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一路向仙 > 一路向仙 第一卷 第八百六十六章落網 (文字)

一路向仙 第一卷 第八百六十六章落網 (文字)

    一路向仙 第一卷 第八百六十六章落網                    “好痛”

    江筠月已經多少年沒有這樣的感覺了,自從修行之后,她一直是順風順水,特別是嫁給申元縱之后,她幾乎是整個蒼穹界最耀眼的女修士,即使是沈雅琴的修為超過了她,也無法掩蓋她的光彩。

    在沈雅琴成就元神修為之前,幾乎整個蒼穹界以為她是蒼穹界第一女修士,這個世界之上敢無情擊殺女修士的男修士不多,而打得過她的修士同樣不多,更不要說還得考慮她背后的申元縱。

    因此江筠月還是第一次直接感受得死亡的威脅,雖然在剛才的廝殺之中,她幾乎擊殺了三十余只元嬰與準元嬰級別的魔物,其中至少小半是真正元嬰級別的魔物,但是這掩飾不了江筠月現在的難堪境遇。

    在激戰之中,江筠月本來就身負重傷,更不要說最近血遁而走,差一點就把自己徹底燃燒,現在雖然服食了兩瓶丹藥,但是江筠月卻覺得傷勢完全沒有好轉,整個身子就在搖搖欲墜,隨時可能倒下。

    失血超過了一半,骨頭似乎被打斷了好幾根,更不要說體內隱藏著無數處暗傷,這魔潮讓江筠月幾乎應付不過去,還好她見機得快,終究逃了出來。

    只是打不死的元嬰修士,現在已經變得脆弱不堪,江筠月必須在這危機重重的魔域之中找到適合閉關的場所好好調息養傷,否則即使能支撐得下去,也是一個元氣大傷的局面:“該死的,是誰布下的這個局?”

    她以女人的直覺感覺得到,這個局似乎不是魔物的手筆,而是某位大修士的陰謀,一下子就解決整個魔域之中人數最多實力也最強的一只元嬰小隊:“是誰,讓我知道他是誰,一定剁碎了他”

    只是江筠月剛想到這時,那邊卻聽得一個蒼老而色迷迷的聲音問道:“這不是江仙子嗎?發生了什么?需要幫忙嗎?”

    江筠月不由一激靈,但是很快極其厭惡地說道:“滾開,給我滾開”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赤陽老魔這只老色狼,他繼續以色迷迷的眼神注視著江筠月:“江仙子何必見外,大家相逢是緣,見你這情形,咱們不由好好談一談,說不定老夫還能幫你什么忙”

    這赤陽老魔不同于一般的元嬰中期修士,江筠月只能估計著這老魔的實力至少也是元嬰中期大成的水平,只比自己巔峰境界遜色兩三個小境界而已,而現在更是對自己造成了致命的威脅:“別過來,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

    “哈哈哈哈……”

    江筠月全神戒備,以為赤陽老魔這色魔肯定有所行動,只是沒想到這赤陽老魔一陣狂笑,已經直接遠遁而走:“江仙子不聽好人言,吃虧在眼前空”

    看到眼前空空無也,只有空氣之中還留存著危險的氣息,江筠月頗有些欲哭無淚的感覺,雖然她對于赤陽老魔厭惡至極,甚至不愿意赤陽老魔靠近自己,但是赤陽老魔這么一走,反而讓她心底空空,六神無主。

    現在連一個伙伴都找不到,這魔域之中多了無數強大的魔物,幾乎讓江筠月有了步步難行的感覺,這赤陽老魔雖然是色中惡魔,但好歹也是一同進入魔域之中的修士,理論上雙方總能有個照應,現在他跑了,江筠月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江筠月只能看著赤陽老魔遠走高飛,剩下自己一人無依無靠,天地之中的魔氣越來濃郁起來,而自己的丹藥之力也壓制不住傷勢,不由越發覺得難辦起來:“這該怎么辦?”

    江筠月怕引發傷勢,不敢走得太快,只能拖著病體緩緩前進,只是她走了不過半里地,卻聽得一聲冷笑:“江仙子,我們又見面了……”

    這聲音得意張揚至極,江筠月卻是暗自心驚:“柳隨云”

    她來到寒楓界,就是為了追殺柳隨云這小賊,只是作夢也沒想到,居然是在這種場合與柳隨云見面。

    按道理來說,現在她是元嬰后期,而柳隨云是元嬰初期,兩個人相差了整整兩個境界,她幾乎可以碾壓柳隨云,但是她卻是清楚得知道,自己的傷勢絕對不適合動手,這柳隨云好歹也是轉世元神,肯定有無數殺手锏。

    “哈哈哈……”柳隨云卻是毫不客氣地追了出來:“真是沒想到了,沒想到,江仙子,你追得我好辛苦,現在輪到我追你了放心,我一定會把你追到手了”

    江筠月知道自己必須速戰速決,不然壓制不住傷勢,問題會變得麻煩,她一咬牙:“血遁”

