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西游小記之臥底唐僧 > 第三百零二章 教化精怪

第三百零二章 教化精怪

    卻說孫悟空縱身打個唿哨跳到空中,執鐵棒厲聲高叫道:“慢來,慢來!有吾在此!”那怪見了悟空前來,挺住身軀,將一根長槍亂舞。悟空執了棍勢問道:“你是那方妖怪?何處精靈?在此作亂。”那怪更不答應,只是舞槍。悟空又問一次,那怪又不答,只是舞槍。悟空暗笑道:“原來你是耳聾口啞!不要走!看棍!”那怪更不怕,亂舞槍遮攔。在那半空中,一來一往,一上一下,斗了十幾個回合,未見勝敗,八戒、沙僧在李家天井里看得明白,原來那怪只是舞槍遮架,更無半分兒攻殺之力,被悟空一條棒不離那怪的頭上,八戒看了知了那怪本事不濟,頓時心中不怕,笑道:“沙僧,你在這里護持,讓老豬去幫打幫打,莫教那猴子獨干這功,領頭一鐘酒。”

    好呆子,就跳起云頭,趕上就筑,那怪物忽又使令一條槍抵住。兩條槍,就如飛蛇掣電。八戒夸獎道:“這妖精好槍法!不是山后槍,乃是纏絲槍也不是馬家槍,卻叫做個軟柄槍!”悟空道:“呆子莫胡談!那里有個什么軟柄槍!”八戒道:“你看他使出槍尖來架住我們,不見槍柄,不知收在何處。”悟空道:“或者是個軟柄槍。但這怪物還不會說話,想是還未歸人道,陰氣還重,只怕天明時陽氣勝,他必要走。但走時,一定趕上,不可放他。”八戒道:“正是,正是!”

    三個在半空中又斗多時,不覺東方發白,那怪看日光隱現,陽氣漸生,妖怪身上黑氣見了陽光便要消散,妖怪見了不敢戀戰,回頭就走。悟空與八戒一齊趕來,忽聞得污穢之氣襲人,原來這是到了那七絕山稀柿疼也。八戒道:“是哪家淘毛廁哩!簡直臭氣難聞!”悟空也捂著鼻子只叫:“快快趕妖精,快快趕妖精!莫要叫他跑了。”那怪物攛過山去,受這污穢之氣庇護,現了本象,原來他乃是一條紅鱗大蟒。

    八戒看見這大蛇足足有百丈長短,嚇道:“原來是這般一個長蛇!若要吃人啊,一頓也得五百個,還不飽足!”悟空也道:“原來那軟柄槍乃是兩條蛇信,所以看做是軟槍,如今我們趕他久了,他定然疲憊,我們便從后打出去!”這八戒聞言,縱身趕上,將鈀便筑。那怪物一頭鉆進窟里,還有尺長尾巴丟在外邊。八戒放下鈀,一把撾住道:“著手,著手!”盡力氣往外亂扯,莫想扯得動一毫。悟空看了笑道:“呆子!放他進去,自有處置,不要這等倒扯蛇。”八戒真個撒了手,那怪便縮進洞去了。

    八戒埋怨道:“才我不放手時,半截子已是我們的了!是這般縮進去了,卻怎么得他出來?這不是叫做沒蛇弄了?”悟空道:“放心,這廝身體寬大,窟穴窄小,斷然轉身不得,一定是個照直前行的,定有個后門出頭。你快去后門外攔住,等我在前門外打。”那呆子聽了真個一溜煙,跑過山去,果見有個孔窟,他就站定腳,守著洞口不叫蟒蛇出來,還不曾站穩,不期悟空在前門外使棍子往里一搗,打到了那妖怪身上,那怪物護疼,徑往后門攛出。八戒未曾防備,被他一尾巴打了一跌,莫能掙挫得起,倒在地下忍疼。悟空見窟中已然無物,于是搴著棍,穿進去叫趕妖怪。那八戒聽得吆喝,自己害羞,忍著疼爬起來,使鈀亂撲。悟空見了笑道:“妖怪走了,你還撲什么的了?”八戒道:“老豬在此打草驚蛇哩!”悟空道:“活呆子,莫要廢話,快些趕上!”

