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真要逆天啦 > 第313章 故技重施,冠軍獎勵!

第313章 故技重施,冠軍獎勵!

    這個時候,安生帶著楚飛云幾人飛身下來,幾個人的神情都顯得很不好看。

    太特么嚇人了。

    四級毒瘴,哪怕是武師四級的武者也不一定能抵抗得了吧,這一次若不是有楊帆在,他們幾個有一個算一個,全都得歇菜。

    還有樹下的那十幾條團聚在一起的青頭蟒,特么個個都是四級妖將的層次,他們幾個除了楊帆之外,誰能干得過?

    鎮守府的人把他們投放到這個位置,跟讓他們自己過來找死有什么區別?

    也就是碰到了楊帆這樣的妖孽,可以以一敵眾,幾分鐘的功夫就把這群四級妖將給收拾了,讓他們又狠狠地做了一把咸魚,這打醬油的頻率真是越來越頻繁了啊。

    “楊帆,這次的擂臺賽似乎要比我們想像中的更加危險啊,接下來咱們該怎么辦?!”

    經過了剛才的教訓,楚飛云已然沒有了剛下來時的那種輕松愜意,神情一下就變得緊張謹慎起來。

    剛一開局,這片試煉之地就給了他們當頭一棒,這個時候他若是再像之前那般粗心大意,那可就是真的傻了。

    “確實很危險。”楊帆輕輕點頭:“不過,這可能跟咱們昨天在招待所得到了住房排位賽的第一名有關,那間首席套房,可并不是那么好住的。”

    楊帆的神念掃過同樣被扔下來的鐘大山等人,他們差不多也遭遇到了同樣的命運,同樣被扔到了毒瘴遍地的妖植區。

    不過不同的是,這些人剛從飛艇下墜落就謹慎無比,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妖植周圍散發出來的四級毒瘴,屏息閉氣,同時將血氣之力遍布周身,抵御四級毒瘴的侵擾。

    六個人全都安然落地。

    地面上等待他們的同樣也是一群四級妖將,是一群長尾松鼠,相對而言,整體實力都要比楊帆剛才斬殺的那群青頭蟒要弱上一些。

    不過即便是如此,鐘大山等人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將那些長尾松鼠完全消滅,看得楊帆一陣心癢,那些可都是氣血經驗啊,就這么死在鐘大山等人的手中,太可惜了。

    一時間,楊帆忍不住想要單飛。

    這片森林里面的妖獸數不勝數,不去狠狠地收割一波的話,楊帆感覺自己晚上肯定會睡不著覺。

    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看到天上還在繼續不斷地有學員被投放下來,楊帆感覺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這么多的競爭對手要來給他搶經驗,那怎么能行!

    “一會兒你們五人往東走,那邊的妖獸級別大多都在二級三級之間,相對來說安全一些。”

    楊帆抬手向楚飛云等人指明了一個方向,東邊三公里處,不僅沒有毒瘴,而且妖獸的級別也普通較低,很適合楚飛云、段小蕊他們這些只有武師二級三級的人去歷練。

    既然來了,總不能真就讓他們一直躲在一邊打醬油當咸魚,去獵殺一些與他們實力相近的低階妖獸,也當是一種磨煉了。

    “安生這家伙是第一次參加這種的爭奪試煉,沒怎么見過血,你們幾個可要多讓著他點兒,最好所有的妖獸都留口氣,讓安生煉煉膽魄!”

    楊帆瞄了安生一眼,這個門派忠誠度已經達到了百分百的家伙,不讓他去多刷點兒經驗,實在是太可惜了。

    “師傅,誰說我沒有見過血?”安生有點兒不太服氣地反駁道:“本帥小時候也是見過大場面的好不好,我的膽魄早就已經被錘煉得刀槍不入了!”

    前些天天被人追殺,他老子每天帶著他跟個耗子似的在城外東躲西藏,吃過的妖獸肉,甚至比楚飛云他們這些小年輕見過的妖獸都多。

    而且他現在已經是三級精神念師了,雖然對敵經驗并不是很足,可是他見過的多啊,安道那老頭兒以前可沒少在他的面前展露過精神念師的殺敵對戰之法,安生自信他要獵殺起妖獸來,并不會比他老爹差上多少。

    至于跟楊帆相比,還是別找那個刺激了,安生感覺,就算是他的老子安道現在楊帆的跟前,也照樣得歇菜。

    “廢話那么多!”楊帆狠瞪了這小胖子一眼,“讓你殺你就殺,哪來那么多廢話?”

    “見多識廣也只見與識而已,與你自己親自動手獵殺妖獸完全是兩碼事兒!這次咱們小隊的任務就是,全力輔助你,圍殺妖獸。不要覺得精神念師就可以安心地躲在后面,該見血的時候,誰也不能縮著!”

    別人不清楚安生的膽子,楊帆做為他連著三年的同桌難道還會不知道么。

    還見多識廣,刀槍不入,全都只是在吹牛逼而已。

    三年的時間,這丫一次城都沒出過,一只妖獸都沒有斬過,有時候偶爾地看到一只意外在城內誕生的半覺醒的蚊子都會被嚇得大呼小叫。

    就這點兒膽子還敢說自己的膽魄早已被錘煉得刀槍不入,我呸!

