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古最強部落 > 第555章 生死

    這片空間很靜,靜的讓夏拓有些心中發毛,流溢的氣息本能的讓人感到很壓抑,這種壓抑源自心靈,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

    精神世界中,準元神流溢著紫青神輝,屏氣凝神,想要重新占據主動,但卻發現深陷在了這片如夕陽落日的衰敗空間中。

    巖漿湖中巖漿汩汩,梧桐神木樹根虬曲如蒼龍,扎根在火焰深處,熾盛的火焰對于樹根不傷分毫。

    梧桐神木上方,隔著三尺虛空的位置,鳳巢沉浮,鳳巢沒有流溢出什么驚人的異象,越是這樣就愈發讓他不敢輕舉妄動。

    咻。

    并指為劍,他嘗試著釋放出一道戰氣,朝著前方鳳巢的方向而去,然而詭異的是,這道戰氣在半空中快速的失去了光澤,然而極盡凋零,隨之消失在天地間。

    不信邪的夏拓,拿出了一把靈米,攤在手掌上,就看到靈米中的光澤逐漸的黯淡,而后從顆粒飽滿的狀態眨眼間干癟起來,最后徹底的枯萎。

    這一幕,都在幾個呼吸間完成。

    不好。

    一瞬間,他內視全身血氣,發現本來因為生命道韻滋養的血肉,血色開始從殷紅朝著暗紅色轉變,血肉中不斷有點點黑色的污垢誕生。

    這比他自身進化驅除老死的血肉快了不知道多少倍,血肉在老去的速度已經用肉眼可見,這還是他因為參悟了生命道法的緣故,否則此刻他血氣在就開始枯敗。

    然而哪怕是有著生命道韻的加持,他的血肉深處也開始泛起了黑氣,這些黑氣如惡龍一般,一旦從身體的某一個地方衍生,就會逐漸的感染四周的血肉。

    黑氣是由體內的一些代謝的血肉所化,每個人從誕生下來開始,身體就處于了生死造化中,人的生長、修煉,就是加快生機的勃發,遮掩體內老化的血肉,并且將凋零的血肉驅逐體外的過程。

    武者淬體、練氣、修法,都是加持生機的手段,每一次經歷武道晉升的時候,體內所排出來的污垢,便是沉淀體內凋零的血肉殘渣。

    當體內的生氣無法壓過衰敗的死氣的時候,武者就開始走上血氣衰敗的下坡路,體內老去的血肉就無法排除干凈,不斷的積累在體內,成為死氣的助力。

    這一刻,夏拓就處于這種狀態,體內本來不算什么的死氣被無限的放大,壓過了他體內本來旺盛的生機。

    七十二道神竅氣海,戰氣如同大湖中的湖水一般,水位逐漸的降低,氣海出現了萎縮,縱橫萬丈的神竅氣海,沒多久就已經萎縮到了萬丈以下。

    戰氣依舊在急劇消失,每一個呼吸所凋零的戰氣和血肉,都化為了死亡黑氣的養料,在體內開始橫沖直撞。

    黑發開始出現銀絲,肌體開始出現皺紋,挺拔的身影不由自主間微微躬了起來。

    面對這樣的場景,夏拓精神世界中元神盤坐,紫青神輝灼灼,內視著全身的變化,體內衍生出了黑白兩道氣流。

    黑為死氣,白為生機,黑氣暴漲,壓制了生機白氣的地方,兩道神光交織混雜,他已經從驚駭慌亂中轉醒。

    見識到了黑甲人的生死之道相融,加之體內生死氣息交織,讓他已經有了明悟,生死是相互依存的,人之所以活著就是因為生氣蓋過了死氣。

    當死氣蓋過生氣的一瞬間,就是生命走向末路的開始,當生氣完全被死氣吞并,生命就走到了末路。

    所謂的自然狀態下的生死,就是如此。

    這一會,他體內的死氣被外界牽引,使之無限放大,壓過了他本來的體內平衡,也就是說外面有什么東西存在,正在加速他的衰老。

    找到這個東西,就能夠搞清楚體內變化的原因。

    是神木梧桐,還是鳳巢?

    他傾向于如藤蔓編織的鳳巢,雖然說沒有絲毫的氣息,但懸浮半空,歷經漫長歲月不朽,就足以說明了很多問題。

    生死之下,自然顧忌就少了很多,他踏步朝著鳳巢而去,鳳巢不大,看上不過不過丈許大小,因為是藤蔓編織,可以看到表面有鏤空,可惜從窟窿中并不能看到鳳巢內部。

    在夏拓出現在鳳巢外的時候,鳳巢上的藤蔓一條條如青蛇舞動,張開了一個大口子,接著他進入了鳳巢內部,是一片懸空如星域般的空間。

    在空間的中央,一粒璀璨如星辰的神晶懸浮。

    啾!

