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太古狂魔 > 第二百零四章藏的真深!

第二百零四章藏的真深!

    第二百零四章藏的真深!

    鵬鳥疾馳,秦宇站在鵬鳥背上,望著魔天牢方向,沉默不語。

    “李有才,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說那契機就在魔天牢里嗎?”羅清月俏臉上帶著薄怒,期待了這么久,忙活了這么久,才發現白忙了,為了這事,父親還三番兩次的去請示玄爺爺……而現在那契機根本不在,這如何向玄爺爺交代?

    秦宇此時此刻,內心無比沉重,事情超乎了他的意料,來魔天牢之前,秦宇只以為師尊皇霆時被抓起來了,可現在,才知道事情遠非所想的那般簡單,而師尊皇霆的處境比想象中更險惡!

    那漆黑的令牌,童怒言語中表露出的殺意以及那將死之人,無疑不在暗示著秦宇,師尊皇霆的命不久矣。

    腦海里回想昔日在天武主城拜下皇霆為師,雖然這么多年來,今日都還只是第二次見面,但師尊竟會冒著生命危險闖入大魔天,單憑這份情就讓秦宇感動不已,回想之前師尊那激動和凌厲的目光,秦宇心里更加難受,越發要將他救出!

    雖然師尊現在身陷囫圇,但秦宇能確定的是,短時間內他應該沒有生死危急,之前,秦宇有意暗示童怒,師尊身懷九秘之一,也是逼不得已之舉,或者說,這是死馬當活馬醫。

    這樣一來,如果不出意外,會讓事情變得更麻煩,更復雜,但短時間內師尊并沒有生命危險!

    至于給童怒的那段口訣,正是萬重戰訣……而童怒必然會對師尊念出這戰訣,師尊自然能對出后面的口訣,如此一來,會讓童怒相信自己所說,更確定師尊身懷九秘,那時……就算師尊跳進大海也洗不清了,不知道也要知道……

    只是,讓秦宇不解的是,師尊現在到底是什么身份?那令牌又是怎么回事?

    聽到羅清月的話,秦宇將思緒壓下,冷冷的撇了眼羅清月,道:“怎么回事?那契機是外人,但這外人并非是睚眥一族的人,我師尊說那契機就在魔天牢里就必然在魔天牢里,但我沒有看到非睚眥一族的外人,你當初不是說有什么叫萬重……什么宗的人?那人呢?”

    秦宇一連串的反問,讓羅清月愣住了,回想秦宇當初所說契機時,確實說了那契機是非睚眥一族的人……

    “你沒見到?當初不是抓了一個萬重戰宗之人嗎?自從你說了契機后,我就讓父親傳信到魔天牢,好生安頓那萬重戰宗之人……這次,你應該見到了才對啊?”羅清月察覺到了其中的異常,目光迷離,陷入沉思之中。

    “沒有!我看你們是有意將那非睚眥一族的人藏起來了吧?哼,你們既然不想早點脫離這囚籠,我著什么急啊。”秦宇將問題拋給了羅清月,而心里卻是狐疑,從羅清月的神情來看,似乎并不知道師尊就在魔天牢里,難道……是童怒有意隱瞞了什么?

    聯想那塊令牌,聯想童怒似乎對師尊有些忌憚,秦宇認定其中必然有某種貓膩。

    羅清月臉色一沉,當初抓捕那異族之人,還是她親自下的命令,聯合三大郡,五十名道境高手參與圍剿,將那非睚眥一族之人抓起來了,而且,秦宇當初說了契機之事后,就派人來魔天牢保下了那人才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