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惡神的異世界生存手冊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內在的怪物

第一百四十五章 內在的怪物

    “我可看不出你愚蠢的圖謀里有一點的利益,希瓦根不值得好費那么多兵力來支持戰爭,而且戰爭也沒你想的那么簡單,希瓦雖然缺少魔法師可終歸不是圈養的綿羊!”

    既然夏洛特那利益事,那薩瓦迪卡就用利益來反駁。

    “當然。”

    對于薩瓦迪卡的反駁,夏洛特以外地給出了肯定的回復。

    “我只是想借戰爭和高層確實的事情將所有參與的國家拉進混亂中來。”

    這女人在什么呢?

    如果之前薩瓦迪卡感到的是驚訝,那現在他感到的就是無法理解。

    這已經不是利益或者野心的問題了,而是徹徹底底的瘋狂。

    “想要將一個國家推上巔峰,那么至少需要將整個世界都拖進混亂,才有大洗牌的可能性。”

    夏洛特用平靜演繹著讓人恐懼的的瘋狂,她。

    “看吧,確實是對國家有利吧?”

    薩瓦迪卡嗓子發癢,恐懼感就像反胃一樣拼命朝外涌出。

    夏洛特還在繼續著。

    “雖然很可能最后會連國家帶王室一起摔得粉身碎骨,可不管做什么事情都總會有風險,薩瓦迪卡王兄一定也能理解吧?”

    風險?別開玩笑了,那可不是風險,而是既定的毀滅!

    薩瓦迪卡很后悔,他早就知道的,這個名為妹妹的怪物很危險,他早該有所行動的,可就因為畏懼,他失去機會,放任這只怪物成長到了再也無法抑制的地步了。

    就在這時,夏洛特的話鋒突然轉了一個彎。

    “開玩笑的啦。”

    她用俏皮的聲音對著投影這邊的薩瓦迪卡到。

    “雖然這確實是原有的備案。不過終歸只是備案,我并沒放多少期待在里面,再了,這不是完失敗了嘛。”

    夏洛特很普通的用女孩的嬌羞語氣抱怨到。

    “按照原的計劃,應該是李爾王看到信后開始走極⑤⑤,端路線,然后教廷的瘋狗們追到凜冬堡開始盤查和梅菲斯特有關的一切。被逼急的李爾王孤注一擲地加快計劃,最后——”

    投影中的夏洛特象征性的拍了兩下手。

    “最后皆大歡喜。”

    緊接著,有抱怨地嘟囔了一句。

    “也不知道是誰,完美地破壞了這個計劃,不止教廷的瘋狗死光了,就連該死的那些人也都還活著。”

    這算什么皆大歡喜?!薩瓦迪卡壓下即將暴喝出口的臟話,轉向了夏洛特話里一個很重要的情報。

    “是你!是你把異端審問局引來的?”

    因為梅菲斯特來過希瓦,所以薩瓦迪卡從一開始就隱秘地注意著凜冬堡的變化,他雖然沒能確實落實。可也隱約獲得了教廷的瘋狗——異端審問局出現在凜冬堡的情報,現在看來這情報確實是真的。

    “教廷里可都是些可敬的人啊。”

    夏洛特這話的語氣就像憧憬著英雄的女孩,純真無暇。

    “他們無私而又勤勞,只憑這一封稍許證據的匿名信就追到了千萬里外的極北之國,真是當之無愧的人類守護者。”

    到后面,夏洛特的聲音微微走形了,薩瓦迪卡猜想這個怪物此時一定在很惡劣地嘲笑著吧。

    “你竟然主動暴露了和那個商人的關系?要知道那個商人可是和惡魔有勾結的!這樣一來赫貝里斯王家也——”

    薩瓦迪卡話還沒完,就被夏洛特打斷了。

    “薩瓦迪卡王兄。你是搞錯了什么嘛?”

    不知道為什么,聽見夏洛特這句話。薩瓦迪卡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預感,而這預感立刻就成為了現實。

    “和惡魔勾結的是李爾王,和梅菲斯特勾結的是薩瓦迪卡王兄,而我……卻只是個柔弱的美少女。”

    “什——”

    薩瓦迪卡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很想反駁,可最終還是沒有做到。夏洛特既然有這個自信。那就意味著一定已經處理妥當,也就是,他成了背黑鍋的替罪羊。

    薩瓦迪卡舌頭打結,最近這段時間經歷的恐懼和驚慌比他之前人生部加起來都還要多,最后還是平時的教養起了作用。

    “就、就算你把這罪名賴到我頭上。赫貝里斯王家照樣也逃不開責任!”