    二人再趕過澗去,見那怪盤做一團,豎起頭來,張開巨口,要吞八戒,八戒慌得往后便退。這悟空見了反迎上前,被他一口吞之。八戒捶胸跌腳大叫道:“哥耶!傾了你也!”悟空在妖精肚里,支著鐵棒笑道:“八戒莫愁,我叫他搭個橋兒你看!”那怪物不由得被金箍棒撐著躬起腰來,就似一道路東虹,八戒道:“雖是象橋,只是沒人敢走。”悟空道:“我再叫他變做個船兒你看!”在肚里將鐵棒撐著肚皮。那怪物肚皮貼地,翹起頭來,就似一只贛保船,八戒道:“雖是象船,只是沒有桅篷,不好使風。”悟空道:“你讓開路,等我叫他使個風你看。”悟空又在里面盡著力把鐵棒從脊背上一搠將出去,約有五七丈長,就似一根桅桿。那廝忍疼掙命,往前一攛,比使風更快,攛回舊路,下了山有二十余里,卻才倒在塵埃,動蕩不得,嗚呼喪矣。八戒隨后趕上來,又舉鈀亂筑。悟空把那物穿了一個大洞,鉆將出來道:“呆子!他死也死了,你還筑他怎的?”八戒道:“哥啊,你不知我老豬一生好打死蛇?”八戒說完又筑了幾下,方才罷休,遂此收了兵器,抓著尾巴,倒拉著趕奔駝羅莊去。

    卻說那駝羅莊上李老兒與眾等看悟空八戒久不回來,對唐僧道:“你那兩個徒弟,一夜不回,斷然傾了命也。”唐僧確實放心,道:“決不妨事,我們出去看看。”眾皆不敢,只沙僧護著唐僧二人外出,須臾間,只見悟空與八戒拖著一條大蟒,吆吆喝喝前來,眾人在屋子里看見卻才歡喜。滿莊上老幼男女都來跪拜道:“爺爺!正是這個妖精,在此傷人!今幸老爺施法,斬怪除邪,我輩庶各得安生也!”眾家都是感況,不敢冒進,二來他那蛇信變化多端,有些門道,故此與他斗了半晌,若是知道他是這樣一個小蛇,我把金箍棒變化大了,一棒也就把他打死了,廢不了如此多的周張。”

    唐僧聞言點頭,又圍著巨蟒轉了兩圈,看到那村民早已經拿來了快刀利刃,要給巨蟒扒皮開膛,不由得又感嘆道:“可憐世事無常,這一條巨蟒,修行百年,有了御風變化之能,到最后卻是被人分食,可嘆,可嘆。”悟空又道:“師父今日怎么如此多的感慨,你只看見這妖怪被吃,怎么沒有看見這妖怪當初食人的場面,他雖然有些手段,可是未開靈志,不懂天時,不明善惡人,更沒有修持功德,只遵從本性出沒,怎么能渡過劫難,修成真身,如今還是這妖怪修為不到,只能在這嶺上活動,若是等他再過百年化為人身,怕不是還要做多少惡事。”

    唐僧聞言點頭道:“你說的也是在理,可是這也不能說明那巨蟒便是惡行,他身為蛇類,又不像你天生便有神志,從小時候吃了鼠蟻蟲兔,長大了自然要吃牲畜人類,在他眼中,人畜毫無分別,本能而為,豈有善惡。”悟空道:“所以說,這些小妖便要趁早打死,免得長大之后為禍。”唐僧搖頭道:“若是有人能夠從小教化于他,叫他修行,教他善惡,叫他存善于心,即便未開靈智也能管教于他,豈不是就能叫他變作好妖,造福一方?”悟空道:“師父,你說的倒是也對,不過那天下眾妖千千萬,哪里能夠管的過來,師父還是莫要自尋煩惱了。”

