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庶女撩夫日常 > 第790章:興師問罪來了!

第790章:興師問罪來了!

    霍筱雅垂眸的瞬間,眼中的黯然遮都遮不住。

    盡管她忍著,卻還是隱藏不住。

    “這是良妃娘娘宮里,是端王帶你來的,你覺得還好嗎?可有哪里不舒服?”裴卿卿輕聲說。

    霍筱雅眼中的黯然失落,她看的清楚。

    除了嘆息,裴卿卿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

    這個時候,不適合勸她。

    越是勸她,除了越是勾起她的傷心事,怕是也沒什么好處。

    所以,裴卿卿索性也就不說勸她的話了,閉口不提北宮琉。

    霍筱雅無力的搖搖頭,這才看了看旁邊的慕至純,以及良妃。

    她輕輕頷首,表示感謝,“多謝良妃娘娘……”

    “你身子還虛,這些俗禮就免了,好好調養身子才是最緊要的。”良妃關懷備至,滿面和善的說。

    如同母親對自己叮嚀自己的孩子般。

    不知有意還是無意,霍筱雅似乎刻意忽略了慕至純,她似乎是有些不想看他,或者說不敢去看他……

    又或許,是覺得自己有愧于慕至純吧。

    慕至純對她這么好,她卻……

    “卿卿,我沒事了,我想回家,我們回家吧。”霍筱雅語氣還帶著幾分虛弱。

    說要回家。

    呆在這里,她不自在。

    “好,我們回家。”說罷,裴卿卿動手將霍筱雅從榻上扶了起來。

    只是沒等她開口說告辭,慕至純就皺著沒有攔著,“你剛醒來,身子尚且虛弱,就留在這兒多歇歇,晚些時候,我再送你回去可好……”

    他說的溫柔,但越是溫柔,霍筱雅就越是想逃避他。

    “不用了,多謝端王好意,今日多謝端王照顧,我若回去晚了,我娘會擔心的……”霍筱雅輕言說。

    她語氣中透著淡淡的疏離,慕至純不是察覺不到。

    甚至還拿她娘做說辭,只是不想留下來……

    這些慕至純都聽的出來,他眼神亦是黯然了一下。

    “那我送你回去吧……”他語氣依舊溫柔道。

    “不必了,有卿卿陪著我就好了。”霍筱雅脫口而出的就是拒絕。

    然后,霍筱雅對著良妃微微屈膝,算是拜謝過她,再然后,才拉著裴卿卿走了。

    看似是裴卿卿在扶著她,但其實是霍筱雅在拉著她走。

    裴卿卿本來想說些什么的,但看霍筱雅話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她什么也不好說了,于是就默然了。

    感情的事,畢竟是她和慕至純自己的事。

    雖然她和霍筱雅情同姐妹,但感情的事,她也是無法插手的。

    還得要霍筱雅自己想明白才是。

    “純兒,你是真的喜歡上她了嗎?”

    霍筱雅走了之后,慕至純還在望著,良妃認真的問他。

    真的喜歡上霍筱雅了嗎?

    “母妃……我,不知道……”慕至純自言自語的嘀喃,像是在回答良妃,又像是不是。

    或許連他自己都是懷疑的。

    他真的喜歡上了霍筱雅嗎?

    “哎……純兒,你大志未酬,其實母妃是不愿你為情所累的,可倘若你真的喜歡她,就娶了她吧,母妃也不愿你將來會覺得遺憾。”良妃疼惜的說。

    疼惜的,自然是自己兒子。

    作為母親,良妃其實瞧的出來,純兒怕是對那霍筱雅動了真心。

    她雖不愿意兒子為情所累,但也不想兒子將來會覺得遺憾。

    若是將來他回想起來,真的喜歡霍筱雅,怕他會留下遺憾。

    “母妃放心,孩兒會考慮清楚的……”慕至純低聲說。

    今日一場壽宴,鬧出了兩樁喜事。

    先是七皇子被封端王,與霍家小姐賜婚。

    后又是發生了北宮琉和青禾郡主之事,不得已,又只能下嫁青禾郡主和親。

    群臣們或許不知北宮琉和青禾郡主喜訊的內情,只是當聽聞青禾郡主遠嫁神昭聯姻和親之時,群臣們著實吃驚了一把。

    無關其他,而是這消息來得太突然。

    甚至陛下都沒有在朝堂上與群臣商議一二,便就定下了和親一事。

    這著實有些叫人驚詫。

    和親聯姻,乃關乎兩國的大事!

    按理說,陛下是應該先跟群臣商議一番再做決定的。

    可群臣們哪知道這其中的內情。

    此時棲鳳宮中。

    慕溪鳳還沒醒過來。

    正迷暈著。

    太后氣沖沖的就殺了過來!

    太后她老人家,本就被慕溪鳳掉包成青禾郡主的事給氣到了,后來又被白子墨不恭敬的話給氣的不輕,太后這一輩子,可謂是從未窩過這么大的火,哪有心情回宮去歇著!

    就是歇,她也歇的不順氣!

    所以太后并沒有回寢宮歇著,而是氣沖沖的殺來了棲鳳宮,興師問罪來了!

    只是太后一來,卻并不見慕溪鳳,她老人家橫眉豎眼的掃了眼冬香,“慕溪鳳呢?!”

    雖然祖母直呼孫女兒的名字,沒什么不妥的。

    但是即便不去看,也能聽出太后語氣里帶著的火氣。

    冬香立馬就跪了下去,弱弱的低下頭,“回太后,公主不知怎的,昏迷著還沒醒來,太醫來瞧過了……說是,說是公主中了迷.藥……恐不能起身迎接太后,求太后恕罪……”

    “你說什么?她中了迷.藥?”聽聞冬香的話,叫太后老眉老眼的狠狠一皺。

    太后殺來興師問罪,就是因為她懷疑,青禾的事,是慕溪鳳搞的鬼。

    可若是慕溪鳳中了迷.藥,昏迷著,難不成不是她背后搞的鬼?

    “是,莫約一個時辰前,奴婢們在棲鳳宮門口的長廊上,發現公主昏迷了過去,奴婢們請了太醫來診治,才知道公主中了迷.藥……”冬香說的戰戰兢兢的,但話卻是說的很清楚的。

    有條不紊的說給太后聽。

    “長廊上,公主怎會昏迷在長廊上?”太后一聽,就聽出了其中的不對勁兒。

    慕溪鳳是她親自迷暈的。

    若說慕溪鳳中了迷.藥,太后倒是有幾分可信的。

    但是,說慕溪鳳迷暈在長廊上,太后可不太信。

    迷暈了慕溪鳳之后,是她身邊的老嬤嬤,親自將慕溪鳳給送到那個房間里去的。

    慕溪鳳既然被迷暈了,又是怎么從那個房間里跑出來的?

    還把青禾換了進去!

    太后老眉老眼的皺的更厲害的,難不成這背后搞鬼的另有其人?

    是誰?

    難道是皇后?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