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仙誦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玄棲之地(上)

第一百二十一章 玄棲之地(上)

    而且此股靈力不凡,誰會不惜損耗修為,將此靈力注入藍靈珠內給他?

    思忖間,身處之下忽地晃動,玹耳趕緊扶穩,狐疑俯視一看,地面龜殼狀,此時一只巨大**仰起向后看了一眼,隨即緩緩游動,水聲嘩啦啦。

    他們竟然掉在一只兩丈寬的巨型龜上,晃動下,景武也驚醒了。

    一只一丈長的金色毛毛蟲剛巧出現在眼前,玹耳不由自主退后一步,最怕毛毛蟲,軟綿綿,太惡心。

    景武化為人形,手欠的戳了戳

    玹耳想要阻止已然來不及,只見金毛毛蟲怒目一瞪,蠕動速度加快,爬上他們前面上的一片巨型葵花葉上,等待巨龜主動游向它。

    玹耳瞪了他一眼,斥責道:“你戳它作甚!”

    “一時好奇。”

    景武訕笑,指了指左前方的地涌金蓮,提議道:“我們從那繞過去。”

    剛要起步,地涌金蓮大忽地吐出一個橢圓形的金色花頭,一條花梗將其延長,金色花頭直飛向他們,正當一怔時,金色花頭張大嘴巴露出鋒利牙齒。

    “食人花!”玹耳一驚,急忙躍起落在一旁。

    景武則與她反方向落在另一旁,望著那表面美麗無害的地涌金蓮,竟含著便食人花,心有余悸。

    食人花撲空,花梗一直一彎,又再次朝著景武咬去,來來回回,也只朝著他而去。

    方才因那些白蛇麻痹乏力,六感遲鈍,現漸漸恢復才感知到這周圍的每一動植物都帶有玄氣。

    玹耳暗忖間,景武氣道:“你這丑花干嘛只咬我啊!”

    瞧著他氣得跳腳,玹耳輕松地坐下。

    “你就這么不管我死活了?別忘了你欠我人情呢。”景武一邊閃躲一邊游說。

    一說起這,玹耳就來氣,明知此處危險,還非要往這跑!

    她隱忍著怒意,淡淡道:“人情在沙漠之上我已還了。”

    “你就見死不救?”景武有些氣喘吁吁,怨聲道:“這龜也忒慢!”

    “自作孽不可活,該。”玹耳干脆自顧自地站起身遠離戰場,幸好龜殼夠寬敞,她來到龜殼邊緣,望著下面清澈見底的水流,清晰地看到如人般大小的蝌蚪和錦鯉漫游。

    巨龜游動緩慢,好不容易過了食人花,砰一聲,金毛毛蟲躍上龜殼上,玹耳差點摔落。

    景武還未順好呼吸,毛毛蟲便蠕動而來。

    倒忘了還有這金色毛毛蟲在守株待兔了,它蠕動時,剛毛從身軀上的細孔上直立而出,若沒記錯,毛毛蟲的剛毛可是帶著毒液的。

    思及此,玹耳眉頭一蹙。

    此時一片如腳下巨龜般大的葉子飄過,玹耳毫不猶豫地拉著他便躍起,穩穩落在葉子上。

    葉子雖大,可也比巨龜飄得快。

    金毛毛蟲見距離已拉遠,收起剛毛,弓身一立躍上剛好垂下的草葉上。

    “該死的毛毛蟲。”景武這才喘口氣,見玹耳臉不紅氣不喘的,忍不住鄙夷道:“你還是一樣可惡。”

    “彼此彼此。”說罷,空氣中風向異動,玹耳按著他手臂,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身子伏下。

    三只紅嘴巨鳥疾速飛過,其中一只紅嘴巨鳥迅疾地一嘴叼住金毛毛蟲,金毛毛蟲尚未豎起剛毛,便給吞入口中。

    看著眼前龐然大物的掠奪,此時不得不慶幸他們身子小不顯眼了。

    玹耳輕呼了口氣,尚未平復,水面波浪起伏不斷,一個浪花撲來。

    玹耳忙御五行水術將浪花分開兩邊撲去,景武驚嘆連連。

    只是驚嘆過后是驚駭,饒是空間內的眾人也嚇得驚呼聲一片。

    一只一丈高的藍色牛蛙眼瞧著就要落在葉子上。

    玹耳和景武飛起各占一角給它騰地,呱呱兩聲,水花四濺,玹耳和景武給震得飛起落下。

    景武瞬間變成落湯雞,玹耳本御著五行水術,及時躲過一劫。

    與其露身被攻擊,不如進空間,入虛門空境。

    思及此,玹耳便念入文,良久依然立于實界,毫無反應。

    有一瞬間懷疑方才把玉梧桐弄壞了,仔細檢查,連一條裂痕都沒有。

    玹耳眉頭一蹙,疑惑不解。

    思忖間,藍牛蛙本擅長撲抓細小東西吃食,一看到蚊子般大小的玹耳和景武便伸出兩條舌頭。

    玹耳和景武不約而同地躍起避開,豈知藍牛蛙彈跳更高,凌空躍于兩人之上,口中噴出兩個泡泡,疾飛兩人而去,快如閃電。

    砰砰兩聲玹耳和景武便被擊落,掉入水中,咕嚕吞了幾口水。

    錦鯉和蝌蚪朝著兩人游去,有了前車之鑒,玹耳和景武知他們來者不善。

    玹耳想要御五行水術,可奇怪的是法術入水間全無,景武亦是如此,焦急搖頭。

    兩人剛露出水面,一直巨極樂鳥正盤旋在半空中,只要兩人一浮出水面便俯沖而下。

    玹耳和景武不得不又潛入水中。

    剛入水中,玹耳腹部便受到一條紅白斑斕的錦鯉尾巴橫掃,在水內劃了兩米遠。

    景武自身難保,水本就克他,黑色巨蝌蚪圍著他來回攻擊,早已傷痕累累。

    一條幽藍電鰻掃過玹耳背部,玹耳背部一麻,一口鮮血溢出。

    紅白斑斕的錦鯉迅疾擺尾,玹耳因負傷,吃了幾口水,意識模糊,呼吸逐漸困難。

    眼看著魚口近在眼前,玹耳緩緩閉上雙眸。

    昏昏沉沉間,無數支箭射入水內,錦鯉和蝌蚪四處逃竄,模糊間水內投來兩條樹藤。

    玹耳精神一振,緊抓著樹藤,景武捂住嘴巴,也緊抓著樹藤。

    只覺樹藤被用力一拉,兩人飛出水面,落入一只一丈寬的三角河蚌內,里面珍珠巨巖般大小。

    兩人尚未看清河蚌四周,便已合上。

    隨著水面輕緩晃動,一炷香過去,三角河蚌才停了下來。

    貝殼剛張開,一條紅衣身影從頭頂飛過,落在一個小洞口前。

    紅衣身影見他們兩人慢吞吞的,不耐道:“趕緊的,否則他們可要飛回來了。”

    玹耳和景武急忙躍上,三角河蚌也匆匆離去。

    紅衣女子一頭咖啡色細卷長發,褐色目瞳,腰間佩劍,劍身圖案十分罕見,長相甜美,可目光冷冽。

    跟著紅衣女子鉆著細小山洞,磕磕碰碰,背部傷口痛感傳來,玹耳倒吸一口涼氣,大汗淋漓。

    紅衣女子忽地停了下來,遞與兩塊腐肉,玹耳和景武猶豫幾下接過。

    紅衣女子提醒道:“不要出聲,屏氣凝神,亦不要施展法術。”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