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惡神的異世界生存手冊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夜生活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夜生活

    潔西卡的眼睛……。▲∴頂▲∴▲∴▲∴,

    想到這里,喬納森內心就一片火熱。

    “請告訴我那個醫生住在哪里!”

    喬納森用火熱的眼神看著索羅斯,緊握著索羅斯的雙手,灼熱的鼻息都快撲到索羅斯臉上了。

    “我、我知道了,你先放開手。”

    被一個男人用這樣的眼神注視著,就算知道對方絕對沒什么奇怪的想法,索羅斯也還是身不自在。

    “剛好我也要去醫生那里治療眼睛,等下帶你一起去吧。”

    冒險者公會并不太遠,天色剛黑下來不久,已經能看到一座燈火通明的城市。

    “這里就是我們公會的據,沒有起名字,我們都管這里叫做‘公會街’。”

    索羅斯自豪的介紹到。

    “名字真土。”

    露希婭毫不掩飾臉上的嫌棄。

    氣氛完沉默下來了,索羅斯苦笑不語,蘭斯憤怒地瞪著眼睛,恰克已經不再戰戰兢兢可依舊沉默少言。

    ——這樣可不行啊。喬納森嘆了口氣,這樣下去搞不好還會起沖突,也沒法委屈大姐配合三個冒險者,這么一來就只有喬納森插在中間做緩沖了。

    “起來,都已經是晚上了,可這里還真是熱鬧啊。”

    轉移話題的用意很明顯,可也沒人在意這個,索羅斯甚至還很感激的看了喬納森一眼。

    “是啊,畢竟里面都是些血氣方剛的冒險者,所以夜店的數量可是比其他大城市還要多。”

    索羅斯著著。才反應過來自己都了些什么。尷尬的看了三個女孩子一眼,趕緊進行補救。

    “雖、雖是夜店。可基上是喝酒的地方和玩鬧的地方,沒有什么可疑的店哦。”

    因為太刻意。所以反而顯得更可疑了。

    不過露希婭可不是什么孩子,而且因為沒有過進這類店這樣的經歷,反而比大多數男人興致還高。

    “那么,那些可疑的店里有沒有長得可愛的?我喜歡年輕的少女型,成熟的類型不在我的興區范圍內。”

    這大概是露希婭第一次和冒險者和顏悅色地話,索羅斯很想把握住這個機會,可是……該用什么表情和一個女孩子這種事情?就算這個女孩子只是因為年紀,不明白這種事情,可解釋這種事情對于還沒結婚的單身男人來還是太早了。

    似乎看出了索羅斯的糾結。喬納森適時補上了一句。

    “別看大姐這幅樣子,其實早就已經成年了。”

    索羅斯的臉色更苦了,也就是他要和一個喜歡女人的女人談論哪家夜店的女孩更可愛?這世界到底怎么了?

    赫卡忒急的眼珠直打轉,她可不會讓媽咪去見那些不知廉恥的女人,媽咪來就花心,要是再遇上個狐貍精那還得了?分到自己頭上寵愛不就更少了嗎?

    不過還好,赫卡忒慶幸自己用的是女孩的設定,這樣的話就算壞了媽咪的好事也不會被怪罪。

    揉了揉自己的臉頰,讓表情看起來更加無辜。赫卡忒拉了拉媽咪的衣角。

    露希婭低下頭,視線剛好和赫卡忒對在一起,看到赫卡忒掖著眼淚用可憐兮兮的目光看過來,下意識就知道要遭。

    果然。赫卡忒淚汪汪地看著這邊。

    “媽咪要拋棄寶寶嗎?”

    完一副一言不合就哭給你看的架勢。

    露希婭笑臉僵硬了,都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扯到這個話題上來了。

    “當然不會啊。”

    這么著,露希婭伸手去抱赫卡忒。卻出乎意料地被赫卡忒避開了。

    “呃……。”

    該怎么呢?好像事情嚴重了,在露希婭記憶中。這還是第一次被避開。

    赫卡忒就像已經被拋棄一樣,一臉天塌了的表情抽泣著。

    “因為聽不管是誰只要去了那種有漂亮女孩子的店。回家以后都會把孩子用困木柴的茅草拴起來,在門口吊上三天以后當做豬仔賣到肉店里。”

    露希婭嘴角抽了抽,這孩子的想象在奇怪的細節上還真是很具體啊。

    看到露希婭的表情,赫卡忒也知道裝的有過了,于是她抽泣著用手背擦了擦眼淚,擺出一副很傷心卻強裝堅強的柔弱樣。

    “是真的嗎,媽咪?”

    露希婭很想肯定一下夜店的魅力,可這種情況要是真認同了的話,那可就真的糟糕了,各種意義上。

    “當然不是哦。”

    露希婭笑了,這次是沒有任何勉強的笑容,不過笑容里面的黑色成分不是一般的多。

    “起來,這些話是誰和你的呢,赫卡忒寶寶。”

    露希婭可不相信剛出生沒多久的赫卡忒會知道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一定是有那個蠢蛋在赫卡忒耳邊吹歪風,才讓來純潔可愛的赫卡忒沾上這些壞思想。

    不行啊,絕對不行啊,身邊的蛀蟲不清理干凈的話可不行。

    想想吧,要是哪次遇到可愛的女孩子想要聯絡一下感情的時候,身后卻有個幼女掛著淚珠可憐兮兮地跟著。

    又不是哪來的爛俗家庭倫理劇,這么玩絕對超壞心情。

    赫卡忒猶豫著,掙扎著,不知道是該和媽咪,還是該保守秘密,最后掙扎得精疲力盡的赫卡忒實在忍不住,悄悄瞄了喬納森一眼。

    悄悄,這是個很有彈性的法,根據場合也可以是在所有人眼皮底下堂堂正正的‘悄悄’,而且這樣的悄悄比直接的指出還要顯眼,而且更有深意。

    “喬納森。”

    露希婭的聲音就像從冰川底下傳出來一樣,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從心底溢出的冷意。

    “誒?誒?!”

    從觀眾莫名其妙的變成了參與者,喬納森慌慌張張地左右張望,可四周只有他一個喬納森,根沒有其他叫喬納森的人,可是他根沒有和赫卡忒過這種話啊,到底要有多蠢才有可能會和孩子談論夜店的話題?

    所以,喬納森第一反應是‘難道愛因斯坦又陷害我了?’可愛因斯坦現在不知道在多遠之外的地方,除非能夠預知,否者根不可能安排這么精細的陷害。

    沒等喬納森想出個頭緒,露希婭已經轉過頭來了,不是喬納森想象中那種兇神惡煞的表情,而是很溫柔的笑容,可是眼神卻像是吞噬萬物的無底深淵一樣,根沒有一笑意。

    ——好、好了怕,大姐好可怕!喬納森覺得自己快要嚇尿了。

    一起看到露希婭笑容的三個男人也是聽楊的想法。

    “你最好還是看清楚今天的太陽吧,否則不知道還有沒有這樣的機會。”

    這話得喬納森快哭了,能讓他最后看一眼太陽,這句原算是法外開恩的話現在聽起來才是最欺負人的。

    喬納森覺得要是他真的度不過這個難關,墓志銘上寫的絕對是——太陽已經下山了啊,大姐。(未完待續。)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