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 金牌甜妻,總裁寵婚1314 > 第2040章 把我耍的團團轉

第2040章 把我耍的團團轉

    墨傾城的眸子閃爍了一下:“按你的醫術,這么久了,你的腿還站不起來,你的腿這個樣子,我很擔心的,而且,你明天還要坐在輪椅上給我手術……”

    藍銘晟不想再聽墨傾城這些話了,他只覺得沒意思:“是,我的腿已經好了,明天我可以站著給你做手術的,你就盡管放心,要是沒什么事的話……”

    突然,門外響起一個小護士的聲音:“云小姐,你站在這里干什么?怎么不進去?”

    云夢恬經常來接藍銘晟,醫院這邊的小護士,最近都認識她了,也知道她跟藍銘晟關系很好。

    小護士不知道病房里發生了什么事情,只覺得云夢恬的神情有點怪怪的,脫口而出的話,就問了出來。

    云夢恬一臉悲慘的表情,她諷刺的看著病房內那兩個人,心里難受到極點。

    她的腦子里只有一個聲音,藍銘晟承認了,他居然承認自己的腿好了。

    可是,腿既然好了,那他為什么要這么騙自己呢?耍自己團團轉,很好玩嗎?

    還是說,看著自己這樣盡心盡力的照顧他,心里很爽。

    云夢恬感覺自己就像個傻逼一樣,在藍銘晟面前,像個猴子,而藍銘晟就是那個耍猴子的人。

    她從來沒覺得,自己這么蠢過。

    藍銘晟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墨傾城,而她還在傻乎乎的,盡心盡責的照顧著他,世界上還有比她更蠢的人嗎?

    說起來,這一切也只是發生的頃刻間。

    藍銘晟聽到護士的聲音,立馬轉過頭,一眼就看見站在門口,臉色慘白的云夢恬。

    云夢恬沒有走,她就那么隔著玻璃,死死的盯著藍銘晟。

    藍銘晟的心,一下子就慌了。

    他快速的滑動輪椅,打開門:“小夢!你什么時候來的?”

    云夢恬靜靜地看著他,神色冷漠到了極點:“來了好大一會了!”

    藍銘晟的心,一下子沉下來了,來了好大一會,那就說明,不該聽的話,她全都聽到了。

    藍銘晟沒想到,自己隱瞞了這么久,最終還是被云夢恬知道了,他心里復雜到了極點。

    他之前想過,云夢恬如果知道了真相,知道自己的欺騙,自己會怎么應對。

    可是,事情真的發生之后,他心里還是控制不住的慌亂起來。

    云夢恬低頭,看了看他的腿:“還坐在輪椅上啊,好玩嗎?藍銘晟!”

    藍銘晟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小夢,你聽我解釋!”

    云夢恬諷刺的笑著,神情自嘲:“解釋,你能解釋的清楚,你為什么這么騙我,為什么在我面前裝瘸子,讓我擔心你嗎?你看著我這么但心你,你都不覺得愧疚嗎?藍銘晟,我真的不明白,你這樣到底圖什么,你騙了我多久了,把我當成傻子,好玩嗎?啊,藍銘晟,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的行為,真的讓我覺得很惡心!”

    云夢恬大概是氣壞了,她口不擇言,已經不想再去想,自己到底在說什么了。

    藍銘晟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他皺眉看著云夢恬:“小夢,你說什么?我惡心?”

    云夢恬情緒有些失控:“難道不是嗎?你隱瞞我這么久,把我當成傻逼一樣耍著玩,不是惡心是什么,難道你還要我夸獎你演技了得,能得奧斯卡金獎嗎?藍銘晟,我跟你認識二十多年了,我從來沒想到,你是這樣一個人,我很失望,從今天起,我會從你那里搬出去,我想,你也不需要我的照顧,不是嗎?”

    云夢恬說完,嗤笑了一聲,轉身,就向著電梯那邊跑過去。

    她跑的很快,她不敢讓藍銘晟抓住她,因為她轉身的那一瞬間,就狼狽的哭了出來。

    她從來不知道,一個人可以這么難過,三年前,藍銘晟說自己適合當他的妻子,她也沒有哭。

    她只是覺得,她要的不是適合,而是愛。

    可是三年后呢,他這么欺騙自己,到底為什么?

    他明明是為了給墨傾城做手術回來的,他明明為了那個女人,把自己的腿弄殘了,卻還要自己去照顧他,這些她都不說什么了。

    可是,他已經好了,他卻還瞞著自己,看著自己給他當牛做馬,難道就那么舒服嗎?

