失落和悲觀的聲音,從他的身后慢慢傳來。

    不用回頭看,孚松也知道,那是族中掌管巫祭的長老巫行。

    不僅是磐石寨,整個北方蠻族所有的部落,所有巫師都以“巫”為姓氏,身份地位堪比貴族,比沒有姓氏的普通族人高了很多。

    孚松雖然身為頭領,沒有得到族長的賜予,不能擁有姓氏。

    他無奈地搖頭嘆息:“……明天,帶上幾個女人,到南邊走一趟吧……”

    南面的山梁背后,有一個人口近千的大寨,其中成員多為男子。他們彪悍、健壯,對于女人的需求也更多一些。平常時節,一個女人在那里可以換到一頭野牛,或者幾只野羊。

    一頭牛的肉比一個人的肉多。只是為了吃飽,交易倒也劃得來。

    “這……”蒼老的巫行遲疑著,半天也沒有答腔。

    他并非不明白頭領孚松的意思。只是今年冬天獵物稀少,就算南面的大族人多勢眾,嚴寒之下,恐怕也不見得會有多少儲備。到時候,只怕以人易貨不成,反倒連自己的女人也會被對方搶走。說不定,還會被當作過冬的食物全部宰殺。

    可是,不換又能怎么辦?

    狩獵隊帶回來的東西不多,倉庫里只有一點點存糧,還有昨天剛剛殺掉的老婦,摻上一些草根和樹皮,勉強能夠維持一段時間。若是這幾天再沒有任何收獲,全族人只得活活餓死。

    或者,以抽簽的方式相互而食。直至明年天暖雪化。

    想到這里,年近七旬的巫行忍不住打了個寒噤。枯皺干癟的面頰上,萎縮的肌肉也在微微地抽搐著。如果當真只能以這樣的方式過冬,到了明年春天,族里能夠活下來的人,恐怕也剩不下十之一、二。

    冬天才剛剛開始,就必須靠吃人度日。這絕對不是什么好兆頭。

    明年,該怎么辦?

    孚松眼里滿是苦澀和無奈,他走近被人群圍住的擔架,大聲發號施令:“快讓開,把天峰和旭平抬進屋,他們需要休息。”

    ……

    警戒者從寨子入口發出第一聲喊叫的時候,天浩就以最快的速度離開木屋。他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悄無聲息看到了所有的事,狩獵隊長永鋼、頭領孚松,以及祭司巫行之間的對話,一字不漏聽得清清楚楚。

    走過去,與二哥天狂一起從地上抬起起擔架,將受傷的大哥天峰帶回了木屋。

    按照文明時代的標準,身高達到兩米三的天狂就是一個巨人。他沒有像其他狩獵隊員那樣穿著厚皮袍子,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短袖皮背心。小麥色的皮膚緊繃,胳膊上分布著鋼鐵般堅硬的肌肉。身體素質雖然強悍,卻無法抵御寒冷。走進屋里剛把擔架放下,他立刻跑到火塘前坐下,伸展開抖抖索索的雙臂,帶著臉上被逐漸化開的舒服表情,享受著久違的溫暖。

    他的皮袍蓋在天峰身上。如果不這樣做,重傷無法活動的天峰早已被活活凍死。

    睡眼惺忪的天霜從獸皮堆上站起,跌跌撞撞走過來,看到人事不省的天峰,眼里透出一絲驚恐,雙膝一曲在擔架旁邊跪下,“哇”地一聲哭起來:“大哥,你怎么了?”

    剛放松下來的天狂被這哭聲擾得心煩意亂。他猛然從火塘前轉身,發出震耳欲聾的怒吼:“不準哭!再哭老子就把你扔出去!”

    吼聲很大,嚇住了正摸著眼淚的天霜,也把昏迷中的天峰喚醒,發出痛苦的呻吟。

    天浩走到天霜身邊,與其說是平靜,不如說是毫無感情:“去,找平俊把我們今天份額的肉要回來。”

    父母都死了。他們的頭骨就插在門外的木樁上。狩獵隊剛回來,同樣身為“十人首”的大哥天峰又受了重傷,寨子里有那么多雙眼睛看著,天霜很安全,平俊就算想要對她下手,也不會傻乎乎的選擇現在這個時候。

    看著天霜推門出去,灌進來的寒冷氣流使天狂越發湊近了火塘。他看了一眼坐在擔架前的弟弟天浩,皺起眉頭,甕聲甕氣地問:“家里有吃的嗎?”

