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一路向仙 > 第三百七十九章戰起

第三百七十九章戰起

    只是光是這五件最下排的寶物就夠一位筑基修士少奮斗幾十年,能被萬寶真人這么一個大修士收藏,柳隨云就估計著至少價值三萬靈石,運作得好的話,說不定都能賣出五萬靈石,要知道那幾件極品靈器一看就不是凡品,差不多能與自己的歸元如意劍相提并論。

    但這只是最下排的藏寶而已,真正的好東西還在上面兩排,藏寶柜的中間一排雖然沒有神兵利器,甚至寶光都不如最下排光耀四方,但是無論哪一件寶物都不是凡品,無論是道書、法衣還是那瓶丹藥,甚至是最不顯眼卻引起所有人關注的那段枯木,都是平時有靈石買不到的好東西。

    雖然只有四件寶物,但是柳隨云估計中排的價值勝過了下排將近一倍,可是比起最上排的寶物,這中排的價值卻根本不夠看,被最不重視的居然是那套準法寶的飛針,這套準法寶級別的飛針居然只是寶物價值最低的一件。

    因為很簡單,其余三件寶物,柳隨云一件都不認識,也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東西,既然柳隨云搞不清楚,那只能說明這三件寶物的價值超過了自己認識的極限。

    只是柳隨云也有一種雄心,一種對人傾訴的欲望,自己在金晴谷內收獲的這套盈雪劍丸也不比這最上排的四件珍寶差,只是他還是清楚得認識到,自己最好閉口,有些事情自己樂在心底就行了。

    陳星睿與所有人一樣,眼里都冒著星星,只是珍寶雖然就在身前幾丈遠,但是他們都保持著極高的警戒,柳隨云問道:“為什么現在不破開禁制,取出寶物”

    只要拿走了寶物,大家就可以原路返回滿載而歸,只是杜陵松告訴柳隨云沒有那么簡單:“還得借重柳大少的歸元如意劍”

    柳隨云登時明白過來,那一支競爭對手的隊伍隨時可能殺入藏寶室參加爭奪,大家既要第一時間破開這珍寶的禁制,又要保持足夠的戰力以應付隨時可能發生的廝殺,甚至有可能嘗試了一次失敗的破禁,所以必須等待柳隨云趕上來。

    柳隨云沒話說,他當即說道:“二師兄,麻煩你壓陣”

    他拿起了歸元如意劍,就準備施展一記凌厲無比的大衍千幻劍法,直接破開這寶柜的禁制,只是他想到這時,金雕錦兒就發出一聲尖銳的警報,柳隨云神色一變,握住歸元如意劍隨時準備出手,對著陳星睿說道:“二師兄,看來是來了不素之客啊”

    陳星睿神色陰沉起來,雖然以第一速度破開了三重禁制,但是卻在這寶光閃動的禁制被難住了,看著躍躍欲試的眾人,陳星睿現在已經不適合破禁,而是將目光望向了幾個可能的入口。

    萬寶真人花在這藏寶室的精力比萬寶洞府其它地方都用心了許多,其余地方連簡單的裝修都沒有,而這里至少用青金石鋪路,然后四處都有一些世俗的珍貴擺設與裝飾,然后高處都掛著萬明燈,經歷數百年歲月依舊是明亮無比,更重要的是藏寶室占地上百畝,還有整整五處出入口,足夠一場大廝殺了。

    整個隊伍的慣例一向是柳隨云用歸元如意劍最先出手,以凌厲的連環劍雨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然后大家再開始猛烈的連環攻擊,只是這一回陳星睿卻是說道:“老三,你等我出手再說”

    柳隨云點了點頭,卻是接連服食了三枚藥性極其猛烈的虎狼之藥,憑借這幾枚靈藥發揮出來的藥力,柳隨云的現在狀況已經超越了平時的巔峰境界,他開始緊緊注視幾個寬敞無比的出入口,把靈力緩緩地注入到歸元如意劍上。

    來了

    就在柳隨云眨眼的一瞬間,五個修士已經出現在東面出入口的位置,正如大家估計的那樣,這幾位修士都來自于蝕骨真魔宗,他們殺到藏寶室的時候,身上盡是鮮血與征塵,狼狽不堪。

    看來二師兄那一瓶不知道來歷的粉色藥水引發的獸潮給他們的打擊,恐怕不是斬去一只手那么簡單,柳隨云第一時間作出這樣的判斷,原來將近二十名的隊伍,現在只剩下這五人而已,何況三位實力僅次于金丹修士的假丹修士全部隕落,剩下的修士也盡數是負傷掛彩。

    柳隨云這邊論境界是根本比不上對方,蝕骨真魔宗這邊可是有一位金丹修士與四位筑基中后期,而柳隨云這邊不過是一位筑基后期帶著四位筑基中期而已,因此對方比柳隨云這邊率先作出了反應:“操,是昨天那群混帳,動手”

    一想到千骨萬魂陰血陣因為對面這些死敵的關系被完全損壞,而且一口氣隕落了十余人,這幾位殘存的蝕骨真魔宗就殺機凌厲,手段盡出,鋪天蓋地的攻勢就迎面而來。

    不過陳星睿倒是鎮靜得很,對方實力雖然超過自己,但畢竟是殘兵敗將而已,最重要的那位黃衣金丹修士也掛了彩,陳星睿還是握有相當的勝算,大家都等著陳星睿出手。

    “死”陳星睿也不含糊,一枚銀白色的石子就以驚人的速度破空而去,柳隨云看得清清楚楚:“這不是二師兄拿到那枚假丹嗎?”

