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一路向仙 > 第一千一十五章曇花秘境

第一千一十五章曇花秘境

    只是柳隨云越想知道答案,殷溫嬌就越不想告訴柳隨云,她通過尉遲無雙告訴柳隨云自己的給出的讓步。

    尉遲無雙笑著說道:“溫嬌姐姐思春了,她讓我跟圣主說,只要圣主弄到了這部大藏經,她愿意獻身給圣主”

    只是柳隨云卻立即知道這其中大有玄機,他告訴尉遲無雙:“你溫嬌姐姐是我的暖床小女奴,她身子早就是老爺我的了,不管那俏臉、美乳、纖腰、美腿還是妙處、櫻桃小嘴還是那美臀,都是圣主老爺的,她獻身給圣主老爺,哪有趁機索取好處的道理”

    柳隨云這么一說,尉遲無雙也覺得甚有道理,她當即跟殷溫嬌說了幾句,大致就是“睡自家人還能談價格”的道理,結果殷溫嬌繼續給出新的條件,還是由尉遲無雙來轉達。

    “無雙姐姐說了,老爺拿到這部大藏經,她就能幫無垢姐姐突破大乘境界

    對于柳隨云來說,這個價碼很有誘惑力,可是柳隨云卻是拒絕了這個建議:“以你圣主老爺現在的晉階速度,還怕無垢姐姐突破不了大乘境界,如果無垢姐姐真突破不了大乘境界,我就是睡也要把睡成大乘境界”

    話雖然有些粗,但絕對是真理,那邊尉遲無雙與殷溫嬌又談了一句,殷溫嬌開出了新的價格:“那十個大乘境界怎么樣?只要拿到大藏經,不過溫嬌姐姐,你這事多半不成,圣主老爺能睡出一個,就能睡十個來”

    事實上,突破大乘境界,哪有柳隨云想象的那么輕松,柳隨云就是想把無垢神尼睡成大乘境界,那也是萬年之后的事情了。

    但是柳隨云卻是十分豪氣了說道:“是啊……想睡出多少個都可以,溫嬌你想睡成散仙之上,圣主老爺也可以幫你……”

    “圣主,你怎么能這么說話”現在殷溫嬌可是慌不擇言,她直接開口了價格:“拿到了這部大藏經,溫嬌不但隨你睡,而且你想知道什么,只要是溫嬌想說的,溫嬌都可以說”

    現在輪到尉遲無雙笑了起來:“原來溫嬌姐姐已經能同圣主直接溝通了,那何必還找我中轉于什么,你有事直接跟圣主溝通就行了”

    殷溫嬌這才發現自己剛才說錯了什么,她居然忘記掩飾這一點了

    只是柳隨云終于及時解了她的圍:“既然是溫嬌姐姐這么說,那就是極好的……不知道什么時候與溫嬌姐姐雙修最合適,好處最多”

    聽到柳隨云這么說,殷溫嬌雖然還是十分窘迫,卻也知道這是自己躲不開的命運,誰叫自己已經是柳隨云的女奴了。

    她告訴柳隨云最合適的時機不在現在:“圣主如果要突破大乘之上境界的話,就跟溫嬌說上一句”

    柳隨云自然明白殷溫嬌的意思,那就是說殷溫嬌居然能幫助自己突破散仙境界,那她太夸張了吧

    要知道,就是血洋魔祖這修行多少萬年的老魔頭都沒有突破散仙境界,不過得到了殷溫嬌的承諾,他當即答應下來:“溫嬌姐姐放心,這部大藏經我一定弄到手,您感覺到什么了?”

    殷溫嬌是散仙境界,比柳隨云這個大乘中期頂峰不知道高明多少倍,而她也告訴柳隨云:“這位吳東流應當大致無誤,咱們這吳山界附近確實有一處佛門秘境,而且秘境有著一部上古大藏經級別的至寶,近期秘境就能開啟”

    柳隨云點了點頭,他決定答應吳東流的條件:“東流道友,既然你這么有誠意,我自然不能不答應了”

    “那就好,那就好”吳東流毫不客氣地說道:“咱們聯手,到時候我成就大乘境界,道友也可以獲得了大藏經”

    柳隨云剛想說些,卻覺得空氣之中的靈潮似乎有些不對勁,他探頭朝著外面看了一眼,只是整個房間都被吳東流的靈符與禁術封閉起來。

    可是吳東流的靈符與禁術雖然能封閉普通的神通,卻擋不住殷溫嬌這么一位大乘之上的散仙修士,她第一時間就告訴了柳隨云一個天大的壞消息:“圣主,出事了……有人提前開啟了曇花秘境”

    “曇花秘境?”

    柳隨云沒想到吳公元下手還真快,他還剛同吳東流談好價格,那邊吳東流已經提前開啟了封印,因此柳隨云不由提醒了一句:“下月初三,就怕吳公元這賊子狗急跳墻,提前開啟曇花秘境……”

    “就憑她?”