    對于這么一位有備而來的轉世元神修士,她心中沒有底,于脆直接走人再說:“柳道友,咱們有緣再見”

    在施展了一次血遁之后的二次血遁,對于修士的損耗更為驚人,速度也緩慢得多,只是讓江筠月意外的時候,柳隨云居然騎著金雕一路追出了數里才被迫放棄:“江仙子請走好”

    江筠月現在可以說是氣血翻騰,幾乎連站都站不穩了,但是她仍然握緊了飛劍,只要飛劍在手,她就是蒼穹界頂尖的女劍修,幾乎沒有人抵擋得她。

    “赤陽老魔、柳隨云……這魔域之中果然是危機重重,不會會不會再次遇到魔物?”

    別看她現在連站都站不穩了,對上柳隨云甚至不戰而走,但她還是有著元嬰后期的底蘊,堪稱這魔域之中最強的修士,只是這個時候,那邊卻有人問道:“這位妹妹,你這是怎么了?”

    說這話的也是一位元嬰女修士,雖然只有新晉元嬰修士的水準,但是卻給了江筠月一種端莊圣潔的感覺,更不要說這聲音有若百靈鳥一般動聽,讓江筠月一下子就有了一種親切的感覺:“這位道友,助我一臂之力”

    “嗯”對面這位元嬰修士有若出水芙蓉一般:“妹妹只管調息養傷便是,姐姐給你護法……”

    江筠月這才稍稍寬了心,在魔域之中遇到一個如此端莊圣潔的元嬰女修士,倒是自己的福氣,只是她剛剛想到這,卻是驚呼了一聲:“你……”

    就在這一眨眼的瞬間,她居然被對面這位看起端莊圣潔的女修士突然出手制住,根本動彈不得

    電光火石之間,江筠月沒想到自己已經淪為階下囚,而這位元嬰女修士的聲音還是有若百靈鳥一般動聽:“妹妹的傷勢極重,要想全愈,非得與道侶合體雙修不可”

    而那邊一個讓江筠月驚懼的聲音接過了這個話題:“江仙子放心便是,在下愿意服其勞江仙子,我說過了,我一定會把你追到手”

    江筠月本來就是極聰慧的人兒,她立時回過味來:“原來赤陽老魔就是你,是我有眼無珠”

    看到曾經禁空八百里的江筠月現在已經落入自己手中,柳隨云心底不由浮現了一絲得意之色,硬生生被人從錦兒之上趕下來,這是柳隨云這一生都難以忘記的屈辱,而現在造成這一屈辱的美人兒卻只能偎在自己懷里動彈不得。

    看到江筠月那簡直就要把自己撕裂的眼神,柳隨云越發從容起來:“既然馬上就是一家人,筠月姐姐何必客氣”

    “惡心”

    江筠月倒是給柳隨云下一個定論,而柳隨云倒是關心地問了一句尉遲無雙:“無雙,你怎么是說服江仙子與我合體雙修了?”

    尉遲無雙笑得百靈鳥一般:“圣主,是凝馨啊……我只是按照無垢神尼在床上的樣子跟著江仙子說了幾句話而已”

    柳隨云已經明白過來了,論起端莊圣潔的姿態,沒有人能比得無垢神尼,就是在枕席之間也是如此。

    凝馨天女本來就是天魔女之身,最擅長的就是玩弄人心,現在加上模仿無垢神尼的姿容,讓有若驚弓之鳥的江筠月不知不覺就受了重創,只是他剛想夸獎一聲凝馨天女,卻猛然驚道:“快走”

    “嘶嘶嘶……”

    “嗡嗡嗡……”

    “啾啾啾……”

    身后已經涌現出無數魔蟲,雖然這些魔物已經在剛才的行動分流,現在追過來的魔物不過是百余只而已,但是柳隨云卻為之色變:“凝馨”

    雖然說元嬰級別的魔物并不等同元嬰級別的修士,由于裝備、丹藥與功法的因素,一位元嬰修士往往能對付三四只同階的魔物,而且這百余只魔物之中大半還是準元嬰存在,但是柳隨云仍然知道,即使自己與凝馨天女聯手,仍然無法對抗這些魔物。

    可惜這些魔物來得太快了,若是自己與江筠月成其美事,采摘了這位極西第一女劍修,柳隨云絕對有信心突破元嬰后期,絕對可以與這些魔物一戰,但現在她只能摟住了江筠月轉身就走。

    而凝馨天女也知道事情輕重,當即就幻化成為柳隨云頭梢上一根杏紅色的頭發,嘴里說道:“圣主,咱們得東走”

    柳隨云知道凝馨天女有些方面比自己做得還好,毫不客氣地就按照凝馨天女去做:“江仙子,咱們一起去東面野合吧”

    江筠月一聽此語,心中涼冷,眼神卻是更為銳利,幾乎就要把柳隨云刺穿。

                                    

意甲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