    這枚假丹放在陳星睿手中之后,已經無法驅動御使,唯一的用處就是拿來自爆,可是說是整個筑基小隊最強的攻擊手段,可是柳隨云根本沒想到二師兄這個平時思前慮后的大商人今天竟是如此果斷,第一擊就把最強的攻勢拿出去了。

    “好”他握住了歸元如意劍,卻是不急著攻出去,畢竟假丹自爆的威力太大,自己這把歸元如意劍出手太快的話,不但折損了飛劍,而且也不能取得什么的好戰果。

    與陳星睿擲出那枚假丹的同時,大半個小隊已經扔出一堆防護符篥,在整個筑基小隊的前面建構了一條嚴嚴實實的防線,甚至連柳隨云都激發了煌神星辰衣的防護效果不說,還一口氣扔出了五,而下一刻雙方的第一波攻勢就取得了效果。

    對方的實力果然不凡,柳隨云五張精心準備好的防護符篥組成的氣罩、光環、護甲對于鋪天蓋地而來的攻勢幾乎毫無效果,直接就被密集的劍氣、火龍、冷風擊破,幸虧柳隨云這件煌神星辰衣上已經臨時轉換成為上品靈器套裝,所有的佩飾都在第一時間加上去,所以柳隨云身前的銀白色光環有著驚人的防護效果,幾乎把所有的攻擊都擋了下去了。

    但還是有一道劍氣穿過光環,直接朝著柳隨云正面攻來,柳隨云向左一閃,終于避開了這道劍氣的攻擊。

    不過他還算是幸運的,畢竟不用正面對抗那位蝕骨真魔宗金丹修士的攻勢,因此柳隨云聽到身側接連發出摻呼聲,有陳星睿的聲音,也有杜陵松與龍虎兄弟的聲音,他往一邊瞄了一眼,發現杜陵松已經是渾身是血。

    不過下一刻柳隨云眼睛只有火,仿佛一千顆太陽在燃燒一般,陳星睿扔出去的那枚假丹爆炸開來,只見臨近出入口的十數丈之內皆是一團火海,怎么也壓制不住沖天的火勢。

    即便隔了幾十丈,柳隨云都能感受得到那火辣辣的感覺,眼前盡是一片火紅色,眼睛甚至有一瞬間的失明,這假丹自爆的威力也太大了,若是威力還在這之上的金丹自爆,又會有怎么樣的威能?

    不過柳隨云來不及感想,接下去他的大衍千幻劍法可是要殺上去,只是柳隨云并不相信蝕骨真魔宗的那位金丹修士會在這樣的爆炸之下幸存下來,畢竟他親眼看到陳星睿扔出去的那枚假丹就在這位黃衣金丹身前一丈多遠處突然爆炸開來,第一時間把這位金丹徹底吞噬了。

    只是下一刻,柳隨云已經感覺得到爆炸之后的煙火之中居然還有幸存者,很快他就發現從火海殺出的那位金丹修士與身后的兩位筑基修士。

    陳星睿擲出這枚假丹居然只是滅殺了兩位筑基修士而已,如果說黃衣金丹身后的兩位筑基修士雖然隔了數丈之遠,但現在身上一團漆黑,甚至還渾身是血,顯然是被假丹自爆之中負傷不輕,可是那位假丹修士就仿佛沒事人一般,仍然是身著黃衣手持飛劍,連身上的黃色法衣都依稀如故,除了嘴角的一點血跡之后,看不出被假丹命中的一點跡象。

    杜陵松確實有點不靠譜,柳隨云第一時間想到的居然是這么一個念頭。

    就這么一個剛剛結丹不久,丹成不過七品的金丹初期,而且之前還負過重傷,居然不但在近身的假丹自爆之中幸存下來,甚至還繼續保有戰力,這金丹修士生命力與戰斗力確實可怕,杜陵松居然還想把他那個金丹后期圓滿的師傅介紹給自己當老婆。

    只是柳隨云的歸元如意劍卻是第一時間飛了出去,朝著對面這位在火海中突圍而出的黃衣金丹修士,雖然這位黃衣金丹有若沒若沒事人一般,但是柳隨云知道他之前就在獸潮之中負了重傷,現在又被假丹近身轟擊,好歹也要去了半條命吧?

    這傾注了柳隨云全力的一劍即便不滅殺這位金丹修士,也要再次重創這位黃衣金丹!  

意甲宝贝