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女總裁的神醫兵王 > 第328章 敗家娘們太氣人了!

第328章 敗家娘們太氣人了!

    就在李不凡掙脫出魔爪要反擊的時候,忽然門外傳來敲門聲,接著便不請自入,進來了一個青年男人來。

    這個男人滿臉胡茬,頭發亂蓬蓬的,面容粗狂中還帶著一絲俊朗,但因為不修邊幅,讓他看上去有些憔悴,甚至眉宇間還帶著一股濃郁到化不開的憂郁,然而此刻他的眼中卻是帶著一抹緊張和期待。

    他的身上穿著一件黑色背心,后面有個大大的武字,很是顯眼。在他身后還有一個六七十歲的唐裝老者,拎著一個果籃,一副家仆的樣子。

    “冒昧前來拜訪,還請李先生見諒。”在進來之后,青年立刻抱了抱拳,然后將果籃拿了過來,聲音粗狂道:“在下津市楊化……”

    沒等楊化宇說完,他整個人,還有身后的老仆立刻都被屋子里的一幕,給弄的愣住了。

    李不凡心里這個氣啊,怎么偏偏這個時候有人過來呢,這不是存心想看自己出丑么!

    “愛誰誰,給我滾出去!”李不凡一邊擦眼睛,一邊沒好氣的道。

    盛詩緣卻是走了過去,將果籃接過去的同時,禮貌笑道:“你是不凡的朋友吧?”

    “別見怪,他最近身體有些不舒服,正跟我鬧脾氣呢,讓你見笑了。”

    李不凡滿腦門子黑線,到底是誰跟誰鬧脾氣?

    不過,這個聲音,怎么有些耳熟?

    “是我沒有提前通知,唐突二位了。”說話間,楊化宇眉頭一皺,疑惑的看著李不凡:“李先生的手和腿,這是怎么了?受傷了么?”

    李不凡愈發覺得這個聲音有些耳熟,當看到楊化宇時,眉頭一挑:“是你?”

    這個青年李不凡的確見過,在北市拍賣會上,正是這個青年,和詹姆士競拍抬價,最后逼的詹姆士,不得不花了天價,買了他摻了料的雪凝膏。

    當時李不凡對這個青年的印象很深,所以此刻一眼便認了出來,自然的,也猜到了對方的來意,無非是沖著自己的雪凝膏來的。

    “李先生還記得我?真是太好了。”

    見到對方那激動的樣子,李不凡心里愈發篤定。可對方有求自己還撞見了自己出糗的一幕,這讓李不凡心里頗為不爽。

    可忽然,盛詩緣問道:“不凡,這位是……”

    李不凡靈機一動,輕咳一聲:“還問什么,當然是我朋友了。老婆,我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我朋友過來了,你要伺候周到一點。”

    “你看你,還愣著干什么,趕緊去泡兩杯茶來,怎么一點規矩也不懂?”一想起對方剛才那么折磨自己,李不凡心里就憋著一股子怒氣,小娘們,看老子怎么調教你的!

    盛詩緣如何不明白,這個混蛋,明顯是在對自己打擊報復。

    沒等盛詩緣說什么呢,楊化宇有些受寵若驚,能讓李不凡稱自己為朋友,這讓他多少有些意外。不過聽到李不凡對盛詩緣的稱呼,加上這個態度,讓他皺了皺眉:“李先生,不用客氣。夫人也不用見外……”

    李不凡眼睛一瞪,大有一種一家之主的做派:“這不是客不客氣的事,這是關于禮節的問題,更是關乎一個家庭有沒有家教的問題!”

    盛詩緣心里冷哼,讓你在人前裝逼,我讓你裝逼失敗!

    “這位先生,不凡身體不舒服,脾氣一直很大,你看,這兩天都被我給嬌慣壞了。你先坐,我這就去泡茶,免得啊,一會再發起脾氣,嚇著了你們。”說完,盛詩緣看向李不凡,淺笑吟吟的道:“不凡,我都說了,咱家你說了算,就不要在外人面前,跟我使小性子,讓人笑話了。”

    盛詩緣把肩膀上的毛巾,給了李不凡:“乖,自己擦擦吧,我去泡茶。”

    說完,盛詩緣拿著熱水壺離開了病房。

    李不凡還有一肚子的話沒說呢,可特么的,竟然被這個小娘們,三言兩語,輕飄飄的就給堵住了。

    再看楊化宇和那老者憋笑的神色,李不凡恨不得將這個敗家娘們按在床上,打一頓屁板子!

    實在是太過分了,太欺負人了!

    我是男人,就不能在外面給我留一點面子么?!

    第一次,李不凡第一次感受到了被氣的有苦說不出的感覺。

    使得他幽怨的看了眼楊化宇:“笑什么笑,給我洗個蘋果。”

    楊化宇忽然覺得,盛詩緣說的沒錯,這個李先生,孩子氣還挺重的呢。

    這跟他之前對李不凡的印象,有很大的出入,同時,也更擔心起來。

    不過,楊化宇還是拿起一個蘋果,拒絕了老仆要接過去的好意,親自去洗了給了李不凡。

    “初次正式見面,能得李先生的款待,是我楊化宇的榮幸,但李先生不該如此跟夫人說話。”楊化宇對李不凡剛才對盛詩緣的態度,有些不滿,直言開口道。

    李不凡咬了口蘋果,輕哼道:“那是我老婆,我喜歡怎么跟她說話,就怎么說話,關你什么事?”

    “女人柔弱,本是該受到男人呵護的。更何況令夫人女中豪杰,對你包容有加,你更該敬她、護她,怎么能將她當做下人一樣呢?”楊化宇臉上的不滿,更濃了,連老仆在后面拉扯阻止的舉動,都給忽視了。

    李不凡當即就氣樂了:“我說你來這里就是管我家事兒來了?還是氣我來了?”

    “我只是建議,畢竟夫妻能在一起,已經不容易,理應珍惜才是。”楊化宇說話間,目中那憂郁之色,也更濃了。

    那老仆見李不凡臉色不悅,連忙解釋道:“李先生別見怪,我家少爺性格就是這樣耿直,您多擔待一些。”

    李不凡挑眉看了看楊化宇,這個家伙,明顯是個有故事的人,看起來有點意思,冷笑道:“我看他不是耿直,是有點傻。”

    楊化宇皺眉沉聲道:“我不傻!”

    “還不傻呢?你說你,為了我雪凝膏來的吧?你不應該討好我,奉承我,這樣我才能將雪凝膏給你么。你反而還來數落我了,你這不是傻是什么?”李不凡咬了口蘋果,狀似隨意的問道:“還是說,你覺得你修煉古武,以為用武力,就能脅迫老子把雪凝膏給你?”

    當初在拍賣會上,李不凡可是看出來了,這個家伙,對雪凝膏那是志在必得,要不是最后因為沒錢了,絕對不會便宜詹姆士的。

    可誰知,楊化宇冷哼一聲:“我不是沖著你的雪凝膏來的,我是有要事相告!”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