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咸魚的自救攻略 > 第八百九十四章 華云基金的條款

第八百九十四章 華云基金的條款

    楚垣夕相信兄弟們能解決,因此一直等著看一場打擊投機倒把的好戲,結果還沒到下午兩點呢,楊健綱突然找過來了。

    還以為他又出什么幺蛾子了,結果楊健綱開門見山:“聽說你要開發類似傳統單機RPG游戲的UGC平臺?”

    “有這個想法,還沒有實施,趙杰跟你聊了?”楚垣夕之前跟趙杰說完倒是確實讓他跟楊健綱溝通一下來著,沒想到都聊完了。

    “是啊,但是你知道開放自制DLC下載收費會被玩家罵成什么樣嗎?以前不是沒有過,都被玩家罵瘋了啊。你想過這個問題沒有?”

    噢,原來楊健綱是來關懷自己的,楚垣夕不由得松了口氣。

    巴人信息替巔峰視效做宣傳不可能一直做,不然就會形成視覺疲勞進而傷害粉絲。所以宣傳了五六天之后強度下降,楊健綱那邊已經開始尋求別的渠道進行宣傳。

    不過總體進入官網的人數、PC客戶端下載量還有最關鍵的,用戶提交成品數量這些,暫時都還很一般,不涼但是肯定也不算熱鬧,而且增長曲線趨緩,推廣投放效果越來越弱。

    關鍵是這么一點點時間,不可能有什么爆品被用戶提交上來。別說爆品,就算正常能看的作品也難,絕大多數用戶還在學習教程,熟悉引擎,以及跟著教程手把手的復現教學視頻的制作流程呢。目前玩家主要的聲音是——為什么不做成可視化操作的客戶端呢?

    所謂可視化,就是讓用戶在編輯器內直接抓人物、放特效、換場景等等,現場通過肉眼調試。而寫表格則是把要調整的參數寫在表格里編譯,編輯器播放編譯后的結果。

    換言之,大部分人對于用“寫表格”的方式制作視頻非常不習慣,謂之反人類。

    但實際上用戶們不知道的是,在編輯器內肉眼看著調出來的東西,等到編譯成視頻播放出來完全是另一種感覺,反而不如編表效率高。這就是不懂得3D特效電影制作流程的導演非要強上,制作出來的成品怎么調都沒法調出好的效果的原因,拍的時候真人部分好好的,以為用特效補上其它地方就好,結果一上特效完全出戲。

    譬如說郭導的《絕技》就屬此類,反而是劇本同樣糟糕的《阿修羅》,在特效方面更專業。問題是玩家不懂的這個道理,除非再給他們開發一套可視化引擎,對比之后才會真香,這個無用功是不可能去做的。

    對巔峰視效來說,到明年春天之前的時間都要考驗運營的功底。怎么持續保持住這群創作型用戶的熱情,怎么形成小圈子內的自嗨,并且適時的吸納一些新鮮血液,適時的投放一波獎勵,讓走在前面的創作者得到精神或物質上的滿足,繼續用愛發電。

    這個過程中當然也可能捅婁子造成用戶流失。所以現在楚垣夕對巔峰視效還不大放心,十分不希望聽到壞消息。

    對于楊健綱的這個問題他早就考慮過,“你說的這個問題根本就不存在。”

    “你現在這么說,到時候會被玩家罵哭的。”

    “不是,老楊。你現在都已經在搞平臺了還不懂嗎?咱們這個DLC跟那些被罵哭了的不一樣。”楚垣夕對楊健綱做平臺的眼光感到擔憂,“我們做,肯定是以平臺化運營的角度去做,而那些因為DLC收費被罵哭了的不是。什么叫平臺化運營啊?”

    說話間楚垣夕來了個戰術后仰,楊健綱心說我應該給你照下來發B站去!

