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唐騰飛之路 > 1033 謀劃

    展銷會,或者說是展覽會已經結束。

    揚州城的富商,一邊為那一夜的新鮮事物而嘖嘖稱奇,一邊也在等著看蕭家商行,與揚州布行的徹底對立。

    可惜,他們等了很久,直到眼珠子都快風干了,也沒見兩家有多少風吹草動。

    “少爺,他們在七里村的工坊依舊運行正常,這幾天,也沒看蕭家人如何,蕭寒更是連門都很少出。”

    布行大掌柜拱手恭敬的對年輕人匯報他所得知的情報。

    年輕人聞言,放下手中的櫻桃,揉著下巴微微疑惑:“不對!以他的性子,怎么可能悶聲吃這么大的一個虧?”

    “那個買酒的商人呢?有沒有查到?”

    “回少爺,已經查清楚了,那個人根本不是什么商人,而是蕭家里的一個小管事。”

    “哼哼,跟我想的差不多!”

    冷笑了幾聲,剛有些得意的年輕人卻又很快垮下臉來。

    “他這到底要干嘛?老是一動不動,也太無趣了些。”

    狠狠一拳打在棉花,說的就是年輕人此時的心情。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這么有趣的同齡人,本想好好與他玩玩,結果自己躥下跳,拉攏了那么多人出招,人家卻縮在了殼里,這多叫人掃興?

    “繼續派人盯著他們,我就不信了,他還真能變成烏龜。”

    恨恨地吩咐一聲,年輕人腦海中突然記起蕭寒最愛罵別人烏龜王八,可是如今的他,卻與那長有硬殼的烏龜更像。

    蕭寒像烏龜么?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雖然烏龜這玩意又長壽,又悠閑,但那一身綠油油的顏色,就先讓人受不了。

    “湯來嘍,快快快,趁熱喝,營養的很!”

    揚州蕭家的院落里,圍著一塊花布圍裙的蕭寒端著砂鍋,一路風風火火的沖進了餐廳。

    “又是魚湯……”

    薛盼早就習慣了蕭寒的這幅做派,只是在看到砂鍋后,臉的表情立刻就郁悶起來。

    “我想吃肉!”撫摸著日益隆起的小腹,薛盼眉頭皺的很緊。

    蕭寒聞言,翻了一個白眼,甩著發酸的手腕道:“魚肉也是肉,低脂肪,高蛋白,多好?你要不愛吃,明天給你弄個王八湯?”

    “我要吃的是紅燒肉!不是什么王八湯!”薛盼咬著牙,隱隱有發飆的跡象。

    孕婦招惹不起!

    即使是貴為侯爺的蕭寒,對這種喜怒無常的生物也只得退避三尺。

    直到退到安全地帶,這才小心的解釋:“吃什么紅燒肉?又不健康!一會我再給你熬點小米粥,多放蓮子跟紅棗,對孩子好!”

    “對孩子好”這句話,蕭寒一開始說的時候,薛盼還聽。

    但架不住說的次數多了,也就沒了效用。

    把筷子拍在了桌子,薛盼忍不住氣道:“你昨天說吃菠菜對孩子好,前天說吃芹菜對孩子好,人家別的孕婦都吃肉,怎么就我光能吃青菜!”

    蕭寒摸了摸鼻子,干咳道:“咳咳,青菜健康……師傅,您說是吧?”

    同在一張桌子的華老頭黑著臉,狠狠地瞪了蕭寒一眼,意思你還記得我也在這?

    蕭寒頓時有些尷尬,知道師傅是指望不了,只得干笑兩聲,好言好語哄著薛盼,說晚弄點紅燒肉給她,但也不可多吃。

    沒錯!讓外人摸不著頭腦的蕭家主事人不是忘了跟揚州布行掐架,只是現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脫不開身罷了。

    眼看薛盼的肚子越來越大,蕭寒漸漸開始考慮日后生產的事情。

    沒法子,女人生孩子,在這個醫學不太發達的時代,無疑就是到鬼門關外轉一圈!

    蕭寒私下里問過華老頭,得知孕婦生產的死亡率,最少也有十之二三!

    而在這十之二三里,更有一大半,是出在頭一胎里!

    知道華老頭不會騙自己,這年頭,就算是天下醫療情況最好的皇宮,也時不時傳出嬪妃因難產去世的消息,更別說外面了!

    給孫思邈的信已經寫了兩封!

    如果在薛盼生孩子前,他還不來,蕭寒綁,也要把他綁過來。

    這些事情,根本不敢對薛盼說,怕她會有心理陰影!

    穩婆已經找好了,而且一找就是六七個!據說她們中最好的一個,接生百來個孩子,才死了十個!

    穩婆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的自豪!旁邊諸如華老頭也是肅然起敬,對其連連拱手。

    唯有蕭寒一個,臉黑的跟鍋底一樣!

    平均十個孩子就沒一個,這種夭折幾率要放在后世,早就被產婦家人打的重新投胎去了,還敢在此吹噓?

    不敢想象薛盼出事的樣子,反正蕭寒肯定,要是到時候,真有穩婆問自己保【】大還是保小,他一定會抽刀剁了那人!

    大唐的婦產眼看是靠不住了,蕭寒這兩日,只得按照自己那少的可憐的生育知識,盡量來改善薛盼的身體情況。

    不敢讓孕婦吃的太多,那些油膩的東西更是被蕭寒看的嚴嚴實實!

    小艾,紫衣,胖廚子他們,都被蕭寒挨個叮囑了一遍,絕對不敢給薛盼吃零食,就怕她肚子里的孩子長得太大,到時候會出問題。

    什么誰家生了一個八斤的大胖小子,誰家有九斤的女娃出世,蕭寒一點都不眼饞。

    只要孩子足月,哪怕瘦了一點,日后還怕補不回來?

    沒聽說一句話:小時候胖,不叫胖!長大胖,壓塌炕!

    不情不愿的吃完了飯,緊接著薛盼又被催促著起來散步消食。

    一個五好丈夫的責任,在蕭寒身體現的那叫一個淋漓盡致。

    陪著她,圍著花園慢走了幾圈,突然在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后,已經幾日不見的小東正從月亮門那跑了進來。

    “侯爺……”

    進門就看到蕭寒,小東連忙揚起手里的一個木盒,對他喊道。

    蕭寒聽到聲音,抬頭看了他一眼,眉頭微皺,隨后用眼神示意他有事過會再說。

    “你有事情,就先處理事情,我讓小艾陪著就行。”

    薛盼也看到了小東,不過只是驚訝一下,就放開了攬著蕭寒胳膊的手。

    聰慧的女人,知道什么時候該使小性子惹人憐愛。又該在什么時候該放下脾氣,不至于稱為他人的負擔。

    而薛盼,毫無疑問,就是這樣一個聰慧的人。(未完待續)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