    “楊帆你放心,不就是讓他多見點兒血,親手多宰幾只妖獸么,一點兒問題也沒有,交給我們就好!我們會把捕獵到的妖獸全都送給安生,保證經此一役,他就會變成一個真正的鐵血直男!”

    楚飛云爽朗一笑,現在他們是一個團體,所得的積分并不像是華南武校的爭奪試煉那樣只記在個人的名下。

    鎮守府的擂臺賽,積分只記團體,每個人獵的妖獸積分,全都歸結到他們華南武校的隊名之上,所以他們并不介意獵殺妖獸時最后一刀是誰的補的。

    楊帆想要借妖獸的鮮血為安生錘煉膽魄,他們自是一點兒意見也沒有。

    畢竟,當初他們自己也是這么走過來的。

    沒有人的膽魄天生就會十分強大,全都是經過一點一點兒的閱歷積累一步步地鍛煉出來的。

    楚飛云、段小蕊這些世家子弟,幾乎是在十歲之后就開始他們用妖獸的鮮血與性命來錘煉他們膽魄的生涯。

    族中的父輩在購買或是捕獵一些妖獸幼崽或是干脆拿一些重傷垂死的一級甚至是二級妖獸過來讓他們開葷。

    不要覺得這樣很殘酷,想要在末世之中很好的活著,獵殺妖獸或是被妖獸獵,是他們永遠都繞不過的一道坎兒。

    越早見血,越早培養出斬殺妖獸的殺意與膽魄,對他們未來的生存發展就越是有利。

    所以,很多時候,越是有錢人家的孩子,越是世家子弟,反而越是心思狠厲,意志堅定,哪怕是妖獸捕到眼前也能做到神色不變。

    反倒是楊帆、安生他們這種普通人家的孩子,從小沒有錢也沒有那個條件購買或是出城去獵殺妖獸,很多人甚至都到了十八歲,即將高中畢業的時候,都還沒有見過真正的妖獸長什么樣,更別說是親手擊殺妖獸了。

    所以對于楊帆的要求,楚飛云等人并不覺著奇怪,反而還很憐憫地看了安生一眼,看得安生心里一個勁兒地想要罵娘。

    去特么窮人家的孩子,去特么的鐵血直男!

    本帥明明也是世家子弟好不好,若不是如今落了難,就你們這樣小家小勢出來的孩子,想要見本帥一面都得到后面排隊去!

    楊帆滿意點頭,而后又投給了安生一個嚴重警告的眼神。

    不去乖乖地給為師刷經驗,為師要你何用,光吃不干活的飯桶誰稀得要?

    面對楊帆的警告,還有兜里大貓小花的偶爾泄露氣息的威脅,安生只得乖乖點頭。

    不就是殺幾只妖獸么,本帥現在可是三級精神念師,能飛能打能跑,無所不能,弄死幾只妖獸那算是事兒嗎?

    瞧不起誰呢!

    “師傅,你不跟我們一起走吧?”安生輕聲詢問。

    楊帆搖頭道:“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你們就不要管我了,有大黑在,我的安全你們不必擔心,待事情辦完之后,我會再去找你們!”

    說完,楊帆一拍大黑的腦袋,一人一獸飛身躍上樹冠,眨眼就不見了蹤影。

    段小蕊看著楊帆離去的方向,分明就是云棱型飛艇向下投放參賽學員的飛行方向,不由有點兒懵逼:“楊帆同學該不會是又要去救人吧?”

    “十有**。”朱玉宸接聲道:“當初在試煉峽谷,就是因為他,今年的學校舉辦的資源爭奪試煉才會有那么多人堅持到了最后。”

    “我聽說,因為今年的達標的名額過多,陳光校長急得頭發都快要掉光了,差點兒就要直接宣布校資處破產了。”

    “沒準兒這一次,他還想要再來一次,畢竟只有留下來的人數越多,就越容易刷取到更多的比賽積分,到最后各大院校開始最終的積分爭奪戰時,才會有更多的積分供他刷取。”

    朱玉宸抬手扒拉了一下自己的私人智腦,興奮道:“看看,看看!我就記得有這么一條!”

    “擂臺賽的冠軍資格是比賽的總積分達到十萬分,那樣不僅可以得到整個鎮守府將近一半的資源分配額度,同時還會額外獎勵一株六級靈藥!”

    “我敢打賭,楊帆肯定就是沖著這個去的!否則的話他根本就沒有必要去救那些競爭對手!”

    朱玉宸自為看清楚了楊帆的真正目的,心血不由一陣澎湃,對楊帆的氣魄與胸襟佩服不已。

    達不到冠軍資格而只是拿到了擂臺賽的第一名的話,最多只能得到資源總配額的三成,六級靈藥更是沒影。

    楊帆那么牛叉的一個人,肯定是不甘心只拿到一個小小的第一名,他的目標,從來都是擂臺賽的冠軍獎勵!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