    吳東流雖然修為比吳公元差了一個大境界,但看不大起吳公元:“就憑吳公元這廝也能提前開啟曇花秘境,那至少也得大乘頂峰才行”

    大乘頂峰?

    柳隨云不由叫糟了,要知道現在這血濤魔界就有著一位大乘頂峰的修士,他不由直接叫出了對方的名字:“血洋魔祖”

    “血洋魔祖?”

    吳東流神情先是一呆滯,然后又想到了什么:“這怎么可能,該死,就是他……”

    雖然當年吳家探索這處曇花秘境的時候十分小心,可是血洋魔祖終究是征服了整個吳山界,在其中得到什么線索也未必不可能。

    只是對于血洋魔祖,他本來不需要如此冒險,畢竟他本身已經是大乘頂峰的修士,進入曇花秘境也不過是錦上添花,對他沒有什么大的幫助。

    要知道,吳家開啟血洋魔界的辦法也只是一種探索而已,不但代價驚人,而且風險也大得驚人。

    可是現在卻是狗急跳墻,在被柳隨云擊殺兩具大乘分身之后,血洋魔祖不但實力大跌,而且隨時有可能遭遇驚天之劫,而這個時候,大藏經的作用就顯現出來了。

    一想到血洋魔祖的威名,吳東流就不由露出了猶豫之色:“我們是不是該遲點進入那曇花秘境?”

    只是他還沒等柳隨云說話,已經否定了自己剛才的想法:“我們得快點進入曇花秘境,時間不等人”

    說話間,他直接打破了房間的禁制,揭開了靈符,第一時間就能感覺得到外面泛動的靈潮,他與柳隨云都能感覺得到那有著血洋魔祖的氣息。

    “果然是這老魔頭”

    柳隨云卻是感覺得到另一個不同的氣息:“吳公元也出馬了”

    事實上,除了吳公元之外,柳隨云還能感覺得到至少四五位大乘修士的氣息,其中最強的一人修為還在自己之上,居然是一位大乘后期修士。

    當然,柳隨云也知道自己的感覺不一定準確,現在進入這曇花秘境的大乘修士數目應當更多。

    柳隨云關心的是曇花秘境的細節問題:“咱們走,吳東流,你跟我說說曇花秘境到底限制什么境界的修士進入?”

    “元神境界,只有元神境界才能進入這曇花秘境”

    “那如何才能強行進入這曇花秘境”

    現在柳隨云可是大乘中期頂峰境界,想進入這秘境肯定會遇到天地法則引來的天劫,對于他的行動大有不便。

    “道友放心便是,我們吳家先祖早有秘傳功法,可以臨時禁制修為,只要把實力限制在元神境界,進入這秘境之中就可以自由行動,不致于出現大問題

    柳隨云知道這多半是治標不治本的辦法,廝殺之間多半會出大問題,但是既然答應了殷溫嬌,他便要說到辦到:“那把辦法傳授給我”

    倒是殷溫嬌聽到柳隨云這么說,倒是給柳隨云吃了定心丸:“圣主老爺放心便是,一切都有溫嬌負責,在秘境之中老爺自然可以來去縱橫”

    比起吳東流來,柳隨云自然更信任自己家的散仙女奴來,畢竟睡自己的暖床女奴不要付錢,只是付出的代價往往極為驚人。

    有了殷溫嬌的保證,柳隨云就完全放心了,而吳東流更為著急:“咱們邊走邊說,該死,那血洋老魔已經進入秘境了,咱們快走”

    如果不是這處曇花秘境開啟的話,柳隨云真想不到現在的血濤魔界居然有這么多大乘修士,就在他飛出十萬里這段時間,他已經感覺得到七八位大乘修士的氣息,至于返虛修士、合體的數量,簡直可以用海載斗量來形容。

    看來自己還是小看天下人了都準備出來敲悶棍的

    而且看著他們對于曇花秘境了如指掌的樣子,吳家當年苦心研究的成果恐怕已經成為人人皆知的秘密,大家都想趁著現在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去撈上一筆。

    而吳東流倒是急上火了,他催促起柳隨云來:“道友,快一點,快一點,千萬不能讓血洋魔祖把大藏經拿走了……”

    柳隨云倒是鎮定下來:“那曇花秘境在正常情況下,只有元神級別的妖物嗎?”

    這是柳隨云現在最想知道的情況,只是吳東流的答案卻告訴柳隨云:“那怎么可能,我們家里試過三次,進入秘境的修為被限制在合體之下,但是里面的魔物妖物,卻絕對有著大乘級別的存在,而且每過三千年,妖物魔物的實力就增進一分……”

    柳隨云又問了一句:“那血洋魔祖在秘境之中,有沒有相匹敵的對手?”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