    須臾間,一聲高亢的鳳鳴響起,就看到神晶中有鳳凰展翼。

    鳳巢內是一座獨立的空間,內有乾坤,好像一方獨立的小世界,這并不是重要的,夏拓眸光尋梭之后,發現在這座空間內,還有兩道身影盤坐。

    這兩道身影,一道身穿黑袍,上面刻畫著古老的獸紋,如展翼的飛龍,另外一道身上身穿青袍。

    這兩道身影身上流溢的氣息,這讓他如臨大敵,和當初見到老神侯一般,也就是說這兩尊乃是辟地神侯。

    觀察了數息之后,他沒有察覺到動靜,身體內不斷衍生出來的死氣,容不得他多加耽擱,朝著青袍身影飛去。

    青袍人是一副青年模樣,雙目閉合,面容上流溢著光澤,露在獸袍外的肌體同樣是光澤無比,生機盎然。

    觀察了一下后,夏拓嘗試著用精神意念溝通,終于發現青袍神侯竟然沒有靈魂,同樣的黑袍老年神侯也沒有靈魂。

    魂滅身體卻依舊保持著鼎盛的狀態,意念死了,身體卻沒死,依舊按照習慣在運轉戰氣修煉。

    這特么真的是見鬼了,夏拓好不容易讓自己心神重新安穩下來,掐死意念中的諸多雜念,他修行這么長時間了,這種怪事還是頭一次遇到。

    你說這兩人死了吧,但身體還活著,肌體的每一寸血肉都進行著淬煉,保證著身軀旺盛活力。

    但這有毛用,沒有靈魂,就是一具活死人。

    從兩尊神侯身上收回目光,他朝著中心位置的神晶看去,至于為啥不用意念,是他嘗試以意念觀察的時候,精神意念在神晶三尺外被灼燒成了虛無。

    靠近仔細打量后,夏拓終于發現了這哪里是神晶,而是一團暗金色的火焰,火焰四周虛空扭曲。

    越是靠近火焰,體內的死氣就愈發的暴動,火焰好似代表了毀滅、死亡,但詭異的是,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在這種毀滅死亡中竟然感覺到了一種生機存在。

    “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一時間,夏拓心中冒出這么一句話來。

    鳳凰可以浴火重生,不就是從死亡中重歸,獲得生機。

    須臾間,他看向了旁邊的兩道身影,難不成他們

    沒生回來!

    或者說生回來一半,身體血肉重生了,靈魂折進去了,這算是賠本了么。

    鳳凰血!

    突兀的,在他的眼中暗金火焰變化,化為一團晶瑩剔透的血珠,散發著浩瀚威能的神息,只不過血珠神色有些斑駁,應該并不是純鳳凰血。

    哪怕是如此,依舊了不得,而今哪里還有純血鳳凰,鳳凰血脈的兇獸,一旦品階達到一定濃度,必然會登臨辟地乃是開天境。

    能夠將兩位神侯都給燒過去,足以說明這滴凰血的不凡。

    這一刻,看了看凰血看了看兩位前輩高人,夏拓有些糾結,這口凰血似乎不是那么容易喝的。

    他眼下還是肉眼凡胎,還沒到了吃龍肝鳳髓的地步,不過先整口凰血嘗嘗,也是不錯的。

    畢竟,沒退路了不是。

    大手朝著凰血抓去,瞬息間感受到了一股浩瀚無法匹敵的神能沖擊而來,幾乎是一瞬間,一頭渾身泛著金黃,腹下雙爪,金色神翎,拖著常常璀璨尾翼的神獸出現。

    噗!

    接觸的剎那,夏拓吐血。

    熱!

    凰血衍生的火焰好像要將他給灼燒成灰燼,他極力調動著生命符文,保持自己生機不滅。

    下一刻,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鳳凰神影消失了,凰血并沒有炸開,反而如潺潺流水一般,融進了他的體內。

    金色的凰血化為一條大河,一下子沖進了全身四肢百骸,本就被死亡氣息沖擊的身體,如受雷殛。

    絲絲縷縷火焰神華,順著毛孔沖出來,體內衍生的死亡黑氣在凰火下被灼燒,一時間生死氣息竟然被止住了。

    凰焰如烘爐,在體內綻放出了光明,給他一種陽光普照的感覺。

    這是什么意思?

    一瞬間,夏拓有些懵,他如果沒感覺錯的話,凰血竟然在幫他。

    凰血衍生的火焰經歷最開始的灼熱后,逐漸降下了溫度,衍生了光明,讓他被死亡之氣施虐的身軀得到了緩和。

    這種狀態下,被死氣壓制的生氣,重新崛起,開始在血肉中衍生,在體外周身一枚枚生命道符開始衍化。

    道符數量密密麻麻,不斷的凝聚、締結,很快鋪滿了四周虛空,接著道符綻放出了神華,一枚青白色的道果虛影衍生,出現在了他的頭頂上。

    頭上頂著道果,體內恢復如初,夏拓有些不敢相信。

    這難道是遇到好人了?

    嗡

    一瞬間,青白色道果劇烈的顫動,發出了淡淡的嗡鳴,接著生命道符之間,有一道道黑色的死亡道符浮現,一枚接著一枚,死亡道符化為黑色長河,沖進了頭頂的道果之中。

    有些卡文中午一更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