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神醫農夫 > 第2543章 烏龍的再入幻境

第2543章 烏龍的再入幻境

    就在她純澈的魂魄快要被無邊暗沉的滔天恨意填滿時,一股柔和的力量忽然出現。

    湛藍的光芒驅散黑暗。

    “誰?”

    晴兒眼底有著憎恨與殺意。

    可隨后,在那股湛藍力量下,她又能夠感覺到自己身體瞬間變輕,輕到能被一陣風吹散。

    而后一股湛藍力量將被驅逐了黑霧之后,本該在風中被吹散的晴兒魂魄護住。

    竹林搖晃,一道如風過林水過石的聲音回蕩在意思快要彌散的晴兒耳中:“你可想要活下去?”

    那聲音如同遠在九重,又仿佛近在咫尺:“你是誰?”

    晴兒下意識的,覺得對方是個可以近親的人。

    她疑惑的看著自己的手,在極致的恨之后,瞬間的求生欲,讓她立刻就道:“我要活下去。”

    那聲音忽然變得有些遙遠起來:“那就與我做交易吧。”

    竹林里的一切,鏡緣寺內的周游和日青青都沒有發現。

    或者應該說,從周游一拳頭又一拳頭的將寺內所有魑魅魍魎全部斬殺之后,他就一直坐在寺廟門口,沒有踏出一步,也沒有踏回一步。

    東升西落,周游依舊呆在鏡緣寺門口,如今這兒的魑魅魍魎消失無蹤,似乎真的就只是一座寺廟。

    一座沒有和尚的空廟。

    然而周游卻依舊坐在鏡緣寺門口,手中拿著晴兒編織的劍墜。

    在這兒坐了一天一夜的他,面上已經沒有了任何表情,日青青再一次端藥進入鏡緣寺大門,卻發現周游依舊沒有動那飯菜分毫。

    一日又一日。

    看著三天三夜滴水不進,胡子拉碴,憔悴的仿佛能被一陣風刮到的周游,日青青再也忍不住了。

    “啪”的一聲,她將藥碗連著飯菜全都重重的摔在地上,怒聲道:“你這樣算什么?

    晴兒將定魂珠給了你,將活得機會讓給你,你就這樣對待她的犧牲嗎?

    你要傷心,要難過,三天也該夠了吧!你就算不吃、不喝就能改變晴兒不在了的事實嗎。”

    對于日青青的憤怒,周游沒有任何的反應。

    這種活死人,對身邊一切全都屏蔽了感知樣子的周游,讓日青青恨不得將他敲醒。

    氣到極點的日青青,直接伸手將周游手中的劍墜一把搶過。

    這仿佛就像是提線木偶開關般,剛剛還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周游,動了動手,發現劍佩不見了之后,立刻起身去奪。

    “還給我!”

    他近乎一字一頓的說著,聲音嘶啞如破鑼。

    大風吹起,不知何時月上柳梢頭,不知何時漫天的白羽花飄落。

    日青青沒想到周游竟然真的有了反應,被他兇的一愣,手里劍墜隨風飄出鏡緣寺。

    周游緊隨著,第一次離開了鏡緣寺。

    身形橫翻,將被風吹走的劍墜緊握著手里的周游,畢竟三天沒吃東西,加上剛才急促的搶回劍佩,一系列動作下,使得他眼前有些發黑。

    好在寺廟旁邊就有一棵白羽樹,周游伸手扶住了,才沒有眼前一黑栽倒下去。

    然而靠著樹根滑坐在地的周游,目光從手里緊緊握著的劍佩,移到了翻飛的白羽花上,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剛剛見面時的夜壁。

    “周游。”

    好累。

    失去晴兒之后,周游第一次感覺到疲倦。

    就在他倚靠著樹干,快要閉上眼睛時,耳邊忽然響起一道十分熟悉的聲音,周游猛然間睜大眼睛,尋聲看去,就見到了晴兒笑得眉眼彎彎的模樣。

    “晴兒!”

    一時之間,周游忘記了晴兒已經與世長辭的事實,他高興的站起身,卻因為三天三夜不眠不休不吃不喝而差點踉蹌跌到。

    可即便如此,眼疾手快扶住樹干的周游,還是快步走了過去:“晴兒。”

    “嗯。”

    晴兒眼中有著心疼的看著周游。

    “我真的,想你。”

    然而周游的話還沒有說完,眼前的晴兒就已經消散無蹤。

    周游從晴兒消失剎那驀然驚醒,而后他才發現,原來自己已經淚流滿面。

    失去的痛,讓周游捂住心口,他喃喃自語道:“果然,該經歷的,一樣也逃不掉。”

    另外一邊:“為什么幫我?”

    魂魄重新凝視起來的晴兒,不解的看著空無一人的竹林內,她知道,這兒有個強悍到足以將她神魂留下的人在。

    那人聲音不辨雌雄,依舊如最初那般淡漠如水道:“也許是緣。”

    晴兒沉默片刻,終究還是道:“我感知到了夜魂的力量。”

    這大概是她唯一能夠回報給這個說要做交易,替她凝聚了魂魄,卻絲毫好處都沒有收的人。

    “我以為你要去里面看看。”

    看著周游駐守在鏡緣寺門口的身影,晴兒知道,他在等自己。

    然而如今她即便出現在了周游面前,對方也無法在看見她。

    “我們大概這就是所謂的人鬼殊途罷了。”

    晴兒像是在跟那強者說話,又仿佛是喃喃自語般道:“我舍不得周游,可如今,只剩下魂魄的我,又如何能夠陪伴他呢?”

    說著晴兒便轉身,朝著她感知道的夜魂力量處走去。

    “你需要夜魂?”

    這大概是晴兒唯一知道對方需要的東西了,也是她唯一能夠感謝對方出手相助的東西。

    那人也沒有遮掩,大方回答:“嗯。”

    剛剛成為魂魄的晴兒,還有些不太習慣,但是得到對方肯定之后,還是點點頭。

    “原來即便沒有定魂珠,身為守護人的我,也還是能感覺到夜魂的存在的嗎?”

    另外一邊的鏡緣寺中:一直陪在周游身邊的日青青,聽到他這話,不由愕然:“周游?”

    轉頭看到身邊,面容與晴兒十成十相似的日青青,他也沒有掩飾自己的狼狽。

    周游以拇指將面上淚痕擦掉后,用依舊破鑼的嗓子道:“青青,很抱歉,這些天……”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終于得到他正常回應的日青青,眼眶一熱,再也控制不住般,撲進了他懷里。

    “我想要去一個地方,你可以陪我嗎?”

    終于從失去晴兒的悲傷里走出來的周游,拍了拍日青青的肩膀。

    不等日青青點頭,周游便抓著劍佩……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