    “等等吧!會有的。”天浩低頭注視著被自己寄生的宿主長兄天峰。

    他一直在呻吟,被拽脫的手臂完全翻轉,傷口部位的皮膚和肌肉一片黑紫,早已失去了應有的柔軟。這種痛苦難以忍受,尤其是撕裂與扭傷。只是看見天浩的時候,天峰充滿痛苦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絲極其勉強的笑。

    “……阿弟……我們遇到了暴鬃熊。那些家伙塊頭很大,有好幾只。阿生他們當場被拍死,連腦袋都被碎了。我被搧了一巴掌,要不是永鋼叔拼死護著……恐怕也是回不來。”

    天狂聽見說話,連忙從火塘前轉過身,很是關切地跪在天峰旁邊:“大哥,你感覺好點兒了嗎?”

    “很暖和……回到家里,就好多了。”二十歲的天峰安慰著弟弟,他有著遠超實際年齡的成熟。

    天霜帶回來小半條肉。她用化開的雪水洗刷,然后架在火上略微烘烤,燒掉表面的毛發,用小刀從軟化的手指上剜出臟污,換大刀將整條胳膊剁成碎塊,裝進一口被煙火熏黑的闊口鍋里,放水熬煮。

    磐石寨雖然距離海洋不遠,卻因為氣候與附近地形的緣故,很難得到鹽。寨子里家家戶戶的調味料都一樣,無論任何食材燉煮,都會放上一點海水。

    天浩在擔架前坐下,安靜地注視著天峰因為疼痛而扭曲的臉。他的瞳孔深處隱約閃動著思索光芒,緊抿著嘴唇,一言不發。

    外面傳來了敲門聲。

    驚訝的感覺在腦海里浮起。帶著疑惑,天浩站起來,走過去。打開房門的時候,看到老祭司巫行與他的長子巫且站在外面。

    “敲門”這樣的行為……搜索宿主的記憶,整個磐石寨,大概只有祭司謹守著這般禮儀。

    看著天浩,老祭司臉上一沉,他毫不掩飾眼睛里透出的厭惡,沒有說話,直接從天浩面前走過,徑直來到擔架前。

    天狂和天霜恭恭敬敬跪坐著行禮。祭司是寨子里身份最尊貴的人,甚至超過了頭領孚松。能夠與神靈溝通的人充滿了神秘感,必須敬畏。

    巫行手里端著一碗黑乎乎的液體,看上去像是湯藥。他把碗擺在靠近天峰頭部的地板上,帶著幾分憐憫與無奈,嘆了口氣:“把這個喝了,它會讓你變得舒服些。”

    天峰說話很困難,只能虛弱地微微點頭。

    身材魁梧的天狂眼睛里充滿崇敬,跪在地上重重磕了個頭,臉上全是激動與說不出的期盼:“大祭司,幫幫我大哥,請您一定要救活他。”

    蒼老的巫行注視了奄奄一息的天峰片刻,站起來,在沉默中轉身朝著房門走去。

    天浩一直站在那個位置沒有動。巫行父子離開的時候,他再一次看到了老祭司的眼睛。除了厭惡,那雙眼眸里還有深深的失望。

    鍋里的肉湯已經沸騰。天霜小跑過去,用木勺盛了一碗。肉雖未爛,湯卻可以喝了。她覺得,受傷的長兄天峰現在更需要一碗熱乎乎的肉湯,而不是大祭司送來的藥。

    只有真正經歷過饑餓的人,才會明白那種煎熬的折磨。即便是強壯的天狂也面有菜色,他一直在用力吸著鼻子,仿佛空氣中那些香味具有實質,可以填飽自己空蕩蕩的胃。看著妹妹把肉湯送到長兄面前,小心翼翼用木勺喂進嘴里,天狂覺得肚子一直在叫,卻必須強忍著誘惑,不斷吞咽著口水。

    如果這鍋肉湯可以讓長兄活過來,傷勢痊愈,就算自己活活餓死,強悍如巨人的天狂也覺得很值。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