    “平臺化運營就是對我平臺有好處的,不會被玩家罵的,我才讓它在平臺上收費,否則不收費,明白不?要簽約的,要審核才能上架的,每個DLC都要看試玩數據的,用戶有試玩和購買的過程。

    就像起點,也不是所有書都收費啊,只有好評多的、數據高的才能簽約,簽了約上了架的才收費,而且仍然有一部分免費章節試看,不喜歡的用戶根本就不買。你那也是一樣啊,你平臺上的動畫片你總不會讓用戶從第一集開始買吧?你也不可能全都簽約吧?

    你光看見這么做的被罵哭了,你那些被罵哭的根本就是玩票,沒有當成一項事業去做,明白不?產出的數量又少,用戶沒的選,而且直接收費,那能不罵么?買完就坑爹換你你也罵啊。”

    楊健綱胡擼著后腦勺走了,心說簡直了!替楚垣夕操這份心干嘛呢?自己都能想到的問題他肯定能想到嘛。

    不過楚垣夕有句話讓他憂心忡忡——數量才是關鍵。對他來說數量何嘗不重要呢?平臺上有一萬部作品,用戶來了能挑花了眼,不可能都看,只能有選擇的試看購買,根本罵不出來,要罵也是罵自己眼瞎。但如果只有十部呢?選擇范圍決定了用戶會不會無腦開噴,做游戲的DLC也是同理。

    說話的功夫就已經過了下午兩點,楚垣夕等楊健綱走了,上微博一看,奸商們都怒了!

    從早晨開始收購壓力就大增,但是為了維系住炒作出來的價格曲線只好硬挺著,原想著這么小的一個小破游戲那還不是隨便操縱價格么?結果特么出活動了!我可去你大爺的吧!

    楚垣夕后來也理解奸商的心理了,這游戲剛開服比較容易控制價格,但是以巴人娛樂的選產,以巴人集團的游戲用戶數量,不可能不給導量的對吧?

    這么一導量,都是奸商們的用戶紅利啊,而且是精準紅利,每個用戶都缺合同,無論怎么導流都是僧多粥少,只能找奸商買貨。特別是炒作之風一起,游戲內打到合同的也不會輕易賣出了,更不可能以白菜價賣出,都是他的價格同盟。但是那些非專業的玩家怎么可能比的過專業的呢?光一個高星級的淘寶店就卡住絕大多數人。

    結果特么萬萬沒想到游戲公司周日這天突然加開爆合同的活動,事先沒有任何預告,而且一開就是掉率×5,這還玩毛?

    雖然我們先死,但是你們這是在自殺啊!啊——

    因此巴人娛樂的微博下面突然評論數激增,有很多玩家自發的上來叫好,并請求這個爆率常態化。

    常態化是不可能常態化的,都常態化了這個游戲的壽命也就要縮短幾十倍了,而且商城道具更加乏人問津,你們棄坑的速度×10,這能行?

    而另一批人則是陰陽怪氣,有直接潑臟水的,有痛斥游戲公司突然調爆率不預告的,還有呼吁《動物公司》上鏈的,做成區塊鏈游戲,讓每一張合同都上鏈,保持信息透明公開。

    這么一熱鬧,其它情況不論,反正服務器進人的速度是出現明顯的上撬,從運營的角度來說肯定是成功了。

    而且這一次因為做的是放置型的小游戲,趙杰親自操刀服務器代碼,比較大膽的嘗試了大服策略。這也是游戲的一個賣點,所有玩家同服,不過楚垣夕覺得這是虛假宣傳。

    雖然趙杰使用了一些動態調整虛擬子服務器之類的方案,但本質上還是小服的數據庫存儲策略,換湯不換藥,在玩家看不見的地方還是要不斷開新服的,不然數據存儲會亂。換言之,趙杰根本就沒有技術去設計supercell那種全球同服全盤調度數據的服務器,數據庫就搞不定。

