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神帝止戈 > 第五百五十章 團聚

第五百五十章 團聚

    “舉凡大氏族的天才,自出生那一日起……甚至說在出生之前,就已經得到了最為優渥的修煉條件,一切,對于他們來說都是那么的唾手可得,提升修為便是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但,為經俗世的磨礪,人又豈能完整。”

    “劍道,不僅在于修劍,同樣,也在于修心,你在這么小的年紀,這么弱的修為之下,劍道便是能達到這般層次,掌握劍之圣道,說明你在俗世中的歷練,相對于同齡人來說,很圓滿。要真正的成為一位劍道的頂尖存在,要做劍修,莫要單純修劍。”

    北歸劍圣說的,很玄妙,陳子陵一時間,也想不清楚。

    “師尊,所謂的‘劍修’和‘單純修劍’的區別在哪里?同樣是掌握劍之圣道,難道還能有不同不成?”

    劍修和修劍,有何不同,其中差距又在哪里?

    陳子陵微微詫異了一下,立即站起身來,躬身一拜,道:“弟子不知,請師尊為弟子解惑。”

    北歸劍圣意味深長的看著陳子陵,道:“劍修修煉的是劍與劍心,甚至是劍魂、劍魄、劍膽,而修劍,則單純的只是修煉劍道,去鉆研劍法,這是兩條不同的路。”

    “劍,堪稱是開天辟地第一兵刃,便是刀,在很漫長的一段時間力,與劍之間都是存在著無比巨大的差距。天下間,使用劍做為兵器的武者、修士可以說是最多的,劍宗、劍派更是數不勝數,但是,能夠被稱為劍修的人,卻少之又少。”

    劍修,是修劍修人。

    而修劍,則是單純修煉劍道。

    “這二者又有什么不同,難道后面這一條路就是錯的么?”陳子陵好奇的問道。

    這個問題確實讓很多人都思考過。

    很多人都想證明,這兩條道路都是走得通的。

    并不一定就是說,單純的修煉劍法之人,不如劍修。

    北歸劍圣一笑道:“誠然,修劍之人,掌握劍道,鉆研劍法,確實能施展出一些精妙的劍法,一旦修煉成功,也可以爆發出無窮的威力。圣級劍法,上圣級劍法,都很厲害,但在真正的劍修面前,那些修劍之人引以為傲的精妙劍法,根本是不堪一擊。同境界的兩個修士,一個劍修,一個修劍,劍修一劍便刻擊敗修劍之人。”

    “劍修可一劍敗修劍之人。”。

    這句話,若是從別的人口中說出,陳子陵肯定會覺得對方是狂妄自大。

    但是說出這話的人,卻是九州十二大劍圣之一的“北歸劍圣”,那么,陳子陵就不得不重新評估這一句話的分量。

    劍修真的能夠憑借一劍,擊敗同境界的劍道修士?

    北歸劍圣又道:“整個九州大地,強者何其多?境界在為師之上者,大有人在。真圣都如過江之鯽一般,其中用劍者也不在少數。你可知為何為師能夠脫穎而出,成為十二劍圣之一,而別的真圣卻不行?”

    陳子陵若有所思,道:“因為,師尊就是那真正劍修,修煉的是劍與身,而不是單純的劍法。”

    “沒錯,我這一生,便是在追求劍修的路上。”

    北歸劍圣點了點頭,又道:“你知道真正的劍修,是如何修煉劍?”

    陳子陵搖了搖頭,并不了解。

    如何,修劍心、劍魂、劍膽、劍魄?

    這對于陳子陵來說,都是未曾聽說過的。

    北歸劍圣又問道:“你聽說過《劍祖筆記》沒有?”

    陳子陵的眼睛一亮,露出神往的神情,他在嵐武星的時候,也算是在玄門待了一段時間,聽聞過,在遙遠中天九州,有一個龐大的勢力。

    擁有所有劍道修士,都向往的東西。

    劍祖筆記。

    劍祖,乃是創造了劍道的存在,真正禁忌大神一般的存在。

    “略有耳聞。傳說,《劍祖筆記》乃是劍道的至高圣典,存放在九州的劍道圣地,無塵劍山。不知道徒兒說的對不對。”

    陳子陵作為一個劍道修士,對于這劍祖筆記,自然也是非常的向往。

    他也曾經問過二狗,問它是否知道劍祖筆記。

    二狗說知道,而且還看過,只是因為自己不是劍道修士,就沒有去過多關注。

    當時,陳子陵只是覺得二狗吹牛。

    劍祖筆記那是何等至寶?

