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妙手神農 >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萬事俱備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萬事俱備

    正在開心的余飛,忽然心有所感,走到窗戶邊上,看到對面的街道上,兩個人影出現了一個放哨,一個爬上了一家的牌匾,將一個東西放了進去。

    然后兩個身影都向樓上看了過來,正好看到了余飛。

    大家遠遠的對視了一眼,兩個身影迅速的消失在了街道上,再次見面,估計要在國內了。

    余飛站在樓上看著兩人離開,對等了一會,也沒有看到有人跟蹤過來,他便下了樓,將東西取了上來。

    打開之后,看到了一副詳盡的地圖,包括了正在建設的神社的總體布局,還有里面的排水等系統的路線。

    看起來這的確是個漏洞,剛剛接入了外面的排水系統,卻沒有得到重視,從幾個出入口來看,從這些地方進去,簡直是如入無人之境。

    余飛看完再次給燒了,從馬桶里將灰燼沖走。

    然后余飛就安心的修煉去了,今晚是沒法行動了,冷藏車已經離開了,最好的機會失去了。

    余飛這一修煉,直接到了第二天下午,睜開眼之中吐出一口胸中的濁氣,余飛站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腳,便準備行動了。

    再次來到基地的外面,等了幾個小時,可是一個很蛋疼的事情出現了,還是冷藏車進去之后,再次出來的時候,那個官員隨后才跟著出來,然后又去了那條街,再次選擇了包夜。

    余飛都不得不服,這個人的身體真好,每天晚上都能選擇包夜,也不怕累死在女人肚皮上。

    余飛之前的想法是,拿到他的身份識別卡,這樣就能在混進去之后,直接到達倉庫里面了。

    看到這個人每次在冷藏車離開之后才離開,余飛估計這人是每次晚上交接完貨物,工作完成了才離開。

    所以說自己要是提前偷走了他的身份識別卡,他出來的時候就會發現。

    要是讓他提前出來,里面的工作部署可能就會發生變化,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余飛想了想之后,決定進入冷藏車混進去,然后讓此人帶自己出來。

    在外面聽著對方征戰的聲音,余飛改變了策略之后,便走向了那人光顧的店鋪隔壁的店。

    這個店里坐著一個穿著紗衣的女子,女子肌膚仿若白雪,面容也是嬌小可愛那種,只是外面負責拉客談價的老媽子看起來很兇悍的模樣。

    余飛徑直走了過去,老媽子對女子兇悍,對客人態度就好了,看到余飛直奔她們店而來,急忙笑了起來。

    “包夜多少錢?”

    余飛直接了當的用島國語問道,島國語說的相當純正,和本地人一般無二,加上他黃種人的容貌,對方絲毫想不到他不是本地人。

    “三萬!”

    對方立馬報出了價格,這個價格折算下來,接近兩千華夏幣,算是比較高端的收費了。

    要是還相比這個價格高,比的就不是容貌了,容貌都差不多到達巔峰了,比的就是氣質、學歷等等加分項了。

    “可以!”

    余飛點點頭,直接走進了店里,老媽子急忙將店門關了起來,跟進來準備伺候。

    那個女子看到價格談好了,也站了起來,一臉微笑的迎接著今晚的客人。

    說實話對方什么都好,可是站起來那一瞬間,因為長時間跪坐,所以形成的型腿,頓時就讓余飛失去了興趣。

    這個民族喜歡跪坐,尤其是他們的女人,地位十分的底下,伺

    候人經常就是跪著,這就導致他們民族的女人,大多數都是型腿。

    無論多美的女人,這個缺點簡直仿佛太陽的光輝,可以將其他的優點全部遮擋起來。

    不過余飛本來也沒打算做點什么,房間肯定在后面,余飛直接向后面走去,兩個女人急忙跟了進來。

    “先生,請問是先沐浴,還是給您按摩放松一下?”

    余飛剛走進去,女子便跟進來小心翼翼的問道,她能感受到余飛對她的興趣不大,風塵女子最善于察言觀色了。

    “那個老女人呢?”

    余飛轉頭一看,那個老女人竟然跟的不見了。

    “媽咪為我們準備沐浴的熱水去了。”

    女子微微鞠躬答道。

    “叫過來。”

    余飛皺眉說道。

    女子點點頭,轉身走到拐角處,原來那里有個小門,走進去止嘔,很快那個老女人被叫了出來。

    “先生,請問您有什么要求嗎?”

    老女人走出來,恐慌的對余飛問道。

    “睡覺!”

    余飛忽然抬手,將兩個女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自己的手上,輕聲用島國語說道。

    兩個女人看到余飛的手,雙目立馬失去了神色,然后軟軟的倒在了地上,就地昏睡了過去。

    余飛滿意的收回手,這種簡單的催眠術,他現在可以信手拈來。

    看了一眼紗衣蔽體的女子,雖然有點小誘人,可是想到太多人平常過了,余飛就失去了興趣。

    這就仿佛很多人嚼過一口的口香糖,無論多美味,余飛都沒有興趣再放進自己的嘴里。

    兩人昏睡過去了,余飛就準備執行自己的計劃了,這一間房,和胳膊就隔著一層模板,甚至余飛都聽到了,隔壁傳來的劇烈的動靜。

    那個黃頭發的家伙,戰斗力是相當的兇猛,那個女人的聲音越來越控制不住了。

    幸好這邊都流行榻榻米,說白了就是地面,否則床板也撐不住。

    余飛都能想到,隔壁此刻激烈的戰況。

    他突然不禁想要感嘆,女人長得美了,就是很大的資本,爽了還有錢賺,多好的事情啊!