    只不過因為這個游戲的玩家交互只有市場,連競技場都沒有,所以數據交互與保存的規模和密度都是眼見的低,可以鉆空子。于是趙杰就鉆了這個空子,實現了市場的全體玩家同服。不過楚垣夕感覺很虛,特別是突然出了奸商炒合同的事情,趕緊讓趙杰模擬一下被黑客攻擊的情況下會不會直接癱瘓。

    至于奸商們的哀嚎,楚垣夕心說你們提區塊鏈根本沒用啊,這是我們官方調了爆率之后用戶自己爆出來的,又不是我們從后臺改出來的然后投放給用戶。區塊鏈最搞笑的地方就在于能夠產生實際用處的地方還是太少,很多場景使用區塊鏈其實也沒有任何價值,不用效率反而更高。

    不過這些人估計是不懂。

    其實里面有人真懂。華云基金背后的大佬,虎批公眾號的實控人毒瘤耿斌就是奸商之一,還是其中比較大的一個。

    最近他組織了不少針對虛擬物品的交易測試,沒想到在《動物公司》上一天多點的時間就陪了小十萬塊,說多不多還是有點肉疼的。

    對外,他宣稱的是,自己在評估各種區塊鏈技術落地的可能與空間,而游戲上鏈確實是區塊鏈目前看來為數不多的有效應用場景之一。不過真實目的是什么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不過這只是小事,近期圍繞耿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介入《深夜畫廊》,沒有其它。但是過程比想象中難。

    主要是他的目標太刁鉆了,不但需要房詩菱實際上出讓《深夜畫廊》的控制權,而且還要房詩菱作為KOL親自在這個原本屬于她自己的矩陣中開直播。

    這兩條里一般人想達成一條都難,但對耿斌來說反而是兩條一起上比較容易,因為一起上,才方便他開條件嘛。

    形勢是極為清晰的,資金缺口還差大幾百萬,還有幾天的時間肯定還不上了,一文錢難倒英雄漢。因此現在房詩菱唯一保住《深夜畫廊》控制權的辦法就是找一個有錢的金主爸爸入股,幫她做清盤。而且還不能是套利式入股,否則還是侵害中小投資者的權利,人家一樣要起訴。

    房詩菱現在才真正意識到當初跟大廈還有其它投資客們簽署的SHA看似她占了大便宜,但是人家還是保留了基本的自保權利呢。看著不起眼,真較起真來一個腦袋兩個大。所以最好連同他們一起清。

    問題是沒有優厚的條件別人為什么要幫這個忙呢?特別是對耿斌來說,如果只是一次高利貸式的財務投資,那么對他毫無意義,他眼睛里盯著的是《深夜畫廊》上三千萬泛女拳用戶的錢包。

    真正女拳到骨髓深處的那種反而不好整,因為真正的女拳心靈壁壘強大,把自己的腦子嚴嚴實實的封在一個彈丸之地里,固執、以我為主、根本不聽別人的道理。耿斌的套路萬變不離其宗,仍然是割韭菜的套路,目標用戶必須聽的進別人的話才能被帶動。

    反而是泛女拳,或者稱之為鍵盤女拳,沒有那么堅固的心靈堡壘,人云亦云非常容易被蠱惑,腦子不好使還覺得自己特精明,否則也不會成為鍵盤女拳。這種人有個KOL帶一帶立馬入轂。

    所以雷思云代表華云基金已經跟房詩菱談過兩次,但是雙方的條件差距仍然有點大。

    這一切倒是都在耿斌的算盤里,因為房詩菱尋找金主爸爸的目的是為了不失去公司的控制權,所以他的條件如果是控制《深夜畫廊》,房詩菱相當于前門拒虎后門進狼,毫無意義。

    而他前兩次之所以流露出對控制權的索求,無非是欲擒故縱,今天是收網的好日子!

    在一家咖啡廳里,耿斌甚至準備好了紙筆,準備現場給房詩菱寫一個TS,而房詩菱愁眉不展的看著手里的A4紙,紙上是雷思云提出的核心條款。

    只聽雷思云說:“房總,你還兩天就到日子了,可堅持的空間不大了吧?”