    哪里是任何人想要見就能見到的。

    “我只聽說,若是有人能夠將劍祖筆記,真正的參悟透徹,就能無敵于天下,甚至成為整個盤皇界,主宰一般的人物。”

    “不過,我聽聞,只有劍道境界極高的人,才能看懂《劍祖筆記》只言片語。而且,每一句劍訣,都相當晦澀,就算是半圣也未必能夠看懂。”

    北歸劍圣點了點頭,道:“劍修,要修煉的就是《劍祖筆記》。”

    陳子陵道:“可是……《劍祖筆記》不是放在無塵劍山么,如此至寶豈能誰都看到?應該,不會流傳到外界吧,師尊你無塵劍山,莫非有所淵源?”

    陳子陵的確不知道,劍修修煉的居然是《劍祖筆記》。

    對于《劍祖筆記》,他也只是略有耳聞,并沒有親眼見過。

    若是必須要劍祖筆記才能成為劍修,其實不說,必須要去無塵劍山,閱看過劍祖筆記,方才能夠成為劍修么?

    以陳子陵現在的修為,怕是沒有這種資格吧。

    北歸劍圣笑道:“哈哈哈,劍祖筆記并非是一本書……你日后會知道的。而且,無塵劍山每隔百年,就要舉行一次‘論劍大會’,廣邀天下劍道之人,齊聚無塵劍山,一起參悟《劍祖筆記》,論說劍譜中的精妙。因為,無塵劍山想要借助天下人的智慧,將《劍祖筆記》的辛秘全部破解出來。”

    將劍祖筆記參悟透徹,便能夠成為盤皇古界之上的主宰,這確實不是一句空話。

    因為,至今為止,都沒有人能掌握劍祖筆記一半的知識。

    那些對劍祖筆記,了解至深的人物,已經是站在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存在了。

    “只不過,只有真圣級別以上的用劍者,且掌握不低的劍之圣道,才有資格,收到邀請函。你們這些小輩,當然不會知道那么詳細。”

    “正是因為有‘論劍大會’存在,因此,《劍祖筆記》中的修劍之法,也才廣為流傳了出來,當然,這個廣為流傳,還是在劍道修士的上層,無數的劍道修士終其一生,都接觸不到劍祖筆記。”

    確實,庸碌之人,接觸了劍祖筆記,也沒有涌出

    陳子陵問道:“既然《劍祖筆記》的劍訣,已經流傳了出來,為何能夠成為劍修的人,卻依舊少之又少?”

    北歸劍圣嘆道:“即便有《劍祖筆記》的劍訣,又有幾個人能夠看得懂?即便能夠看懂,又有幾個人能夠入門?”

    “當今天下,用劍者皆追求的是劍法的威力,劍招的精妙,有幾人愿意,花費大量時間,真正的去研究劍道的本身?來修劍身?來修劍心、劍魄?”

    “子陵,你的天資很高,悟性也是絕佳,乃是修煉劍道的最好人選。為師還指望,下一次論劍大會,帶著你一起前往劍閣,在天下用劍者的面前,展現出你的這一身天賦和心性。你未來的天資,必定不會再為師之下,你要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我之所以今天和你說這么多,就是希望,你千萬不要走上歧途,不要刻意的去追求一招一式的劍法,而忘了劍道的根本。”

    北歸劍圣是何等身份,九州十二大劍圣之一,什么樣的精妙劍法沒有見過?

    他說這么多,浪費這么多時間,只是為了講一件簡單的事情么?

    顯然不是。

    他只是擔心,陳子陵太刻意追求一招一式的劍法,而走上歧途,與劍道的根本越行越遠。

    北歸劍圣看著陳子陵思索的神情,便點了點頭。

    他知道,陳子陵是一個聰明的人,只需要稍微提醒一下,應該就能醒悟過來,不需要讓他多說。

    但是,陳子陵畢竟只是一個年輕人。

    在小星球之上,號稱年輕一輩第一人,無人能敵,又被一個劍圣收為弟子。

    任何一個年輕人,取得如此成績,也難免會驕傲自滿。

    所以,北歸劍圣決定敲打陳子陵一番,于是道:“子陵,你今年不過三個命輪吧?如此年輕,就被我收為弟子,心中是如何感想?是否高興?”