    到達隔壁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一般見不得人的情況,爬窗戶是個不錯的選擇。

    余飛很容易從這邊窗戶出去,來到了隔壁的窗戶上。

    粉色的窗簾,將里面的美景遮擋住了。

    不過因為這里比較濕熱,所以很多人喜歡開窗通風,窗戶都是開著的。

    余飛直接撥開窗簾跳了進去,可是剛進去就辣眼睛了。

    因為那個黃毛貨,口味果然不一樣,選擇的竟然不是年輕貌美的女子,而是女子的媽咪。

    女子正在一邊伺候著,就仿佛古代的通房丫頭一般,遞個水和毛巾什么。

    忽然跳進來了一個男子,三個人都被嚇的愣住了。

    黃毛貨瞪大了眼睛,兇狠的看著闖進來的不速之客,伸手向自己的衣服摸了過去。

    “睡覺!忘記我來過!”

    余飛伸出手,對著兩個女人用島國語淡淡的說道。

    那兩個島國女人,在黃毛貨驚恐的眼神中,一起瞬間昏睡了過去,哪怕是剛剛還血液加速,處在人生巔峰的老女人,也瞬間昏睡了。

    黃毛貨已經摸到了自己的配槍,可是剛剛要把配槍拿起來,余飛就一把一腳踩在了

    他的手背上,將他的手和槍,一次踩在地上動彈不得。

    “看著我!你正在被嚴刑逼供,你已經堅持不住了,你已經很努力了,但是我太兇殘了,你決定臣服于我,為了活下去你要答應我任何的要求!”

    余飛左手一把捏住黃毛貨的下巴,右手伸出來在對方的眼前晃了起來,用英語慢慢說道。

    黃毛貨掙扎了幾下,眼神漸漸迷茫,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這是對方已經被余飛催眠,大腦不自覺的開始自己腦補,被嚴刑逼供的場面,開始內心自我安慰,進入余飛要求的狀態。

    “我說!我什么都說!我就是你的一條狗,求求你別打了!”

    黃毛貨很快腦補完畢,痛哭流涕的說道。

    對方渾身顫抖表情痛苦,人的潛意識,會不自覺的將自己最害怕的一面放大。

    所以這種催眠,有時候比直接刑訊逼供的效果還要好,因為可以讓對方自己找到,自己最害怕的一面。

    “只有答應我的一切要求,你才能活下去!”

    余飛繼續催眠,防止對方因為在自己說出目的之后,被驚嚇而清醒過來。

    “我可以答應你的任何要求,哪怕是殺掉父母妻子也可以,求求你放過我!”

    這人是一個極度自私的人,竟然在潛意識里面,為了自己活下來,連自己最親近的人都能迫害。

    “幫助我進入倉庫,并且安全離開,你就可以活下來了!”

    余飛終于說出來了自己的目的。

    “我一定幫你達成目的!”

    對方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然后余飛又詢問了一些細節,知道了細節中之后,告訴對方該怎么配合自己,然后催眠終于結束了。

    而經過交談,余飛終于知道他們的內部又多么的松散,他作為一個軍人,每天出來花天酒地也沒有人管理。

    看來自己之前高估了難度,這就讓人很舒服了。

    約定好了明天的心動,余飛讓對方也昏睡了過去,然后悄悄離開了這里,來到了隔壁。

    將那兩個接待自己的女人,催眠過后余飛離開了。

    他走后不久那兩人打開門,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突然醒了過來,然后徹底忘記了余飛來過這里,還以為自己打了個盹。

    回到賓館之后,余飛告訴自己的助理,準備后天最早的飛往棒子國的機票。

    余飛這樣說,助理和那個女子,就知道余飛已經有了計劃和執行計劃的方法,立馬就去準備去了。

    對于他們來說,完成任務之后的撤離,也是十分準要的一環。

    不光要準備撤到棒子國的機票,還得將所有可能的懷疑方向,都給吸引到棒子國去,讓棒子國幫他們分擔壓力。

    然后到達棒子國之后,如何安全的再次回到自己的祖國,又是另外一個環環相扣的計劃,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覺。

    所以每一件事情,不要看到沖在最前面的人,在后面的人也一樣偉大,所做的工作并不少,或許也更加的危險。

    余飛又修煉了一天,夕陽再次西下的時候,助理和給他負責化妝的男子來了。

    還帶來了余飛需要的東西,首先是一身適合心動的裝備,然后是幾個小盒子。

    這幾個盒子,就是用來操控余飛偷出來的大家伙延時引爆,最好是他們離開之后再引爆。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