    唐僧正想著,卻被村民拉去慶賀,又被留住五七日,苦辭無奈,方肯放行。又各家見他不要錢物,都辦些干糧果品,騎騾壓馬,花紅彩旗,盡來餞行。此處五百人家,到有百人相送。一路上喜喜歡歡,不時到了七絕山稀柿疼口。唐僧聞得那般惡穢,又見路道填塞,道:“悟空,似此怎生度得?”悟空侮著鼻子道:“這個卻難也。”唐僧見悟空說難,知道這美猴王也愛干凈不愿臟了身子,這時李老兒與眾上前道:“老爺勿得心焦。我等送到此處,都已約定意思了。令高徒與我們降了妖精,除了一莊禍害,我們各辦虔心,另開一條好路,送老爺過去。”悟空笑道:“你這老兒,俱言之欠當。你初然說這山徑過有八百里,你等又不是大禹的神兵,那里會開山鑿路!若要我師父過去,還得我們著力,你們都成不得。”唐僧道:“悟空,怎生著力么!”悟空笑道:“眼下就要過山,卻也是難,若說再開條路,卻又難也。須是還從舊胡同過去,只恐無人管飯。”李老兒道:“長老說那里話!憑你四位擔擱多少時,我等俱養得起,怎么說無人管飯!”悟空道:“既如此,你們去辦得兩石米的干飯,再做些蒸餅饃饃來,等我那長嘴和尚吃飽了,變了大豬,拱開舊路,我師父騎在馬上,我等扶持著,管情過去了。”

    八戒聞言叫苦道:“哥哥,你們都要圖個干凈,怎么獨教老豬出臭?”唐僧道:“悟能,你果有本事拱開胡同,領我過山,注你這場頭功。”八戒聽見有人夸獎,不由得笑道:“師父在上,列位施主們都在此休笑話,我老豬本來有三十六般變化,若說變輕巧華麗飛騰之物,委實不能若說變山,變樹,變石塊,變土墩,變賴象、科豬、水牛、駱駝,真個全會。只是身體變得大,肚腸越發大,須是吃得飽了,才好干事。”眾人道:“有東西,有東西!我們都帶得有干糧果品,燒餅馉饳在此。原要開山相送的,且都拿出來,憑你受用。待變化了,行動之時,我們再著人回去做飯送來。”八戒聽有吃的,滿心歡喜,不顧惡臭,脫了皂直裰,丟了九齒鈀,對眾道:“休笑話,看老豬干這場臭功。”好呆子,捻著訣,搖身一變,果然變做一個大豬,孫悟空見八戒變得如此,即命那些相送人等,快將干糧等物推攢一處,叫八戒受用,那村民也早就厭煩這一領的爛柿子了,急忙送上果品,那呆子見了,不分生熟,一澇食之,待到吃的肚子飽了,卻上前拱路。悟空叫沙僧脫了腳,好生挑擔,請師父穩坐雕鞍,他也脫了翁鞋,吩咐眾人回去:“若有情,快早送些飯來與我師弟接力。”那些人聽了,有百相送隨行,多一半有騾馬的,飛星回莊做飯還有三百人步行的,立于山下遙望他行。

    原來此莊至山,有三十余里,待回取飯來,又三十余里,往回擔擱,約有百里之遙,八戒哪怕要開辟道路,也是神仙手段,走的不比騾馬車慢,眾人再回來的時候,唐僧師徒們已此去得遠了,眾人不舍,催趲騾馬進胡同,連夜趕至,次日方才趕上,叫道:“取經的老爺,慢行,慢行!我等送飯來也!”長老聞言,謝之不盡道:“真是善信之人!”叫八戒住了,再吃些飯食壯神。那呆子拱了兩日,正在饑餓之際,那許多人何止有石飯食,他也不論米飯、面飯,收積來一澇用之,飽餐一頓,卻又上前拱路。唐僧與悟空、沙僧謝了眾人,分手兩別。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