    陳子陵本以為,北歸劍圣會立即傳給他《劍祖筆記》。

    卻沒想到,他會突然問出這樣一個問題。

    陳子陵實話實說的道:“弟子與真正的強者,還相差甚遠,不會因為師尊的厚愛,而迷失了方向,只想繼續努力修煉,以一顆虔誠之心,尋求圣路。”

    陳子陵經歷過太多,他的心中的確沒有任何雜念。

    北歸劍圣點了點頭,很快,從衣袖里面,取出一本半尺長的書冊,遞了過去。

    陳子陵接過書冊,捧在手中,只見封面上書寫著四個字。

    “劍道開篇!”

    陳子陵將書頁緩緩翻開,定睛看去,立即就被書中的內容吸引。

    大概看了一個時辰,他才將上面的內容,完全過了一遍。

    陳子陵閉上干澀的眼睛,將書冊合上,抬起頭來,問道:“好玄妙的劍道,簡直博大精深,讓人驚嘆。師尊,莫非這就是《劍祖筆記》上的劍訣?”

    北歸劍圣點了點頭,道:“的確是《劍祖筆記》上的劍訣,不過,里面的內容,只是為師的個人心得。真正的劍訣,比書中記載的內容,更加玄奧。”

    “你可以隨意看一看,但是,不要完全按照為師的心得去修煉,要不然,你很難將《劍道開篇》修煉成功。”

    陳子陵道:“《劍道開篇》里面有很多內容,弟子還不能理解,希望師尊能夠指點一二。”

    北歸劍圣笑了笑,問道:“《劍道開篇》何等深奧,你看不懂也很正常。為師更想知道,你看懂了多少?”

    陳子陵皺了皺眉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北歸劍圣看到陳子陵的神情,就知道,這一位得意弟子,已經被《劍道開篇》難住。

    《劍道開篇》乃是真正的劍道,也是劍修的門檻。

    即便是半圣,在第一次翻閱《劍道開篇》的時候,也如同是在看天書,根本看不懂。

    一個五劫境的虛圣修為,若是能夠看懂其中幾句,就已經是相當了不起。

    北歸劍圣將《劍道開篇》傳給陳子陵,也只是想要他隨時翻看,為將來踏上劍修之路做準備,根本沒有指望陳子陵,現在就能看懂。

    當然,北歸劍圣本就是想要借用《劍道開篇》來壓一壓陳子陵的傲氣,以免他驕傲自滿,毀了大好前程。

    很顯然,他的目的,已經達到。

    北歸劍圣看到陳子陵苦惱的神情,以為自己打壓得太過,正想出言安慰陳子陵。

    陳子陵的神情凝重,嘆了一聲:“《劍道開篇》的內容,實在是太難太難了,弟子是在愚鈍不堪,只能看懂五分之二。”

    北歸劍圣一愣。

    什么?!

    這小子剛才,不是之看了一遍而已么,這才多少時間,就能看懂五分之二的內容?

    要知道,當初北歸劍圣第一次看《劍道開篇》的時候,也就是差不多,看懂了六分之一左右。

    看懂了五分之二,可算是遠超自己當年了,還敢說自己資質愚鈍,這不是欠抽嗎?

    北歸劍圣仔細的打量著陳子陵,有些不信,問道:“子陵,你確定能夠看懂五分之二?”

    陳子陵道:“讓師尊失望了,只是看懂了十分之三的內容,師尊為何如此驚訝?難道是認為徒兒不行么。”

    北歸劍圣知道,陳子陵不會說謊,心中也只能感嘆,這一個小弟子在劍道上的資質,果真是高得驚人。

    無奈一笑,這哪里是不行啊。

    這是太過優秀。

    優秀了讓人不敢相信。

    但是北歸劍圣卻沒有將這話說出來,怕太過滋養了陳子陵的傲氣。

    “只能說還可以吧,你也確實算是有些天資的。”北歸劍圣點了點頭,面容緩和下來。

    “不過,你能看懂五分之二,說明你對劍祖筆記的理解,已經超過了一些真圣級別的存在了。”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