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美男榜 > 第八百四十三章:桌下秘談托事

第八百四十三章:桌下秘談托事

    唐佳人沒有躲,讓孟水藍頗為詫異。他收了手,滿眼狐疑地掃了唐佳人一眼,問:“有事兒求我?”

    一語中的!

    唐佳人點了點頭,那樣子真是乖得不得了。

    孟水藍心里一抖,感覺此事定然干系重大,否則唐佳人也不會變成任人揉捏的軟柿子。既然如此……那就再捏幾下吧。

    孟水藍繼續伸手去揉捏唐佳人的臉,心里美得都快冒泡了。

    唐佳人被捏得煩了,照著孟水藍的手就是一口。

    孟水藍倒吸一口氣,收回手,看著手指上的牙印,道:“真是個好印。”

    唐佳人直接道:“再給你一個好印,給我弄個一模一樣的。”說著話,掏出貔恘印,往孟水藍的手里一塞。

    孟水藍接到手中一摸,頓感十分燙手,猶豫道:“霞光姑娘,某和你不熟,不好這樣吧?”

    唐佳人知道,孟水藍這是要翻舊賬,當即道:“不熟你掐我臉?你掐我臉,就得給賞銀一百萬兩。給不了,就得給我弄出一個一模一樣的貔恘印。”

    孟水藍咂舌道:“小蔫壞變悍匪搶劫了?”

    唐佳人笑道:“事有輕重緩急,人也不能太墨守陳歸了。你什么時候能把印給我?”

    孟水藍道:“你怎么就那么篤定某會擔著掉腦袋的風險,給你做假印?”

    唐佳人癟了。說到底,她敢找孟水藍,依仗的就是往日的交情。可交情那種東西,隨著時間的流逝,能剩下多少實在不好說。尤其是在經歷了唐門大火和刁刁墜入冰窟之后。

    其實,孟水藍最不想攪合到朝廷中去。他們百川閣能立足至今,靠的就是一條祖訓決不參與朝廷的黨派之爭。

    若他真接了這貔恘印,且復制出一塊,便是與二王爺為敵,站了……六王爺端木焱的隊。實際上,他非常非常不看好端木焱。端木焱是后回到宮里的,基本上沒有任何根基。他想進帝京,都已經是難上加難,更何況去奪那金鑾寶座?有何資格!

    偏偏,有個拎不清的鬼東西,就是要幫他一把。

    偏偏,自己這個拎得清的鬼才,無法拒絕鬼東西的請求。

    哎……都說相見不如不見,原來真意在此啊。

    孟水藍將嘆息和為難吞進肚子里,看似輕松地道:“行,某以自己這個人,答應你了。”

    唐佳人聽孟水藍這么說,隱約想明白了他的為難,道:“你放心,若我出事,我絕對不出賣你。”

    孟水藍在心里苦笑一聲,道:“你若出事,我跑得了才怪。這天下能有幾人可以做出以假亂真的貔恘印?!早晚查到某頭上。真是瘋了,才跟你玩。”

    厚顏無恥的唐佳人有些不好意思了。

    孟水藍道:“行了,你也別不好意思。這事兒啊,不能白幫你。”

    唐佳人的眼睛一亮,問:“啥要求?”

    孟水藍看得出,唐佳人不想欠他人情,心里泛起苦味,卻也不能表現出來,生怕將人給推遠了。他道:“這樣吧,某這活計可是擔著掉腦袋的風險。日后,若是有人問你,你最喜歡誰,你就說,最喜歡孟水藍,某九泉地下也就能笑開花了。”

    唐佳人的嘴角抽了抽,問:“要不,換一個難點的?”

    孟水藍道:“某怎么忍心讓你為難?”一邊說著話,一邊仔仔細細撫摸著貔恘印,連一個細微的痕跡都不放過。

    唐佳人問:“你摸這么仔細干什么?”

    孟水藍回道:“自然是要精雕細琢,務必做到一模一樣。你若不急,我七天后給你。”

    唐佳人道:“急。”

    孟水藍道:“三天。”

    唐佳人:“明天中午,我來這取印。”

    孟水藍變色道:“怎么可能?!”

    唐佳人道:“我只是給守城的士兵頭子看一看,他們又不會分辨真假。再說了,二王爺也不可能舉著貔恘印對屬下那些人說,本王這塊貔恘印呀,得從以下幾點分辨真假。來來,挨個摸摸看看,千萬別被假貨糊弄過關。”

    孟水藍的嘴角抽了抽,道:“明天給你。”轉而道,“這么簡單的活兒,你找某,豈不是大材小用?”

    唐佳人瞇眼笑道:“所以,你給我馬馬虎虎弄一個看起來差不多的貔恘印就可以。這樣,你就不用提溜著腦袋干活了。若是事發,別人還能通過假印找到你,一準兒是你在上面刻上名字了。”攤開手,“如此,我也救不了你呀。”

    孟水藍沒了脾氣,道:“是某想多了唄?”

    唐佳人點頭笑笑道:“那對唄。”

    再次看見唐佳人的笑顏如畫,孟水藍感慨頗多。他道:“帝京不比秋城,你務必小心謹慎。明天正午,某在這里等你。”

    唐佳人應道:“好。”

    孟水藍一伸手,將貔恘印給了唐佳人。

    唐佳人接過,問道:“不用照著雕刻啊?”

    孟水藍意有所指地回道:“眼睛才是最大的騙子。心里記住了,才不會忘。”

    唐佳人接過印,收入懷中,道:“那黑臉指揮使正到處追我,我得趕快回一撮白毛的府中才好。哦,對了,韻筆的尸體你收到了嗎?那是我讓人送去三日小筑的。”

    孟水藍一點頭,道:“正要與你說此事。”

    唐家人道:“下次見面再說。我得先回去一趟。你得空,幫我去一趟合西永平第三條街左數第五間的李家一趟。我被人算計了,得查明真相。”

    孟水藍應道:“好。某送你回去。”

    唐佳人搖頭道:“不,我自己可以。”從桌子底下鉆出去,就要往門口跑。

    孟水藍站起身,扇子指向后院,道:“那邊有個后門。”

    唐佳人眉眼彎彎地一笑,擺了擺手后,竄到后門離開,避開搜索的西錦衣衛,向著坑洞的方向跑去。

    唐佳人前腳剛走,老頭便抱著一大堆的畫軸回來了,將其中一幅遞給孟水藍,低聲道:“這里是最近半個月的消息。閣主可要住在后院?”

    孟水藍接過畫卷,拿在手中,道:“不住,明日再來。”

    孟水藍出了修文齋,正好看見孟天青牽著馬兒走來,便隨意地迎了上去。

    孟天青狐疑地掃了孟水藍一眼,道:“你一臉少女懷春樣是怎么回事兒?”

    孟水藍神秘一笑,道:“春來了”

    孟天青嘲諷地一笑:“呵……”

    與此同時,楊銳也回過味來,覺得自己不應該去追韻筆,而是要回府堵人。

    于是,一場關于速度的較量開始了。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