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太古狂魔 > 第一百四十章真正弟子?

第一百四十章真正弟子?

    第一百四十章真正弟子?

    冷酷青年和雄屠臉色微變,心里雖火冒三丈,可面對哭老人弟子時,也強行壓下怒火了,否則,只會帶來滅頂之災。

    而四周修士越來越多,已經有人認出了雄屠和冷酷青年的身份。

    “是凌渡王獨子凌虛、雄天候的第五子雄屠,久聞雄天候幼子雄屠囂張跋扈,卻沒想到今日踢到了鐵板。”

    “此子若真是哭老人的弟子,就算凌渡王、雄天候親至也不敢得罪,別說是其子嗣了。”

    “沒想到啊,萬萬沒想到哭老人真的收了弟子,就算昔日是掘墓人又如何?如今的他已平步青云。”

    “日后,這大魔天怕是有著李有才一席之地了。”

    聽著四周修士的議論,冷酷青年凌虛、雄屠臉色皆是難看起來,轉過身看著神色陰鷙的秦宇,凌虛緩緩道:“李道友,得饒人處且饒人,何必苦苦相逼?”,若今日低頭,他凌虛的臉往哪擱?

    “現在知道得饒人處且饒人了?之前我們三個站在這里好好的,遭你們攻擊就算了,而你倒好,一口一個斬龍鞭,要不這樣,你自己去領三記斬龍鞭,今日之事就此罷休,如何?”秦宇雙眼凝視著凌虛,冷笑道,正是將凌虛之前的話回敬了過去。

    眾人嘩然,三記斬龍鞭,就算是天人境初期的凌虛也要躺上幾個月啊。

    “看來,此子真是哭老人的弟子,否則,如何會往死里得罪凌渡王第五子?要知道,凌渡王老年得子,對凌虛可謂百依百順,今日之后,李有才怕是要將凌渡王徹底得罪了。”

    “凌渡王?呵呵,有哭老人在,凌渡王動李有才試試?”

    “別說是凌渡王幼子,就算是道君幼子,這李有才也吃不了虧!”

    四周修士的議論,凌虛、雄屠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別說是這些修士,就連他們兩個也認定秦宇就是哭老人的弟子,否則,如何敢這樣苦苦相逼?

    “李道友,之前是我的錯,因為我們急著趕路,而你們三個站在馬路中間不動,我是心急之下才攻擊的。”雄屠還是服軟了,他現在只想脫身而去,哭老人弟子這名頭壓的他透不過氣。

    秦宇差異的看了眼雄屠,沒想到這看似頭腦發達的雄屠,竟能伸能屈,但秦宇并沒有回答,目光凝視著凌虛,今日,秦宇是鐵了心要拿這凌虛開刀。

    他倒不認為今日小事化了,就能不得罪這凌虛,從其眼中拂過的戾氣和陰鷙來看,這凌虛必是心狠手辣之輩,既然已經得罪,為何不往死里得罪?

    扯出了哭老人弟子的虎皮,秦宇行事必須強勢,一個是更讓人信服,二個是他身份原因,他需永絕后患,最少,在這大魔天里,身份不會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

    “李道友,還是不肯罷手么?”凌虛臉上烏云密集,目光幾乎化成了實質化的刀劍,幾乎想將秦宇千刀萬剮。

    “這句話我之前也想問你。”秦宇風輕云淡的道。

    凌虛臉上肌肉一抽,陰毒的看了眼秦宇,冷聲道:“我倒想看看你能拿我們怎樣。雄屠,走!”說著,凌虛轉身便走,雄屠看著凌虛,又看向秦宇,掙扎一番后,便跟在了凌虛背后。

    “回去告訴凌渡王、雄天侯,五記斬龍鞭,少一鞭都不行!記住,就說是我李有才說的”秦宇瞥了眼離開的兩人,淡淡的說道。

    凌虛面目猙獰,停頓了片刻,大步離開,雄屠倒吸了口冷氣,臉色急劇變幻一番后,便跟了上去。

    看著兩人離開,秦宇嘴角泛著笑意,掃過四周心驚的修士,看了眼同樣呆如木雞般的王宗和劉澤,淡然道:“走,我們見識一番這天魔外城!”,說著,秦宇便朝著一間商鋪走去。

    王宗和劉澤這才醒悟,兩人倒現在都還有股不現實的感覺,看到秦宇離開,兩人神情恍惚的跟在后方。

    四周的修士皆是倒吸了口冷氣,看向秦宇的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