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僅有你令我癡狂 > 第280章 這是被囚禁了不成

第280章 這是被囚禁了不成

    因為覺得詭異,秦牧依依便想出去探個究竟,卻發現自己怎么都打不開房門,是自己太笨還是這門有什么機關。

    秦牧依依對著門研究了半天也沒發現機關在哪里,進來的霎那,她聽到有落鎖的聲音,難道是被人從外面鎖上了,好好的要上鎖干嗎,為什么這么多不可理解的行為?

    “請問外面有人嗎?能幫我把門開一下嗎?”秦牧依依用力敲擊著門板,如果有人在應該會幫她開門的。

    但她接連喊了好幾聲,都沒有回應,除了她敲擊門板的聲音,再也沒有任何的動靜,如死水般的沉寂,那個引領她們來的黑衣人呢?離開了不成?

    秦牧依依更用力的敲擊門板,依舊寂靜無聲,怎么會這樣?人都去哪兒了,黑衣人不在尚且可以理解,那吳芳琳呢?她又去了哪里?上個廁所也無需這么長的時間啊,何況她知道自己在這里等她,卻遲遲不肯出現。

    好吧,這里本就安靜的詭異,倘若外面沒有人,就算是她把手敲破了也起不到任何作用,還是別費力氣了,只能安靜的等人來,最起碼吳芳琳是會來的。

    如此一想,秦牧依依只好又坐回到沙發上,再繼續翻閱雜志,這里除了一些雜志,還有一些書籍,不然她還真要無聊死。

    時間在一點點滑過,具體過去了多久秦牧依依也不知道,這里沒有任何現實時間的東西,等待總是漫長的,她感覺仿佛過了一個實際那么久,門口依舊沒有任何動靜,難道他們忘了她的存在?他們忘了可以理解,那吳芳琳不該忘啊,在這里呆久了,便有了一種被囚牢籠的感覺,這種感覺很不歡喜。

    放下書,看向四周,她這才注意到若大的房間卻只有一扇極小的窗。

    秦牧依依端了板凳踩上去用力伸手才能夠到窗棱,嗯,倘若樓下有人,她的呼喚他們應該聽的到,這里是醫院啊,總會有人經過的吧,只是,那窗如那門一樣怎么推都推不開,好吧又是白費力氣。

    在經歷了兩次失敗,且遲遲沒有人出現,秦牧依依有點不淡定了,為什么會有被囚禁的感覺?懷了難不成吳芳琳也被人囚禁了,所以才遲遲沒有歸來,倘若真的是那樣的話她該怎么跟秦炎離交代啊,自己還真的是愚蠢,那時陪吳芳琳一直去好了,兩個人在一起也有個伴。

    此刻的秦牧依依還在為吳芳琳擔心,卻不知道成了這樣正是拜她所賜。

    當初黑衣人讓她們交出包和手機想必就已經預謀好了,是自己沒經驗大意了,一直在秦炎離的護翼下,從沒經過事的她,才沒多個心眼兒,現在秦炎離不在,一切只能靠自己,不,他不能坐以待斃,得想想辦法。

    秦牧依依正想著如何才能出去,卻聽到門口有動靜,接著便聽到開鎖的聲音,該是有人來了。

    有人來就好,但愿是她想多了,不管經歷了怎樣的假想和煎熬,只要結局是好的只要吳芳琳安然就行了,否則她真的無法面對秦璽城和秦炎離的。

    門自外面被推開,一個胖胖的皮膚黝黑的女子端了一個餐盤進來,旋即門便又自動關上,都等不及秦牧依依奔過去。

    “你是醫生嗎?”秦牧依依愣愣的看著端著餐盤的女子向自己靠近,她覺得自己的問話真的很幼稚,這一看就不是醫生,但她還是存了一絲希望。

    “請用晚飯。”對方操著生硬的道,然后將餐盤放置在秦牧依依的面前,有點喂寵物的感覺。

    “我想知道和我一起來女士去了哪里,我要見她,所以我現在必須要出去。”秦牧依依起身,現在她哪里還有心情吃飯,來看病的,病沒看也就算了,現在吳芳琳是什么情況也不知道,自己還囚在這里出不去,等了半天才好不容易來了一個活的,她需要搞清楚現在是什么狀況。

    “請用晚飯。”黑胖的女子面無表情的說,對于秦牧依依的問話置若罔聞。

    “你能不能告訴我和我一起來的女士在哪里,我現在要出去找她。”秦牧依依以為對方水平有限或許沒聽懂,便又扯著嗓子重復了一遍。

    “請用晚飯。”黑胖女子仿似機器人般重復了這句話。

    “我說了我要找人不要吃飯,你到底有沒有聽明白?”秦牧依依顯得有些氣惱,她發覺再好的脾氣給她這么一來也淡定不了,現在是吃飯的時候嗎?就算看不到吳芳琳,但要知道她的情況啊。