    對于這貧弱的反抗,夏洛特笑了。

    “我才不在乎王家會怎么樣,事實上除了這樣的事反而更有利于我,兄弟姐妹的昏庸無能和外界的壓力能塑造一個悲劇、脆弱、受盡百般挫折依然堅韌不拔的公主形象,要知道人民最喜歡這種形象了。”

    薩瓦迪卡立刻就想到了這個怪物的打算,這實在是太顯而易見了。

    爭奪王位。

    強打起精神來,薩瓦迪卡抓住了最重要的反擊點。

    “你是想靠人民來爭奪王位嗎?這不可能,能夠左右政權和國家的只有力量,而——”

    “而人民成不了力量,除非你能將‘人民’變為人力。”

    薩瓦迪卡的話被夏洛特打斷,然后補,她是這么的。

    “我真高興您還記得我的話,那是在我五歲的時候吧?您被那個愚笨的老師教了一些歪門邪,那個時候我剛好需要在兄弟姐妹中埋下一個誰也察覺不到的種子,而您正好入我眼。”

    自謙的用詞和高傲的用句,夏洛特的話不惜要繼續下去了,因為薩瓦迪卡想起來了,確實正是從那個時候起,自己開始畏懼起這個最的妹妹來。

    原來自己只不過是一顆棋子,從頭到尾都是。

    這樣的想法讓薩瓦迪卡自嘲的笑了。

    投影中,夏洛特還在著。

    “現在看來種子確實很好地發芽了,我很欣慰。”

    然后話鋒再一次轉變,夏洛特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起來,您逃跑了嗎?”

    “什么?”

    太過沒有脈路的轉變讓薩瓦迪卡一時沒反應過來,于是,夏洛特又問了一次。

    “薩瓦迪卡王兄,您從希瓦的王都逃跑了嗎?”

    夏洛特的語氣很平常,可薩瓦迪卡從里面聽出了淡淡的嘲弄。

    “是啊,逃跑了。”

    干脆的承認,薩瓦迪卡盤腿坐了下來,把三棱紅寶石擺到面前的地上。

    “然后呢?”

    他大概能猜到吧,被懷疑和梅菲斯特一起勾結惡魔的自己急急忙忙離開王都會讓教廷怎么想,但不管怎么這都是之后的事情了,他現在更想知道這個最的妹妹會怎么處理自己。

    只不過是‘然后呢’三個字,這種意思都表達不清楚的三個字,夏洛特卻連思考都不需要,直接猜出了薩瓦迪卡的問題,并給出了答案。

    “我想你也不想去面對那群瘋狗的變態拷問吧?而且作為王室成員的您的死亡更有價值,不管是用來對付國內還是國外,其他父王和其他幾位兄姐以及國家掌權者的注意力也會從其他地方轉移到你的身上來吧。”

    頓了頓,夏洛特總結到。

    “這里面能夠操作的余地可是十分巨大的。”

    ——果然嗎。這么想著,薩瓦迪卡笑了。

    從這個怪物和他了那么多的時點起,他就該想到這個結果了,只能他估錯了這個怪物的決斷力,和這份將劣勢變為優勢的睿智。

    “這么一看還真是奇怪啊。”

    薩瓦迪卡已經不再害怕了,已經不需要再害怕了。

    “殺人的一方和被殺的一方想這樣坐在一起聊天什么的果然很奇怪啊。”

    笑著笑著,薩瓦迪卡問出了最后的問題。

    “按理來凜冬堡的消息不可能那么快傳到赫貝里斯,可你卻像是親眼看到過一樣,為什么?”

    夏洛特最近因為父王和兄弟姐妹們的排斥而被派到了赫貝里斯、希瓦和另一國的交界,管理那個三國交界處的要塞城市,根不可能有機會親身前來希瓦。

    現在使用的這種魔道具也不可能,這種魔道具昂貴且稀有,赫貝里斯總共也只造出數個,分散在各個王室成員手上,不可能有多余。

    那么,夏洛特是怎么聯系自己的手下的?

    面對薩瓦迪卡的問題,夏洛特用俏皮的語氣爽快的給出了答案。

    “因為我的盟友可是人類史上最強的魔法師啊。”(未完待續。)u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