    云夢恬這一刻,真的是又傷心又討厭藍銘晟,她覺得,自己以后再也不想看見藍銘晟了。

    她進了電梯,看到藍銘晟追了出來,是的,他回過神,從輪椅上站起來,追了過來。

    云夢恬沒有一刻,像現在這么清晰的感覺到,藍銘晟一直在欺騙自己,而且,欺騙了不是一天兩天了。

    她想問問藍銘晟的腿,到底是什么時候好的,可是,看到他健步如飛的向著電梯跑過來的時候,她突然就覺得,好像沒必要了。

    電梯在藍銘晟快要跑過來的時候,徐徐關上。

    云夢恬站在電梯里,還聽到藍銘晟的聲音:“小夢,別走,我想跟你解釋!”

    云夢恬露出一杯笑容,笑的比哭的還難看,都把她欺騙成這樣了,還要怎么解釋,解釋他明明是為了墨傾城,卻還是要把自己騙的團團轉嗎?

    她的內心,真的沒有那么強大,她一點也不想再聽到藍銘晟的任何言論了。

    她下了電梯,直接向著停車場走去。

    藍銘晟追出醫院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云夢恬的車屁股揚長而去。

    藍銘晟不放棄,一個勁的打電話給云夢恬,可是,云夢恬怎么都不接電話。

    最后,云夢恬那邊,直接把電話關機了。

    藍銘晟頹廢的站在醫院門口,他感覺自己心里空了好大一塊。

    他從一開始,決定騙云夢恬,把她留在身邊的時候,不是沒想過,有朝一日,如果被云夢恬知道了,自己所做的這些事情,她會憤怒,會失望,會指責自己。

    可是,他真的沒想到,云夢恬一句惡心,就把他打擊的體無完膚,他想解釋的,可是,云夢恬絲毫不給自己機會。

    他沒想到,自己會把事情弄成這樣。

    他的輪椅還在病房里,可是,他裝腿瘸這件事,本來就是為了欺騙云夢恬,現在,云夢恬已經知道了,他還有什么必要瞞著呢!

    藍銘晟站在醫院門口,整個人喪到極點,就像是被人抽去了生命力一般。

    楚非從外面吃東西回來,看到藍銘晟這個樣子,一開始他覺得有點違和,似乎哪里不對勁。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藍銘晟的腿上,瞬間明白,自己的不對勁是從哪里來的。

    他有些吃驚的看著藍銘晟的腿:“藍銘晟,你的腿好了啊,什么時候的事兒?我記得前兩天你還坐著輪椅呢!你都不用適應一兩天的嗎?坐在輪椅上這么久,直接就站起來恢復了?”

    看著楚非一臉好奇吃驚的模樣,藍銘晟壓根不想搭理他。

    他一句話也沒說,直接抬步,向著醫院外面走去。

    楚非本想喊住他再問兩句,可是,看到他那張臉,他就什么都問不出來了,記憶中,他好像還沒見過藍銘晟這么灰敗的神色。

    要知道,像藍銘晟這樣的天才,天之驕子,真的是從小到大,萬眾矚目也不為過。

    他在自己的領域,有著卓越的成績,每個人看他,都是仰視的,他太聰明了,從小到大,好像沒有什么事情,是可以難倒他的。

    可是,看他現在這個樣子,楚非有點不確定了,難不成,聰明一世的藍銘晟,真的被什么難住了不成?

    楚非想了想,搖搖頭,向著醫院里面走去。

    同一時間,藍銘晟打車回別墅。

    他不知道云夢恬去了哪里,可是,他想到云夢恬說,要從他家里搬出去,他就只能趕緊回家,說不定還能見到云夢恬。

    藍銘晟回到家的時候,壓根就沒看到云夢恬人。

    他垂頭喪氣的坐在沙發上,打電話給云彬柯。

    云彬柯接到電話的時候,似乎在工作,還能聽到霹靂吧啦的鍵盤聲。

    云彬柯問:“銘晟,今天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藍銘晟深吸了一口氣,聲音有些沉重:“彬柯,小夢知道我裝腿瘸,欺騙她的事情了,她很生氣!”

    云彬柯那邊沉默了幾秒,才開口:“你活該,我早就知道,你這樣欺騙她,最后肯定會被發現的,就算是家里人幫你隱瞞,這個世界上,也沒有不透風的墻,更何況,你也不想想,小夢一直在你身邊照顧你,她只是太擔心你了,也不是傻子,你還想用這樣拙劣的謊言,欺騙她多久!”

    藍銘晟的聲音有些難受:“彬柯,你知道的,我沒有想騙她的,我只是想留她在身邊,我想跟她解釋的,可是,她根本不聽我的話,她現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開車就走了,我很擔心,我給她打電話,她不接聽,后來直接關機了,我……我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她了,你那邊有了消息,能不能跟我說說,我只要知道她沒事就好,解釋的事情,我等她冷靜下來,我會慢慢跟她解釋的,我所做的這些事情,我會一字不漏的全都告訴她,以后,我再也不會欺騙她了!”

    云彬柯皺了皺眉:“得了,你別再這里給我表真心了,你給我打電話,無非就是想知道,小夢人到底有沒有來我這里,或者說,你想知道,我能不能探聽到小夢的蹤跡,對嗎?”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