    “請用晚飯。”黑胖的女人一點都不為所動,依舊重復著這句話。

    “好吧,不怪你,是我的錯。”秦牧依依無奈的搖頭,看來對方只會說這一句,算了,難為她就是難為自己,于是秦牧依依走到門口,邊說邊比劃,意思是讓對方把門打開,她要出去,秦牧依依覺得自己的手勢她應該看得懂。

    是,對方確實是看懂了她的手勢,也明白了她要表達的意思,卻并沒有過來給她開門,而是站在原地做了一個動作,那就是搖頭,然后又指了指餐盤里的飯道:“請用晚飯。”拒絕的很明顯。

    秦牧依依發現自己都要給這四個字逼瘋了,難道她沒吃過飯嘛,非要一直強調吃飯這個字。

    “你好,飯等下我會吃,現在能不能麻煩你幫我開下門,我要出去找個人,我很擔心她,我知道她沒事就放心了。”秦牧依依放緩了語氣,沒辦法,人在矮檐下不能不低頭啊,或許自己態度好點她就會同意了呢。

    顯然秦牧依依是想的美了,因為對方直接來了句:不能。冰冷的沒有一絲的商量余地。

    要不要這么沒人情味兒啊?幫幫她會死啊?秦牧依依兀自的翻翻眼。

    “好,我不出去也可以,那你能不能告訴我,和我一起來的那位女士去了哪里?我只想知道她的情況。”見出去的想法落空,秦牧依依只好同她了解情況,或許她知道呢,只要吳芳琳安然,她多少也能放點心,看他們對自己的態度,想必也不會太為難吳芳琳的。

    秦牧依依天真的以為,自己擔心吳芳琳,吳芳琳也同樣擔心她,唉,都是自己沒用啊。

    她真的是把吳芳琳看的太高尚了,吳芳琳才不會擔心,她都已經安排好,只等她在這里順利的把孩子生出來,如此秦牧依依的任務也就完場了,至于她未來的路,那只能看她的運氣了,a城將再不允許她的出現。

    “不能。”回答秦牧依依的便又是相同的兩個字,冰冷的音調,讓人有如入冰窟般。

    好么,請用晚飯那四個字是不說了,現在換這兩個字了,要不要這么惜字如金啊?又要不要讓人奔潰啊?

    “你除了會說請用晚飯和不能還能說點別的嗎?你說的不累我聽著都累。”秦牧依依氣惱的瞪了對方一眼,這都什么事,好不容易等了一個能講話的進來,卻發現一點作用都沒起,真是前所未有的挫敗,這外國人還真難溝通,唾沫星子滿天飛都沒有一條能滿足她。

    “我覺得你還是乖乖吃飯,不要白費力氣,你將要在這里呆很久,不吃,餓的人只會是你。”黑胖的女子看了秦牧依依一眼,也不知道是同情她還是鄙視她,說了這樣的一句。

    “呆很久?什么意思?”秦牧依依一臉愣然的看著對方,為什么她的話讓她發毛,難道她真的被囚禁了,可是,為什么呀,她和這些人無冤無仇的他們憑什么囚禁自己,再說這里的醫生不是吳芳琳的朋友介紹的嗎,倘若她們有什么問題那她的朋友也脫不了干系不是。

    他們是為了什么,錢?倘若真的是為了錢,那必定會聯系秦炎離,只要秦炎離知道他們的情況,那問題就好解決,但倘若不是為了錢呢?她除了一條命也實在沒有什么可以給他們的了。

    “就是你理解的意思,如果你不想餓死就乖乖吃飯。”黑胖女子看了看她臉上露出不屑,好像秦牧依依的問話有多幼稚一樣。

    “如果我不吃呢?”秦牧依依斜眼看著對方,她發現待真的確定自己或許被囚禁了,反而沒有剛剛那般的心慌了,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心慌只會亂了她的思維,倘若真的被囚禁,那么她只能靠自己的能力出去,所以,她不能先亂了陣腳。

    “那隨便你,如果你不想你的孩子因為你的拒食而胎死腹中,你想餓就餓著好了,跟我沒有一點關系,最終殺死他的人是你。”黑胖女子雙收一攤,那意思是,你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關系,我不過是替人辦事而已。

    “孩子?什么孩子?胎死腹中又是什么意思?”秦牧依依皺眉,這個女人能的話怎么這么奇怪,搞得好像她肚子里已經有了孩子似的。

    黑胖女人的話讓秦牧依依一臉的茫然,她就是想要孩子才來這里的,她是那么的喜歡孩子,誰知,不僅沒見到醫生,還搞的這么烏龍,最為關鍵的是現在吳芳琳還下落不明。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