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宿主 > 第二節 思考

    很幸運,天浩遇到的是一頭幼年獠齒豬。也許是它的母親正被強壯雄性同類按在地上摩擦,也可能是它的父親被出軌母親從懸崖上推了下去……用刀子割斷幼年獠齒豬喉嚨的時候,饑餓的天浩一邊大口吞服溫熱的血,一邊在大腦里迅速估算著這頭獵物的各種數據。

    除去骨骼與外皮,以及體內各種無法食用的部分,剩余重量為六十至于六十二公斤。

    他當時生吃了心臟與肝臟,包括左右兩邊的腰子。這些內臟富含大量的維生素,必須趁著新鮮食用。天浩割下幾塊肥厚多油的腰肉,其余的埋在雪堆里,表面做了個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記號。

    這個冬天很冷,凍得**像石頭一樣的豬肉根本不會腐爛。

    整個磐石寨都在饑餓。沒有掌握絕對話語權,沒有強大的實力為后盾,就這樣扛著一頭獠齒豬回家,恐怕一絲肉渣都不會落到自己嘴里。

    餓極了的天霜陡然睜大雙眼,喉嚨里發出極度歡愉的“嗬嗬”聲。她絲毫不顧解開腰帶的皮袍因為猛烈動作滑落,露出尚在發育但極其瘦弱的身體暴露在兄長眼前,雙手如爪子般死死抓住天浩遞過來的那塊肉。

    她抓得很用力,肉塊卻紋絲不動。

    天浩眼里透出兇狠冰冷的目光:“不準說出去,否則我就吃了你。”

    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天霜感覺自己的胳膊在顫抖。以前從未見過三哥露出這樣的神情,讓她感到恐懼,就像面對著一頭食人的暴鬃熊。

    戰栗像瘟疫一樣傳遍了全身,天霜有種忍不住想要立刻逃出這間屋子的沖動,可是泛酸胃部傳遞出強烈的饑餓信號,手指觸摸著凍硬了的肉塊,熟悉的肌肉紋理瞬間壓倒了所有思維。

    “我,我不說……”她用力咽了一口唾沫,骯臟的臉上露出討好的神情:“阿哥,可以給我吃了嗎?”

    天浩慢慢松開手掌。

    他看著天霜急急忙忙抱住那塊肉,用最瘋狂的速度不顧一切啃咬。在這個滴水成冰的季節,任何東西都會被凍結。木屋里的溫度雖然比外面高一些,卻還不足以在短時間內讓肉塊變軟。

    天霜的牙齒并不整齊,尤其是左側的犬齒已經掉了,這與她常年啃食骨頭和肉類有直接關系。

    撥開火塘里暗紅色的余燼,添了幾根干燥的木柴,很快升騰起一股明亮的火苗,逐漸變成了旺火。

    凍硬的肉塊放在木叉上,在火光映照下慢慢變軟。天浩從屋角拎過一桶凍成冰塊的海水,用匕首戳開少許碎片,他在肉塊表面割出一道道縫隙,將散碎的海冰插進去,這些融化的液體混合著滾燙的油脂滴落下來,在燃燒木柴上發出接連不斷的“嗤嗤”聲。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很香的味道。天浩并不擔心烤肉的氣味傳到外面。這是一個被寒冷禁錮的世界,村民們的情況都差不多,木柴必須在秋天的時候就開始預備,在這種天氣外出砍柴,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被活活凍死。

    看著天浩手里那塊油滋滋的烤肉,天霜呆住了。

    這東西看著就很好吃,與自己手上這塊冷冰冰,硬邦邦的凍肉根本就是兩種概念。

    香氣是最好的誘惑,口水不自覺的沿著嘴角流淌。

    面無表情的天浩把烤肉遞過去,天霜先是怔了一下,隨即滿面欣喜的伸出手。

    指尖即將觸碰到烤肉的時候,天浩以極快的速度將肉塊舉高,看著滿面不解的妹妹,他露出魔鬼特有的,同時具備誘惑與威脅雙重成分的笑容。

    “不準告訴別人。”

    已經壓下去的恐懼再次涌入了天霜腦海。她無法抗拒近在咫尺的食物,也從未想過“拒絕”這個詞,只是慣性思維與現實區別讓她有些猶豫:“……大哥,還有二哥,也不能說嗎?”