    房詩菱鎮定自若:“我可以請求鄭德延期付款嘛。我們賺錢的速度鄭德基金應該也能看到了,實打實的高現金流高收益,鄭德為的是賺錢,我們支付一定利息,再寬限一段時間也不是不可能。”

    雷思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旁邊的耿斌適時的捧哏:“老雷你笑啥?”

    “我笑啊,唉,我笑房總把我老東家當成開善堂的了。”

    房詩菱頓時一皺眉,旁邊那個西瓜頭做自我介紹的時候,說的是公眾號“虎批”的實際經營者,根本聽都沒聽說過,不知道來干嘛的?

    只見雷思云端起咖啡慢慢抿了一口,說:“我老東家我太了解了,他們現在評估的,無非就是三種情況。第一,像您這么簡單的收割方式都可以收得上來大筆的現金流,那么按照合約規定,把公司主導權拿過來,把財務并過來,然后由鄭德來進行收割,能收回多少錢。

    第二,您最近的回款速度已經下降了,而且下降的很快,那么,如果鄭德把公司控制權搶走,還能不能復現您之前的回款速度?是因為您經營不力,還是《深夜畫廊》精華已盡確實后繼乏力了?

    第三,鄭德拿到多數股票和控制權之后,是否可以脫手轉賣,賣到更高的價格,比如四五千萬?其實這三點,都可以歸結為有沒有專門人才能夠幫助鄭德短期內處置掉《深夜畫廊》變現價值的問題。”

    耿斌繼續捧哏:“那有沒有啊?”

    “唉,我走之前鄭德對自媒體和IP的投資就已經進行過很多起了,咱不說巴人集團啊,就其他的公眾號都有五六只,人才方面應該是可以整合到的。鄭德的體量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真要深入產業界進行資源整合,難度比我低多了啊哈哈哈。”

    這個沙雕一樣的笑聲讓房詩菱的臉色異常難看,因為她發現自己簡直進退維谷。而且正如雷思云所說,她之前挽起袖子吃錢的動作固然昂揚,但是也吸引到某些人的注意力。從杜爽那邊傳來的消息就顯示,鄭德里確實有人對于這個賺錢速度感興趣了,甚至后悔了,覺得之前簽的對賭實在太低了,沒有懲罰力度!然后還把杜爽狠狠鉻硬了一頓。

    房詩菱就納了悶了,這群人怎么一個兩個都對自己企業經營情況和現金流這么清楚啊?為了堵住關鍵信息的泄露,她連財務都換了,沒用!

    關鍵是要是能夠用錢打鄭德的臉還好,可她還掉鏈子了,簡直是所有倒霉的事件一件接著一件發生,出現任何新的情況就沒有一件是對自己有利的!

    相對來說反而是雷思云提出的新條款還湊活?

    華云基金這次提出的條款和前兩次是天壤之別,根本不是幫她清盤,條件非常簡單。

    第一條,華云基金以12.5元每股增資《深夜畫廊》60萬股,也就是750萬,部分用于清盤鄭德基金。剩余用于企業日常經營。

    第二條,房詩菱手中現持有《深夜畫廊》510萬股份,投票權和一半的收益權交由華云基金掌控,時間為兩年,期間內華云基金承擔原本屬于房詩菱的所有權利和義務。到期后房詩菱有權以12.5元每股的價格贖回本次增發的60萬股。

    如果只到這里,房詩菱要猶豫很久,因為出局的關頭她也得為自己打算。一方面她現在面臨著無法清盤鄭德就要輸給鄭德240萬股的囧境,剩下的270萬股還能值多少錢?但另一方面也許能夠賣掉?她相信自己嚷嚷一聲股權轉讓,目前手里這510萬股怎么也能賣個三千萬以上,大不了買家再增資幾百萬塊把鄭德清出去就是了。

    但是好在還有第三條。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