    “是的。”天浩加上了一句能夠讓天霜安心的回答:“我會告訴他們。”

    ……

    吃完烤肉,他非常小心地火塘恢復成為原樣,又在醒目的位置扔上幾塊已經發黑的人骨。

    天浩不希望自己的秘密被村人發現。

    要知道,寨子里所有人,也許只有自己才有余糧。

    兩塊肉都進了天霜的肚子。她吃得很滿足,蜷縮在獸皮堆里沉沉睡去,干瘦的臉上帶著微笑。

    北方蠻族的建筑很有特色,不考慮美觀和藝術感,一切從實用角度出發。中空的兩層半壁之間填充著白絨草,這種植物夏天的時候漫山遍野都是,到了秋天成熟,剝下發黃的植物外殼,收集里面柔軟的草芯,加上松軟的獸毛和枯草,相當于在木屋夾層里安裝了一道隔熱層。

    天黑了。

    這里沒有任何一種娛樂項目。

    往火塘里加了幾塊木柴,黑沉沉的屋子里多了些明亮光線,搖搖晃晃,在墻壁上照出沉默的人影。

    抬起手,摸到了臉上粗糙的皮膚。十六歲的天浩正處于發育期,雖然沒有鏡子,他還是憑著雙手緩慢的觸摸,感受著自己削瘦的面頰,略有些外凸,幅度卻不是很大的顴骨。眉弓很高,搭配著高挺的鼻梁,符合曾經那個時代的人類審美標準。吞咽口水的時候喉結在滑動,堅硬的牙齒表明鈣質吸收效果不錯,舌頭對食物口感的判斷也符合基本味覺標準。

    這具身體不屬于我。

    但現在,他就是我。

    文明時代的我已經死了。戰爭毀滅了一切,基地里的幸存者寥寥無幾。在最后的日子里,最后的戰士被技術手段封存起來,包括天浩在內,只剩下記憶,還有基因。

    培養艙是他對文明時代記憶的最后片段。潔白的橢圓形,長度為十五厘米,除了基因活化因子,其中填充了維持細胞生存的營養液。

    基地毀于火山爆發,建造基因庫的時候已經考慮過發生這種災難的可能性。多達上萬個培養艙的保護措施被激活,它們像一顆顆白色炮彈被彈射到空中,在自動旋翼的幫助下緩緩降落。

    在那之后,天浩陷入了長時間的記憶空白,直至再次蘇醒。

    他感覺自己像一只童話故事里的史萊姆……不,那時候的自己就是一只史萊姆。軟軟的,黏黏的,一團粘在破損培養艙內壁上的爛泥。如果一定要用某種東西作為對比,變質發臭呈灰黑色卻保持著足夠濕度的爛雞蛋,這個比較貼切。

    天知道培養艙砸過去的這段時間里到底經歷了什么。地震?還是海嘯?總之它出現在地表,而且嚴重受損。本能意識清清楚楚告訴他:二十四小時內必須找到寄生對象,否則死。

    天浩是屬于這個男孩的名字。他碰巧的那個時候走過來,看到破損的培養艙,彎腰撿起,然后……我變成了他。

    他第一次覺得選擇是如此重要。在這個男孩出現以前,兩只鋼喙雞從培養艙旁邊走過,還來了一頭兇狗。盡管距離最后時限只剩下四小時二十二分鐘,他還是強忍著活下去的沖動念頭,強迫自己等下去。

    我進入了他的身體。一部分通過皮膚表面進行滲透,一部分直接鉆進鼻孔,寄生體與宿主之間的融合時間為二十三分四十七秒。想要達到最好的效果,融合時間必須達到四十八小時。但是天浩計算過,這是宿主可以承受的時間極限。

    寒冷環境下,長時間保持僵立不動非常危險。再這樣下去,宿主會被活活凍死。

    融合時間不足的后遺癥在宿主身體開始活動后顯露出來。天浩被那頭幼年獠齒豬面前顯得很狼狽,手忙腳亂,連續兩次失手,佩刀沒有準確命中目標。不過還算幸運,第三次攻擊,干掉了那頭豬。

    無論鋼喙雞還是兇狗,都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與宿主之間達到這種契合度。

    畢竟,我們都是人類。

    雖然我的年齡可以成為他的曾曾曾曾……祖父。

    從我決定進入培養艙到現在,究竟過去了多少歲月?

    幾百年?

    還是幾千年?

    這是一個很難找到正確答案的問題。天浩只知道:培養艙雖然加裝了多臂式機械足,卻無法像其它交通工具那樣,擁有長距離移動能力。大部分儲存能量都供給了艙內物質,它的極限移動距離最多不會超過五十公里。

    基地建造的位置在溫帶。歷史資料表明,此前沒有任何一年的氣溫會下降到這種程度。

    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天浩,也就是自己寄生的這個宿主,通過讀取他的大腦記憶,目前所在的位置距大海不遠。

    基地的位置應該在內陸才對。

    首要迫切解決的問題,就是營養。

    在天浩的腦海當中,原本屬于宿主的思維里,“食物”兩個字占據了最多的思維成份。不僅是他,寨子里的每一個人都很少有真正吃飽過的感覺。附近山林里的動物雖多,卻很難捕捉,其中更有兇殘嗜血的猛獸。

    他目前需要少量,多次的進食,而不是像傳說中的饕餮那樣,一次性把所有食物吃個精光。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